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一百零一章 夜访城主府

可活?

这无异给了窦土的一份希望,只不过,他要问什么?

“爷,您问,我自会知无不言,言而不尽。”窦土跪在地上,感恩戴德的模样。

沈十方诡笑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毛统领打晕,然后吓唬道:“他已经死了,你若不说实话,你便与他同行奈何桥。我且问你,他们是什么身份?”

窦土吓得腿脚麻木,惊恐地说道:“他们是这小城的城防军兵,这人是他们的统领,名唤毛三刀。”

“今夜你们计划做些什么?只是找我们报仇?”沈十方用青剑有节奏地点击着地面,以此来引起窦土的注意。

意思很明了,只要他不说实话,这柄青剑,可不长眼。虽然沈十方不喜杀人,可面对穷凶极恶的人,倒是不介意。

窦土果然直勾勾地看着青剑,说道:“是我有眼不识真英雄,生起了熊心豹子胆,想要二位英雄的性命。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沈十方重重地将青剑没入地面。

“还有将您随行的姑娘……强掳回家。”窦土观看了沈十方的表情,看他有没有动怒的苗头。

沈十方确实动怒了,只不过是心里,表情还是一如既往,他说道:“打这念头的都有谁?包括你欺压百姓,背后是谁?你的总管叔父?还有,你们城主知不知道你平日里的所作所为?”

“我只是小跟班,决策的是我二叔和毛统领。至于平时,城主平庸,少管治安和城防。”窦土说道。

呵,在道义和生死面前,他还是果断的甩锅,卖了自己叔父和毛统领。

这让沈十方更加看不起他,虽然是自己逼迫,好歹硬气一些吧?

“你也别装作无辜,若非是你从中作梗,他们怎会寻找我的麻烦?”沈十方冷冷说道。

不用想,这货定是见色起意,勾结毛统领和自家叔父,带上平日里一同为非作歹的城防官兵,意图过来灭了自己。

幸亏自己留了个心眼,潜入布防松散的城主府,看见他们在商议什么事,于是便在此等候。

果然,也幸亏自己实力不差,换作别人,还不给这中灵境界的毛统领给灭了?

听到沈十方这样的语气,窦土连忙磕头说道:“小人该死,请英雄饶命。小人该死,请……。”

“行了,你,背上这谁?哦,毛统领!你背上他前面带路。”沈十方说道。

“带…带路?”窦土不解道。

沈十方没管他,而是向客栈窗户摆摆手,示意司徒洁下来,随后对小杨睨说道:“将他们腰带解下,绑了他们,若是不合作的,杀无赦。”

沈十方的话,充满着杀气,使那些城防官兵打了个寒颤,只能乖乖任由小杨睨绑了。

不然呢?连自己老大都被这狠人轻描淡写给灭了,还有什么可以反抗?还不如听候发落,兴许能换回条活路,毕竟自己只是帮凶,罪不至死。

而看客栈后门,司徒洁撑着油纸伞缓缓走到沈十方身边,替他遮住夜雨,轻声说道:“你没受伤吧?”

沈十方摇摇头,看见小杨睨也已经一个连着一个地绑好,对窦土说道:“带路,去城主府。”

窦土现在可没敢再偷看司徒洁一眼,怯怯地背上地上的“死尸”,在前面带着路。

客栈中不少住客都已经被吵闹声惊醒,都

探头探脑地张望着,好奇发生了什么。

不到半柱香,沈十方压着这浩浩荡荡的俘虏,直径来到城主府。

定眼一看,还是如此松懈,连门口守卫都卷缩在一块睡大觉。

“进去。”沈十方推了一把窦土,跟着他们走进了城主府。

而门口的守卫,奇迹般地没有任何察觉。

“你叔父在哪?”沈十方冷声说道。

“在西厢房等候消息。”窦土背到现在,已经被雨淋的满身湿透,气吁吁道。

“看好他们,如果有异动,不必多说。”沈十方交代一声,再示意司徒洁留在这里,自己几个日落,便消失不见

而西厢房内,城主府的总管不停地踱步,脸上的兴奋在烛光下如此“耀眼”。

“怎么还不回来?看来今儿转运了,小小的城里竟然来了如此美貌的姑娘。况且,兴许还能赚到一些金银,那其不美哉?哈哈哈!”总管自言自语道。

“笑吧!再不笑,以后就没得笑了。”

“谁?”总管突然吓了一跳,这三更半夜,阴雨绵绵,哪来的声音?

可又仔细听,却只有自己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声。

放下心来,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便想要喝口香茗提下神。当他拿起滚烫的茶水时,一声巨响又吓到手一哆嗦,烫到自己像猪叫声一样。

回头看,一个提着青色剑的年轻人面无表情的站在房间里。浑身湿透,眼里散发着寒芒。

他双脚一软,忘了烫伤的痛楚,“扑通”一声坐在地上,颤抖着手在附近摸索着,似乎在找自卫的武器。

“你你…你是人是鬼?我与你素不相识,不可害我啊!”总管慌了神,心想不管是人是鬼,看这情形都没好事要发生。

沈十方踹门而入后,索性装神弄鬼,先行攻破总管的心底防线,好让接下来容易一些。

在这个信神信鬼的年代,效果倒也有如此显著。

“素不相识?恐怕不然。”沈十方冷声开口道。

听见如此的声音,总管确认这是人,一切还有商量的余地,于是壮起胆说道:“阁下是哪方英雄?敢闯城主府?”

沈十方直直盯住总管,说道:“就这地方,寻常百姓亦可随时进出。”

“那英雄半夜来访,所为何事?我乃城主府总管窦南开,在这一亩三分地,还是有些能耐的。说清来由,可免你之罪。”窦南开妄图用自己名号唬住。

却不料,沈十方根本不吃这一套,拔出青剑,抵在窦南开肩膀上,说道:“少说废话,走。”

窦南开冷汗顿时冒出,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一动不动地说道:“这…?”

“走。”

窦南开只好听从,任由沈十方挟持。

不得不听从啊!这城主府压根没几个侍卫守夜,而自己也手无缚鸡之力,反抗也是徒劳无功。

心里正质疑沈十方挟持自己去往何方,却在转角处看见城主府前院被绑住一群人,其中窦土正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

这一瞬间他就明白了,挟持自己的,正是自己派人去的杀那人。心中再次惊恐,双腿在雨中打摆。

而在雨中,还有亭亭玉立、一笑百媚生的姑娘,正冷着脸盯住自己。

司徒洁没想到小小一个城主府里,居然如此腐烂,竟敢

对自己起歹心?这让她非常生气。

嗯,千年冰山再现。

“你,去把城主叫出来。不要妄图逃跑,这是将功赎罪的机会。”沈十方冷声说道。

窦土像是得了意外收获,屁颠屁颠地跑去寻找城主。

而沈十方让城主出来见他不是摆架子,是担心他万一在和他夫人休息,可不让司徒洁难堪?

这时,众人有些明白沈十方的意图了,无非就是交给城主发落,不仅内心大喜。

特别是窦南开,他暗想这还不简单?矢口否认,钱财相送,便能相安无事。谁叫自家城主碌碌无为,是个昏庸无能之辈?

越想越开心,他脸上浮现起了笑意。

“走。”沈十方压着窦南开说道。

这让雨淋着也不是事,搞不好得了伤寒,还不是自作自受?

他们走进大厅,而窦土也正带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老年人出来。

后者本来睡的正香,被窦土一阵猛摇,接着就被带来这里。

而睁眼一看,一群身穿夜行衣的人正半跪在地上,自己府中总管也被一个年轻人挟持着。

他开口说道:“这是何事?为何深夜时分你等出现在这?”

沈十方摇摇头,对城主没一点好感,一个父母官当成这样,还不如早日颐享天年算了,何必落下不作为的坏名声呢?

于是他对小杨睨说道:“去将外面那个带进来。”

小杨睨出去后,沈十方收起青剑,说道:“在下路过此地,多有打扰,请城主见谅。”

虽说没好感,但毕竟接下来有用到他,该有的礼仪,沈十方还是有的。

“你且说这是怎么回事?”城主疑问道。

“请城主看看,可否认得此人?”沈十方指着小杨睨拖回来的毛统领说道。

城主好像是眼睛不好使,先是揉了揉,发现还是没能认清,于是向前几步,他惊讶道:“毛统领?他怎么了?”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沈十方板着脸说道:“他只是晕过去罢了。既然是你城主府的人,这就好办了。”

“到底何事?为何绑我伤我属下?”

沈十方冷哼了一声,说道:“我等今日路过此地,街头游玩,却见这窦土欺压百姓,豪取强夺,敲诈勒索百姓的血汗钱。

被我出手阻止教训后,见我家小姐美若天仙,便见色起意。剩下的,窦土,你来说。如果不老实,哼!你该知道什么后果。”

窦土喉咙滚动一下,便将自己如何请求窦南开帮忙出气,窦南开又是怎样引诱毛统领去剿杀沈十方这些事,没有一句漏掉,全说给城主听。而且,直接当着窦南开的面将后者卖了出去。

看来,这血浓于水在生死面前,也是一文不值。

不过,也算窦土识相。

城主听完后,并没有太大的触动,而是询问窦南开:“这是真的?”

窦南开心里早就有了计较,他说道:“城主别听这小王八犊子胡扯,属下并未做出此事,请城主明鉴。”

嗯,窦土是小王八犊子。

他呢?

老王八犊子?

而沈十方听完窦南开的话,似乎知道他会否认,嘴角微微一笑,想看这城主如何处理。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