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四十九章 我女装?

视线所及,全部都是闪着幽光的弯弯双眼。

它们笑着,看着喻封沉就像在看什么观赏品,尤其是那些在高处俯视的,十分有压迫感。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啪!”

身后的门突然被关上,女孩子嘶哑的笑声又响了起来,忽远忽近,让人听不出是在门外还是门内。

耳边是笑声,眼前是密密麻麻的眼睛,喻封沉拉了拉自己的黑色大衣,心中愈发谨慎。

他转身推了推门,门纹丝不动,果然被锁住了。

“锁门有两种情况,第一个是物理方面的,用钥匙可以打开,另一种是神秘角度的,只能用其他能力破除。”

推了推眼镜,喻封沉在脑海里思考了几秒,如果是物理层面,他可以用肉身强度直接撞开门,如果是神秘层面,他也可以试试匕首上的破界效果。

思考结束,他决定暂时不出去,顺应游戏进程看看这屋子里有什么。

嗯,他也不想太不给“替代”这场游戏面子,出门在外,要随和一点嘛。

找找线索,体验进程什么的,应该和最后的积分多少有关系,这才是重点。

女孩的笑声只响了一会儿就消失了,喻封沉转回身来,与那些眼睛们对峙。

眼睛后是什么喻封沉并不知道,那种漆黑大概不是物理上的黑,带着一定的灵异力量。

“看不清楚……”

在这么大的空间里,喻封沉的夜视能力终于不够用了。

他想了想,一边开启通灵之眼,一边把灯笼摘下重新催动,顿时,失色的柔光在他眼前亮起,照出了一大片地方。

眼睛们不为所动,简直笑成了一个“滑稽”,继续盯着他。

“虽然丧礼是用来超度灵魂的,但拿来当照明设备好像也不错。”提着灯笼丧礼,他觉得自己开发出了这件祭品的正确用途。

眼前一片冰凉,喻封沉再次望向四周,只见那些眼睛后面,逐渐露出了一张张小脸。

人偶!

喻封沉一愣,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这么多人偶。

墙壁上镶嵌满了架子,架子上密密麻麻摆满了人偶,每一个都有成年人的上身那么大。

这场景,让他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惊悚电影《死寂》。

只不过这些人偶和死寂里的腹语术人偶外型不太相同,更加可爱,有点像小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玩具。

人偶们穿着蓬蓬裙、蛋糕裙,打扮的像公主,各种颜色都有,但无一例外,身上都是灰尘,很多人偶的脸颊都有缺损,看上去有点吓人。

喻封沉小心的向里走去,有些疑惑。

人偶和诅咒里的事件有什么联系?

这处空间高大概三米,长宽也都接近二十米,整个一方形盒子。

人偶把墙壁塞满了,没有空隙,连窗户都没开一个,给人感觉非常有压迫感。

提着灯笼,喻封沉走得很慢,提防着某一个人偶会突然活过来。

可无论是丧礼还是他自己对于气息的感知,都显示着这些人偶不是鬼物,不知道为什么会露出如此人性化的表情,很可能是受到了隐藏起来的鬼物的操控。

他“嘁”了一声,心里吐槽:“骗人!打着危房的名号植入异空间,这样的恐怖游戏不是猎奇向就是渣作。”

这么一来,他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所产生的压力瞬间小了很多。

这也是喻封沉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在恐怖游戏里,干点儿什么或者想点儿什么来“破坏氛围”,是驱散恐惧的一个非常好的方法。

只要心里找到了槽点,那么看待问题的角度就会不一样,主动把自己放到审视恐怖、寻找bug的位置,会比把自己完全沉浸其中要安全得多。

停止漫无目的地深入,他走近一个人偶,无视人偶盯着他的视线,提着它的后脑勺把对方拿了起来。

这是一个蓝裙子金发人偶,由于人偶本身比较大,又是比例夸张的大头风格,喻封沉提着它的脑袋就和提着真人的脑袋一样。

它半边脸光滑精致,睫毛浓密卷曲,头发卷卷的刚过胸口,而另外半边脸则支离破碎,露出里面的空心,头发也掉落了很多,大半地方都秃了。

不仅如此,支离破碎的半边脸上还布满了坑陷、颗粒,像是曾经被什么东西砸过。

右手不见了,留下一只空空的袖子,被喻封沉提着的时候,人偶依然笑弯了眼睛看着他,不知名材料做的圆眼珠子里泛着诡异的光。

“结合游戏背景看,这些破碎的地方大概就和被倒塌的废墟掩埋所造成的伤势相同。”喻封沉立刻联想到已知信息,“这是一种象征吗?”

他和人偶对视着,突然眼前一花,然后觉得后脑勺有点疼。

“耶?”

再一看,他和人偶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视角,他看见身穿黑色大衣、戴着金丝圆眼镜的“自己”正带着和其他人偶一样诡异的笑容,手里提着他,而他,则穿着蓝色裙子,余光可以看到金色的卷曲的长发。

眼神转动,他感受到一种机械感,仿佛自身因为很久不动已经生锈了,甚至连思维有些停滞。

“人偶……就是这种感觉……我突然……有点清……楚……活偶应该是……什么状态了……”

他一点一点的转头看向右侧,右侧的触感空空荡荡,人偶的,或者说他的手臂,是没有的!

“我和……这个人偶交换……了身体,以后要一直……呆在这里……出不去了……它占领了……我的身体,我完了……我完了……啧,一般人应该会这么想吧,这把戏还挺流弊。”

那种思维的停滞感很好对付,喻封沉只是稍微集中精神,思维就重新活跃了起来。

可能是激活了诅咒体质的他,对不算特别强的惊怖级怨灵有所压制吧。

喻封沉心中轻轻笑了笑,他所看到的这些,是他故意没有主动运用感知力,并且放任精神力涣散的结果。

了解了人偶的把戏,他集中了注意力,将自身的感知扩大,安静地感受着周围的气息。

很快,眼前的某一个点就像水的波纹般一圈圈扩散开来,随后承受不住似的,轰然崩解,发出坍塌一样的响声。

喻封沉把感知收回,发现自己仍旧好好站着,手里的人偶却失去了笑容,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了,略带一丝诧异地看着他。

“你瞅啥?”喻封沉瞪回去,“用来吓人的交换视角的幻觉,这就是你让我体会了一下女装的理由?”

“我一个如此优秀的直男,居然体会了一把女装?”

他稍微提高的音调通过空气在空旷的房子里回荡,就听得那句“如此优秀”重复了好几遍。

舒服了……

喻封沉知道瞪他的其实不是这些没有气息的人偶,而是背后操纵它们的怨灵。

他反正不知道怨灵听到他的话会不会觉得他很不要脸,但他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