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八十九章 有病和自闭

【团队游戏:迷失边缘】

【评分:3.0】

【人数:5】

【参与者:疯医、执棋者、伪装者、葬者、异端】

【游戏介绍:看似正常的城市里,昼夜不断交替,是什么在人们的视野外活跃?不知何时起,一个qq群悄然出现,每隔一段时间,群里就会发布一个挑战游戏,吸引年轻人参加。在一个秋天的周末,五个大学生离开了学校,赴了这场挑战之约。】

【要求:坐上北道市地铁四号线,根据群内提示继续行程】

【提示:这是一场旅行,登上地铁后,游戏开始】

【预计时长:20分钟(现实)/48小时(游戏)】

一条条信息有序地出现在喻封沉脑子里,夹杂着一阵阵隐隐约约的地铁上人声鼎沸的嘈杂噪音似的声响。

暗箱咖啡馆还没有开业,暂未起名的成员们早已聚在一起,顺便吃了个早饭。

宁枫是团队发起人,没有特意转交权利的话,他就是这个团队的队长,拥有较大决定权,所以当宁枫选择了开始游戏后,喻封沉和其他人的资格证上都出现了一个是否加入的选项。

哪怕是一个团队的人,也可以选择参不参与团队这次的游戏。

选择加入后,来自本次游戏的信息就提前出现了,喻封沉看了看其他四人,等待“大佬”们讲解。

他自己的理解是:从提示来看,这不是传送类游戏,因为他们需要自己登上地铁。

可这同样不是类似于“替代”这样的纯自由探索游戏,五个大学生这样的词汇已经给体验师们限定了身份。

还有,游戏时间和现实时间是分开的,流速不相同。

喻封沉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游戏,而且游戏难度第一次拔高到3.0,他需要有经验的人来打打预防针。

“团队游戏最低难度就是3.0,我们是第一次,所以直接最低难度。”宁枫果然直接给他解释道,“这类游戏属于半自由游戏,跟语文作文的半命题一样,在一定限制里可以自由发挥。

“比如,我们这次的身份是大学生,不知道后面会不会给更严格的人设,总之我们的言行必须符合大学生的身份,如果超出了合理范畴,你会被游戏找尽借口弄死。”

“懂了。”喻封沉点点头,“那现在是不是该查一下,地铁四号线有没有和大学生有关的命案?”

“对,这个交给我。”楚老板看上去十分熟悉电脑运用,身边就放着一个电脑包,贴着炮姐贴纸的电脑外壳看不出品牌。

“一般来说,公共场合要是发生过重大事件,都是瞒不下来的,但是只查新闻的话,又会漏掉很多重要信息……所以我们可以先通过新闻确认个大致,然后黑进地铁系统里看监控和购票记……”楚老板低沉的磁性声音说到一半突然卡了壳,“拉倒,这几年都没发生过什么相关的事。”

“噗。”宁枫发出了明显的嘲笑声,“那估计没有现实案件原型了,别费力气。嘿嘿~又是楚老板毫无作用的一天~”

为什么是毫无作用?喻封沉对宁枫调侃的出发角度很好奇。

但是他没有机会问,可能接触多了就知道了吧。

“先做个内容分析,小冷~”江霜伶咬着她的面包,含糊不清的叫了声弟弟的名字。

沉默的江孑冷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随即平静道:“重点词是qq群,发布挑战游戏,地铁。我看了手机,没有多出这个群,所以群在我们上了地铁开始游戏后才会出现。我们所扮演的玩家角色是五个参加挑战游戏的大学生,我想我们有必要提前推测一下群内状况和挑战条件。”

这都是很明面上的信息……喻封沉继续点头,想起市面上已经存在的恐怖游戏。

相似描述的游戏早就存在,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一款不太久远的恐怖游戏“探灵”。

探灵中就有这种,专门试胆探险问灵的同好qq群,有时候群里的管理员会邀请群员做一些恐怖测试,可无一例外,都是坑。

这次游戏倒有点像这种,几个天真的学生由于好奇加入了这个qq群,并被邀请进行测试,自己走向死亡。

所以群内氛围应该和普通群一样,只不过聚集起来的都是灵异爱好者,而挑战条件基本就是去某个地点完成某件事,拍一张证明的照片发进群里。

在喻封沉暗自推测的时候,江孑冷也在继续分析。

“结合各种条件,这个群应该属于灵异爱好者群,我们扮演的人要坐地铁四号线去往某个目的地完成一件灵异事件,而我们的出发点一开始可能是为了证明这是假的,亦或者我们的确是爱好者,想前往体验,这个等我们上车就知道了。”

顿了一下,穿着白色卫衣、抱着垂耳兔的未成年男孩面无表情的道:“时间方面的问题已经暴露了这个游戏的设计,我的理解是,我们坐上地铁之后会前往一处没有人的非现实世界,在那里活过两天,再坐地铁回归现实。”

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喻封沉一手撑着方桌桌面,另一只手也握着勺子,正在吃咖啡馆提供的提拉米苏。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大概就是这样吧,更多的针对每个人的限制和要求,以及具体游戏内容,还是等上地铁再说。”楚老板看了看表,他们集合也不过才半个小时,现在刚刚八点零五。

信息有限,能提炼出来和推测出来的东西不多,在进行下去就会发生过度解读、方向偏离的情况了,那样反而不好,不如保持谨慎和警惕,懂得随机应变。

“那就走吧。”宁枫显然明白这个道理,他把自己越来越长的刘海往旁边拨了拨,“老板开车,我们现在就去地铁站,其实走过去也不远,但我们这儿还有个看上去就很古怪的毛绒玩具控自闭少年呢。”

他说的自然是江孑冷,宁枫似乎很喜欢没事怼这个未成年两句。

作为姐姐的江霜伶对此不仅不护着,反而笑意满满地做吃瓜群众。

“我不是毛绒玩具控。”江孑冷瞥了宁枫一眼,突然发现自己手里的兔子抬起了头,散发出微弱的负面气息,他瞳孔微缩,伸手按住了兔子的头。

“宁枫,你穿着白大褂在外面溜也没好到哪里去。”忍了两秒,江孑冷还是忍不住回怼了一句。

喻封沉心里“啧啧”两声:白大褂有病医生和毛绒玩具控自闭少年走在一起才最引人注目吧?

不过……像空间袋一样存放祭品的能力果然不多见,就目前看来,或许只有女巫能做到。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