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六十章 回忆

喻封沉被动地沉浸在猫的回忆里。

他看见自己被丢出了家门,女孩伤心地大哭,家里的老人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

他没有走远,而是拖着生病的身体在已经开始拆迁的小区里流浪。

小女孩常常背着父母来找他,给他带吃的,和他玩耍,不管他的身上是否因为在垃圾桶里翻吃的而脏兮兮,小女孩都不嫌弃。

这种陪伴深深的烙印在了白猫的心里。

可很快,他就死了。

那个时候,小区里的很多住户都拿到了拆迁补偿款,搬去了新的房子,可还有一些人因为种种不便留在这里。

小女孩一家就是这样,兴荣小区离小女孩的幼儿园近,而她也即将步入小学,家里想把这段时间拖过去。

他们的家旁边逐渐堆起了废墟,碎砖碎瓦钢筋水泥,使这里变得荒凉脏乱。

死后的这只猫失去了皮囊,尸体倒在一片砖瓦上。

小女孩伤心过后,给猫搭了一座小冢,每天都来看白猫,可她却不知道,白猫的执念一直默默的跟着她。

喻封沉还在猫的回忆里,只能跟着看,无法自己做出行动。

在一个晚上,小女孩家里煤气泄漏,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几个大人纷纷爬向窗户、门和厨房,却在到达之前就晕了过去。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小女孩蜷缩在沙发上,已然快要死了。

白猫的执念看着这一切,它不想善良的小女孩死去,于是冲向邻居家,拼尽全力终于触屏到了门的实体。

它发出凄厉的惨叫,不断用爪子挠着隔壁的门,制造出动静想让邻居听见出门察看,最好能找小女孩一家理论,这样,或许就能发现不对而报警了。

很可惜,邻居非常冷漠,它只听到邻居屋里传来谩骂和不满,却最终没有出来。

那一夜,任凭白猫折腾了一宿,哀叫了一宿,还是无法改变悲剧。

白猫因为吸收了小女孩一家的死气,转化为了怨灵。

事发之后,邻居那家人很快就搬离了兴荣小区,而白猫仍在废墟上,自己的小冢周围晃荡。

渐渐的,它忘记了很多东西,只记得自己想要人来陪伴它。

直到有一天,六个初中生因为听说了这栋楼曾经发生过的惨案,跑过来试胆,结果被倒塌的危房砸死,因为这里奇怪的气息加上心中的恐惧和怨气化为了怨灵。

白猫希望有人陪伴,它和这六个怨灵的气息交杂,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中形成了诅咒,它们都被禁锢在了这里。

诅咒的内容是:凡是损坏了猫冢的人,都要留下来代替一个初中生怨灵,每死一个,就有一个初中生的怨灵可以离开。

直到六个怨灵都被替代,诅咒才算结束。

这是一个有尽头的新生诅咒,并不特别强,所以每隔三天才可以生效一次。

……

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墙上的猫头眼里似乎闪烁着幽冷的血光。

回忆结束,喻封沉猛地拽回了意识,发现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在回忆中,白猫的那种等死的绝望,被抛弃的无助,还有想救小女孩却救不成的痛苦,他也是能设身处地的感受到的。

“原来是这样。”他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算是把这次游戏的背景捋清楚了。

手上那种措不及防一手血的恶心感消除了大半,对于这只白猫,他也算是有了几分理解。

可怜,白猫已经被厄运打没了,彻底挂了。

轻呼了一口气,喻封沉知道刚才自己经历的这个就是记忆片段,一定有能把它交给那只鬼手的方法。

他四处看了看,在墙上的猫头下方,多出来一个刚才没有的黑乎乎的东西。

蹲下来仔细瞅了瞅,他发现,这好像是一块腐烂的内脏。

小小的,大概是猫的。

这应该就是记忆片段的承载物了吧……他抽出匕首,果断地扎了下去。

“吧嗒。”

锋利的匕首刺进了内脏里,喻封沉满意的看着被串起来的内脏,带着它一步步走回屋内。

就在这时,三条消息突然不分先后的在他脑海里响起来。

【体验师建筑师已死亡】

【体验师悲痛者已死亡】

【剩余人数:2】

喻封沉一愣,顿时有点不解。

这两个人怎么死的?

他看了眼倒计时,还有六分钟。

“看来建筑师做了点别的什么事,而猫舍空间里的红那边也不是安全的。”不用思考都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他加快了步伐。

……

眼前的一片混沌黑色,在红的眼睛里凝结成了图像。

红一只手还保持着推开铁门的姿势,身体微微后仰。

她想过打开门后回到危楼里,马上就会面对怨灵的攻击,可没想过即使打开了门,门外也不再是熟悉的地方,她仍然出不去。

【你已经打开生门,你的队友将会送来出去的钥匙】

提示出现,红的眼神变得冰冷。

“……还是需要别人来决定我的生死吗?”

她的语气很平静,就这么把门开着,回到箱子前坐下来。

“四分钟。”

她曲着双腿,手臂环住了膝盖,望着外面翻涌的黑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屋子里的有毒气体已经尽数散去,在她的身后,躺着悲痛者的尸体。

这个大叔脸上带着害怕的表情,或许在怨灵的攻击下,他还是升起了一丝对活着的渴望的。

可惜,之前已经有死志,在第二次密码输错后,红看着身材结实却断了一条腿的怨灵男生缠住了悲痛者,将他带入了死亡。

原本怨灵要攻击的是谁还不一定。

可是悲痛者在红的一番话下,放弃了手里的怨灵驱逐符,主动把命送在了鬼物的手上。

“连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命,还指望别人来替你珍惜吗,不如拿来做点有用的事。”

红并不愧疚,在她心里,这么做是很正常的。

不想活?那正好去死啊。

命是争取来的,不是躺来的。

“戏子,你该快一点了。”她喃喃道。

她也看到了不分先后出现的两条死亡信息,知道现在外面就剩戏子一个人了。

就在这时,门外的黑暗翻滚得激烈起来,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一条通道。

【爬出通道,返回现实】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