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

第三百二十七章:不过是一场远行

李天澜重新坐在了自己的墓碑上,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天边即将沉没的夕阳。

李东城站在他身边,背影挺直,目光安然。

“真是神奇。”

李天澜轻声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来到这里,会看到你们,时空的界限...呵...”

“我也没有想过。”

李东城静静道:“我曾经和姐姐无意间踏足过那片时空,我见到了夏至,但却没有来得及找到你们,我那时拼命的想要见到你们,告诉你们一切,现在才发现,因为....的原因,一切都变得完全不同了。”

他的神态逐渐变得轻松。

夕阳彻底沉没下去。

夜幕笼罩溪湖。

朦胧的夜色里,溪湖平静柔和的水面倒映着漫天的星光,清风温柔,李东城的眼神中光彩流转,带着释然。

有太多时候,看起来完全无解的死结,差的其实就是一次见面。

他曾经以为自己的出生完全是一个错误。

他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复仇的工具。

仇恨似乎就是他人生的唯一意义,杀戮贯穿他的一生,没有未来,也没有过往。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所有该死的人都完全死亡之后,他的存在仿佛就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所以他试图终结自己,在无数次的尝试完全失败之后,他重新回到这座墓园,静静的活着,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因为他真的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做什么,他不想去看自己的未来,只是想待在这里。

墓园并不枯寂,起码在他心里是这样,只有待在这里,他才能意识到自己的来处,意识到自己是谁。

李天澜的出现彻底冲碎了他完全封闭的内心。

不同的时空,同样的父母。

这就是他的来路。

李东城第一次意识到他的枯守与执着其实并没有意义。

因为不是所有离别都是永别。

他们在各自的时空里有着不同的故事。

他们于他,或者他于他们,对于双方而言,彼此不过是一场远行,总能重逢。

“谢谢您能来这一趟。”

李东城看着李天澜,声音柔和:“感觉真好。”

“不虚此行。”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李东城,他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一切值得。”

“是的。”

李东城认真的点了点头:“一切值得。”

李天澜的身体放松下来,安静的打量着周围的墓园。

这里埋葬着东城无敌,白清浅,东城秋池,邹远山,王月瞳,东城如是...

所有跟他有关系的人都长眠在这里,还有他自己。

可说心里话,李天澜内心的触动并不大。

这片时空中的自己陨落后,身边的人必然凄惨,可李天澜却很清楚,真正跟他有关系的人还在另一片时空中活的很好,而且越来越好。

所以李天澜心里没什么悲哀,可唯独对李东城,他真正有种血脉相连般的亲近。

李天澜自己都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因为在他的内心,他和这片时空中的自己其实不是一个人,李东城也不能算是他的儿子,这是他自己的认知,可这种亲近,却仿佛在提醒着他事实并不是这样。

李天澜犹豫了下,终究还是没有提起这个话题,只是问道:“东城家族,是在我陨落后覆灭的吗?”

“嗯。”

李东城点了点头:“您当年陨落后,不到一个月,爷爷死于空难。姑姑被人举报,都是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但却被直接送进了监狱,姑父死于车祸,奶奶承受不住打击,疯了,进了精神病院,没几个月也去世了,姑姑死在了监狱里,她进监狱的时候就怀孕了,我本应该有一个表弟的,也没活下来,阿姨...阿姨在您出事之后自杀了。”

李天澜面无表情的听着,手指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中的墓碑。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

可将李东城的话代入到自己的思维中,他的内心突然涌出一种无法抑制的愤怒。

东城无敌死于空难,白清浅疯了, 怀孕的东城秋池死在监狱里,连孩子都没留下, 邹远山死于车祸,东城如是自杀。

李东城回避了名字,只是说了称呼。

可被李天澜代入进来,那一个个称呼却让他的内心无比冰冷。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没有轮回宫主,如果自己按照既定的轨迹走下去,那么时空其实没有分别,李东城所说的, 也必然是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要经历的。

“谁干的?”

李天澜深深呼吸,问了一声。

“主力是豪门集团和东南集团,也有学院派的影子。”

李东城轻声道:“这些人,都被我解决了。”

“解决了?”

李天澜反问了一声。

“解决了。

李东城嘴角微微扬起,内心那种已经麻木的仇恨开始在空洞的内心中翻涌:

“太子集团,上上下下,从高层到基层,只要是跟太子集团有关系的人,我都杀了,在位的,离任的,他们的家人,朋友,亲戚,邻居,只要是跟他们有一点点关系的人,现在都不存在了。

学院派和东南集团同样也是这样,我记得那一年我几乎没做别的事情,就一直是在杀杀杀,杀到最后,才有人告诉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杀的了。”

李天澜怔住了。

只有真正了解豪门集团的人才明白那一句从高层到基层到底是包含了多少人,如果在加上跟他们有关系的人...

而且这还不是全部。

在加上东南集团和学院派...

这其中到底有多少人?

几万?

几十万?

而当这一切全部毁灭的时候,中洲内部又将混乱到什么程度?

“议会就这么看着你一直杀?”

李天澜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东城沉默了一下,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

“那边有一座城市,很近。”

李天澜挑了挑眉,他当然知道那个方向的城市是哪里。

“华亭?”

李天澜问道。

李东城嗯了一声,笑了起来:“华亭现在正重建呢,议会不会容忍我的行为,我自然也不会容忍他们,双方都忍无可忍,那就打吧。

然后华亭就消失了,过几年大概会建好吧。”

李天澜:......

“我对这里其实没什么感情,在我眼里,这里和星国,和东岛,和欧陆是一样的,都是被我统治的区域。

只是有些人显然不这么想,大局为重大局为重,这话我听了很多次,然后我只是用行动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局。

再后来,就没人在我耳边说什么大局为重了。

因为他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我是剑神,而剑神不属于某个国度。而所有国度,都属于剑神。

我在我的国度里杀人,有人不服,那就去死好了。”

李天澜:......

他看着李东城,眼神完全是懵的。

李东城的做法完全挑战了他的认知。

李天澜只觉得自己真特么是涨见识了,他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轻描淡写,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霸道。

在心狠手辣这一块,他感觉自己完全被自己的儿子秒杀了。

“您会体会到我的心情的。”

李东城看着李天澜:“我大概能够理解到您的心情,这只是因为您还没有突破。

当您再次突破然后站在那个境界的巅峰您就会发现,所有可以杀死您的力量都已经不存在了,您可以一个人打败整个世界,那么整个世界就注定要臣服在我们脚下。

不同的集团,不同的国度,勾心斗角,其实挺没意思的。

我允许这个世界不同的人保留不同的叫法,但他们都应该清楚,这只是我的仁慈,他们也应该意识到真相。

真相就是这个世界,不同国度或许有不同的叫法,但真正的国度,只有一个,那就是剑王朝。”

李天澜轻轻吸了口气。

这一刻他真的觉得以复制北海王氏为目标的东皇宫有点土鳖。

实力没有到那个层次,格局上的差距是必然存在的。

剑王朝...

是不是只有到了这一步,才不负王朝之名?

“真想去看看...”

李天澜笑了起来。

“那就去看看。”

李东城也在笑:“您要是有兴趣,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我的学生。”

他如今已经不是剑王朝的主宰。

掌控着剑王朝的人是林清明。

可林清明显然达不到他的高度,剑王朝能有如今的地位,李东城的存在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李天澜沉吟了下,点点头:“看看也好。”

李东城的剑气扑了出去,千米之外,一艘小船在剑气的推动之下快速接近湖心岛。

百盟书

他微微转头,看着木屋的方向。

视线中,换了一身衣服的林清雅脚步轻快的小跑过来,她的手里拿着一卷画轴。

“先看看清雅为您准备的礼物。”

李东城轻声道。

他的目光落在林清雅身上,无比深邃。

他的剑气随时都笼罩着溪湖,这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而在他的感知里,木屋中,林清雅和东城月正依偎在一起睡的正香。

可视线里,却是林清雅拿着画轴小跑过来。

“父亲,夫君。”

林清雅来到两人身前喊了一声。

李天澜有些尴尬,只能再次重复了一句:“其实我不需要礼物。”

“这是我们三个的一点心意

。”

林清雅笑盈盈的将画轴递给李天澜:“希望父亲可以喜欢。”

李天澜迟疑了下,伸手接过来,看着林清雅有些期待的目光,他小心翼翼的将画轴展开。

画轴里自然是画。

只是看到上面的景象,李天澜却愣了愣。

画中景象勾勒的并不是什么山水古迹,而是一副其乐融融的全家福。

清淡的笔锋带着国画的韵味,但色彩的搭配却有种油画的味道。

各种技巧似乎完美的在画中融合到了一起,没有不伦不类的感觉,当这幅画展现在李天澜面前的时候,李天澜感受到的,只有一种极致的真实!

画中的一切仿佛都在这一瞬间活了过来一样。

画卷里画着的是一个简明雅致的现代化大厅。

柔软的沙发与充满了科技感的装饰,处处都透着细节。

李天澜看到画卷中的自己正坐在沙发上。

在他面前是代替了电视机的虚拟影响正在播放着故事。

东城月正在往餐厅的餐桌上摆放饭菜。

秦微白在厨房的位置,伸出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

东城无敌和李东城就在李天澜身边下棋。

东城秋池和邹远山从门外走了进来,白清浅正在开门。

王月瞳和东城如是手拉着手在李天澜身边站着。

而在厨房的另一个位置,还有一道模糊的背影,似乎正在整理碗筷。

真实,温馨,安逸,淡然。

画卷展开的瞬间,李天澜整个人的心神似乎都被吸引了进去,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变淡,他的身边出现了大厅,隐约之中,他好像听到了周围的人聊天说话和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

李天澜怔怔出神。

李东城同样也在默默的看着。

“好画。”

不知道过了多久,父子二人才同时开口说了一声。

“只是...”

李天澜看着林清雅,笑道:“为什么画上没有你?”

“该有的时候就有啦。”

林清雅的声音有些调皮。

李东城看了她一眼,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大致他能猜测出来原由。

这幅画上没有林清雅。

因为画里面的林清雅,现在就站在他们面前给他们送这幅画。

而真正的林清雅还跟东城月一起睡觉呢。

“父亲,我相信我们还会在见的。”

林清雅声音很认真:“我们一家人,会一直在一起的。”

“嗯。”

李天澜的内心突然变得无比舒缓,他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我也相信。”

他小心翼翼的收起画轴,认真道:“谢谢,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顿了顿,他突然自嘲道:“可是我没什么礼物能给你们了。”

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伸出手拉了拉自己身上的风衣:“嗯,这个...”

“嗖!”

还没等他说完,披在他身上的轩辕锋瞬间解除了风衣形态,二十四把精致的小剑围绕着李天澜旋转了一瞬,然后彻底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变成了十三重楼形态,再也不肯出来了。

李天澜:......

李东城:......

林清雅:......

气氛突然变得无比尴尬。

李东城轻咳了一声:“那是您的武器,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它跟着您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我不需要。”

不等李天澜开口,他已经看着林清雅说道:“我和父亲打算去剑王朝总部看看。”

这是他来到这座湖心岛之后,第一次打算离开这座岛。

林清雅愣了愣,眼波流转,轻笑道:“好啊,我就不去了,等父亲回去的时候,我在给父亲说个故事,嗯,你们去玩吧。”

小船已经到了岸边。

李东城和李天澜走上小船。

李天澜拿着画轴,看着距离身后越来越远的湖心岛,轻声道:“清雅画的真好。”

“是啊。”

李东城轻声道:“不过我相信,现实会更好。”

他似乎已经酝酿好了情绪,终于很正式的喊出了那个称呼:“父亲,我很期待我们一家人重逢的那天。”

小船正式离开了湖心岛。

李东城的身边没有了任何回应。

湖心岛上,林清雅的身影已经消失。

李东城沉默了两秒钟,微微转头。

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李天澜的身影。

无声无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在离开湖心岛的瞬间,李天澜消失了。

重逢还没有到来,李东城先迎来了离别。

夜色之下,他站在船上抿了抿嘴,星光与水声中响起了他的喃喃自语。

“不过是一场远行...”

相关推荐:无限先知大劫主我被系统托管了天行无敌真寂寞奶爸的异界餐厅大数据修仙重生之传奇时代仙界科技二次元之真理之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