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八十八章 临行

【体验师异端,你的天赋通灵产生了新的变化】

【通灵:可以作为祭品的储存处了,惊喜吗?意外吗?祝你的梦里有越来越多的祭品和鬼物哦~】

喻封沉刚醒来,意识战胜潜意识的一瞬间,资格证上就出现了新的信息。

“什么?”他心里一惊,彻底清醒。

同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混沌的景象,一如刚才脱离梦境前看到的样子,在那里,一只白色灯笼静静地躺在不存在的地上。

他发现这片景象可实可虚,就像一片与现实世界相连的重叠空间。

喻封沉用精神力控制着这片景象虚化,撑着手肘探出身看向阳台放丧礼的地方,那里果然空空如也。

“也就是说,我的祭品可以直接放到这片景象里面,随身带着了?”这样的话,他的隐蔽性会直接上升一个阶梯!

这真的是意外之喜。

喻封沉闭上了眼,两秒后又睁开眼睛,伸出手摸向枕头底下的手机。

“要走了吗?”还没有到这个宿舍日常起床的时间,喻封沉的对面床铺的守鹤却已经发出了清晰的声音。

“不知道啊。”喻封沉也不意外,守鹤一向这样。

嘟囔了一句,集合时间是七点半,他定了六点四十的闹钟,可现在闹钟还没响。

“别找了,你手机昨晚放在下面桌子上充电,现在六点十三。”守鹤翻个身看见他的动作,无语的摇了摇头。

“那还早啊……”喻封沉纠结了一下,还是了坐起来,打算现在就起。

他想试验一下怎么把祭品放入“梦”里。

当下,他下了床,穿着睡衣把自己的各种“装备”收拾了一遍。

戏勾、后悔等能戴在身上的暂时不管,放在身上比放进梦里方便,各类符咒、他的匕首还有无名羊皮书、【平静】和【希冀】两个小人偶倒是可以梦里。

控制着眼前的混沌景象逐渐浓烈,在某一刹那,喻封沉感受到了现实和混沌梦境的连接点。

精神力一动,他手里的匕首就消失了,在他的眼前,白色灯笼旁边多出了一把泛着冷光的凶器。

同样的程序,混沌中的祭品也可以直接出现在他手里。

“原来就是这样,还挺方便的。”喻封沉嘴角逐渐扬起,发觉异端和戏子的能力侧重果然不同。

他在晋升后查看过自己的资格证商店,里面的祭品等级上限已经同步到挣扎级了。

其中有一件祭品他很想要,但是由于带着不方便,暂时没有买,现在看来倒是可以入手,反正往梦里一,正常人就看不出来了。

打开商城,喻封沉从列表里翻出一件鲜红色的物品。

这是一幅画,准确来说,是一幅已经装裱好的正方形油画。

黑色画框看不出材质,画中央仅有一口血红色的棺材,背景为灰白色的皲裂天空。

【祭品:活埋】

【等级:挣扎】

【特性:封印、召唤】

【用途一:将棺材召出,短暂封印一只鬼物,当鬼物撞破棺材,棺材会以破碎形式回到画里,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用途二:将一只鬼物封印入画中棺材,一定几率与其达成共识,成为固定同伴。】

【积分:8000】

这个物品的两个用途中,更吸引喻封沉的其实是用途二,这让他觉得这副画就像个精灵球一样……

以前他有【我不想再写日记了】,可以召唤鬼物来帮忙,可后来这张书签使用次数用完,自动消散。

与云肆的那场战斗让他意识到了有一个鬼物同伴的重要性,所以,这幅油画正合他意。

选择购买,一阵阴冷的风不知从哪里吹过来,喻封沉似有所感的回头一看,一幅大概是0.75*0.75的画子就靠在了他的书桌旁,画中棺材盖微开,似乎随时都会有什么东西从棺口爬出。

哪怕只是看着它,都会心里发毛。

如此大的祭品,要是喻封沉没有通灵天赋的新功能,恐怕带着外出都要频频受到瞩目……

虽然他现在由于某些不知名原因,已经处于上街常被注意的状态,但再加上一幅需要白布去遮盖的油画,那就真的一言难尽了。

积分重新回归了四千多,除了符咒,喻封沉也买不起什么了,而他使用符咒的几率非常小,之前从“十一号杀手”那里继承的遗产还没用完呢。

关闭了商城,喻封沉打量了一会儿油画,把它到梦境里之后就继续收拾起行装。

绷带、食物、水等物品是他每次都会带在背包里的,即便很多游戏都用不上,但他还是会坚持带着。

除了这些,他一般不会带别的了,保持背包里尽可能的轻便。

这次团队游戏还不知道是什么形式,可能需要自己前往目的地,也可能是“传送”形势。

总之,“暂未起名”的队员们约好了先在暗箱集合。

喻封沉换了身袖子略长、有大口袋的黑色卫衣,底下是迷彩工装裤、黑色运动鞋,手机放在膝盖弯外侧的裤子口袋里,运动十分方便。

喻封沉背上他的包,和守鹤打了声招呼,就坐出租车离开了学校,前往商业街。

……

宿舍里,一团被子蠕动了一下,随后露出守鹤睡得乱糟糟的头发。

守鹤睁开虚着的眼睛,眼中一片清明,秀气的眉头少见地皱了皱,似乎有所顾虑。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

看着喻封沉反手关上宿舍门,他坐了起来,盯着门沉默了两分钟,不知在想什么。

末了,他竟然放弃了每天都在坚持的晨跑晨练,又重新躺了回去,不过他没有拉上被子,也没有睡着,而是一直在沉思。

“气息变化很大,比以前诡异很多,但不一定是好事,也不一定是坏事……”守鹤轻叹了一声,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本泛黄的小本子,张口咬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在没有笔迹的新的一页涂抹上了一处红色痕迹。

血液被他抹成了一个奇异的形状,隐约中,空气逐渐冰凉,一只手从喻封沉的书桌底下伸了出来。

“下次从别的桌子出来。”守鹤随意提了一句。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