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一百四十六章 北剑七狼

连空陵欲言又止,警戒心大起,紧张地提防着周围。

“怎么了?”沈十方注意到了连空陵的异样,遂问道。

“他们是恶名远扬的北剑七狼,只是,现在只见其三,剩余四位却未现身。”连空陵说道。

“北剑七狼?”沈十方并没有听说过这些人物。

连空陵郑重地点点头,心里仍旧不敢大意。

短髯男子肆无忌惮地笑道:“哈哈,没错,我等便是北剑七狼之三。不过,对于你所言之臭名远扬,我很不喜。”

那短髯男子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后面两个字,看来是真的不喜。

不过他不喜欢也无用,既然能犯下滔天罪恶,就该得到这“殊荣”。

果不其然,连空陵就是抓住北剑七狼的罪行来说事,讥讽道:“呵呵,那一百三十二名无辜百姓可曾喜欢你屠杀他们?”

“你的意思是…?”沈十方涉世未深,对江湖事了解不多。

连空陵眼中闪过怒火,将他所知道的说出。

原来,这北剑七狼是流窜于北翎、西云二国的杀手,专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

最为让人震惊的,还是三年前在西云国杀了一百三十二名百姓,动机至今尚未可知。当时他们七人仍不罢休,欲将整座小村屠尽。可就在关键时刻,西云国军兵赶到,方才突破重围逃之夭夭。

他们七人分别名唤西风狼墨哈礼、苍狼加安、独耳狼伯堂、火狼时泰、双生狼武左、武右以及幽狼惊。

只是现如今,不知北剑七狼里,这三人分别是谁?这虽然沈十方看不出。但连空陵可谓见多识广了,打量一番,神情从未如此凝重。

他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想必你就是人称西风狼的老大墨哈礼吧?而旁边这个,如此雄壮威猛的身躯,也只有火狼时泰才对的上号。

至于…最后一个,定然是苍狼加安。江湖人传闻你的攻击苍劲有力,异常凶悍。适才一战,名不虚传。”

那个短髯男子,也就是墨哈礼,他眼睛微微眯着,沉声说道:“没错,我就是墨哈礼。但…你是谁?我只认天煞,其他人倒也不是不可以给条生路,就看你聪不聪明了。”

“哼!好一个东乾帝国,什么名头都往我身上安放。昨天还是煞星,今天又成天煞了。”沈十方冷声说道。

对于东乾帝国当权者,他是越来越厌恶了,恨不得扬剑杀进天子都去。

可是理智告诉他,这一切皆不可冲动,乃是关乎着许多人的身家性命,切莫鲁莽。

“少废话,能死在我们北剑七狼手里,也不算辱没沈牧名声了。你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也许能少吃些苦头。不然,我捏爆你的脑袋。”说话的是时泰,果真暴戾无比。

然而并没能等到沈十方的回答,墨哈礼伸手拦住正欲前去进攻的时泰,对后者轻声说了句悄悄话。

时泰向天的鼻孔哼了一声,便后退回去,眼睛看向沈十方几人,心想很快就成为了死人了,看你们如何张狂。

“敢问阁下是谁?若是不怕丢了

性命,大可继续插手。”墨哈礼谨慎地说道。

他有些忌惮,不管是沈十方或者是连空陵,都感觉他们二人还未尽全力。且,还有几人在虎视眈眈,随时支援。

再者,他墨哈礼也有他的打算。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小爷我大名连空陵。”

墨哈礼三人眼神突然又莫名地闪起一丝光彩,嘴巴微不可查地笑了一下。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

北剑七狼常年游走西云、北翎二国,偶尔也去东乾帝国游荡,是因为能接下许多天价的悬赏令,供他们玩乐用。

沈十方便是其中之一,被修罗殿开出十万金石的价钱。不过,到最后他们能不能在修罗殿手里拿到钱,可就难说了。

还有一个悬赏令,是半年前接的令,目标正是连空陵,赏金二千金。雇主无他,正是暮雪宗宗主。

看来为了杀连空陵,暮雪宗宗主也是下了大本钱,死活要替暮雪镖局的人报仇。

连空陵这会儿见那三头“狼”没了反应,心想该不是被自己名头给吓坏了吧?不至于啊!自己又不是响当当的人物。

于是他说道:“我们是最好的兄弟伙伴,血液已经连在一起了,要十方的命,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拿了。”

沈十方心里不由得一暖,对着连空陵示以感谢的微笑。

说真的,他与连空陵一起相处的日子很短,还不到一个月。之前算是萍水相逢,之后臭味相投…额,是志同道合才对。

如今连空陵肯为他如此出头,心想这朋友没有白交了。接着他气场一变,变得非常自信,目光如炬盯住墨哈礼三人。

他说道:“命,不过数十载,想要,你尽管拿去。但……看你能不能拿的动?”

说罢,他胸前凝露玉亮起光芒,刺云出现在他的面前,慎重地接住后,似猛虎一般蓄势待发。

“没错,他是我流云宗的客卿弟子,也不是尔等能撼动。”花轻语也傲然而立,流云宗千金的气势在此刻显露出来。

“还有我。”司徒洁跟小杨睨肩并肩来到众人对峙地。

“你又是谁?”墨哈礼早在花轻语自爆身份的时候,心中已经诧异流云宗怎么会插手了?他们不是信奉和平的吗?

心中那种担忧的思绪还没散去,又见一个姑娘前来。看她的气质和冷傲的表情,似乎身份也不简单。

司徒洁故意站在沈十方旁边,和他对视一眼后,回答道:“铸宝园司徒洁。”

这小姑娘冰冷的话语落下,直接让墨哈礼心脏温度骤然下降几分。

“老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惹上这两家庞然大物呢?她们二人为何会和沈十方在一起?”墨哈礼心中咆哮着。

他抬头望天,午时即将过去,心中已经对这里几人动了杀意。只要没了活口,任凭铸宝园和流云宗如何神通广大,也绝不可能调查到自己身上。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只不过,现在三打五有些棘手,更遑论沈十方和连空陵这两个同等境界的强者在。

不过还

是要赌一把,只要自己三人当中有一个能牵制住两个姑娘和一个少年。那么他就有办法拿下沈十方。

“你不动手?那好,我就替惨死在你手中的冤魂报仇雪恨。”沈十方生怕突生意外,故而选择先行下手。

要知道,对手现在是七狼缺四,万一他们在这附近,时间久了,变故太大,赌不起。

说话间,沈十方身形如风,左手刺云,右手青剑,二十四字剑法之一指天下使出,直径刺向墨哈礼喉咙位置。

后者根本没看清楚沈十方的身影,呼吸间自己的性命就在危险边缘。他速度运起丹田真气,一个真气外放阻滞了沈十方的攻击。

沈十方现在身体的强度和丹田的境界倒是无惧这个真气外放,想要伤他也并非如此容易。

在滞留了一会,沈十方果断变招,狂傲乱世舞出一片剑影。

余下几人也没有空闲,各自对战而去。连空陵独自去对付加安,这号称北剑七狼最强攻击力的人物。

砰!

被踢飞的并不是时泰,反而是最擅长用腿的小杨睨。他倒飞在空中,血色是那么妖红的。

花轻语和司徒洁见状,倒也没有慌了心,而是趁时泰一击得手,双双使出流云剑法,逼迫着后者不断后退。

“第一式,浮云涌月。”花轻语对司徒洁说出这句话后,细剑在她手中翩翩起舞,像是有了生命一样。

时泰力量是有了,可是武功招式却被流云剑法远远甩开几十里路。故而,腹部被花轻语的剑锋划过,破烂的衣裳内,血丝正慢慢渗透。

眼中露出凶悍,很是不服气被两个小丫头给收拾了。于是怒吼一声,助跑几步,凌空一跃,对花轻语当头一剑。

后者和司徒洁默契很好,虚晃一招之后,险之又险地躲开了时泰恐怖的一击。

可是接下来,才是时泰最气不过的时刻。

只因花轻语口中说道:“第二式,浮生若梦。”

说罢,细剑在时泰面前舞出一片剑影,瞬间身上多了四道口子。阴沉着脸,正欲破口大骂,只见司徒洁从花轻语后面跃出。

“第三式,逐浪击。”

司徒洁早就准备好了,就等时泰脾气上来,这样脑子就会比平常状态迟钝许多。

她跃过花轻语头顶,当头一击,带着保护伙伴们的决心,毅然踏出第一次战斗的一步。

而且,很有可能要伤人或者被人伤害,甚至是死亡。

但,司徒姑娘她不是以前的司徒大小姐了,她是初灵境界的武师,是沈十方的朋友,有责任去肝胆相照。

她无惧那些担心,细剑眼看落下了时泰头颅。

可是,中灵一重的时泰并没有这么弱。虽然受到了花轻语的剑伤,可全都是外伤。对于他这种在刀口行走的人来说,实在不值一提。

所以,司徒洁的剑并没有伤到时泰,而是被后者快速地提剑举在头顶抵挡。

时泰在司徒洁还在半空中的一瞬间,他阴深地一笑,轰出了一拳……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