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一百八十三章 阿心

来人一头棕黑色长发,眼睛深邃,高挺鼻梁如沈十方一般。他身穿斗篷,浓眉大眼,腰挂环首刀。

这人……沈十方确实见过。

沈十方说道:“怎么会是你?”

青年行抱拳礼,笑道:“我与你平生素未谋面,尔今此言何意?”

沈十方突然醒悟,笑道:“是我冒昧了,你自然不认得我。”

青年更为奇怪了,追问道:“难不成你我真有一面之缘?”

小杨睨说道:“当然,那天在竹新城你行色匆匆,像被人追赶的模样,将我撞个人仰马翻。”

青年回忆一番,露出终于想起的模样,笑道:“回想起来,确有其事,再次向小兄弟赔礼了。”

这青年,倒也谦谦有礼。看他的气质与风范,十足名门贵族之人。

李秋娘这时说道:“未来你们历练,可带上他一起,相信会帮到你们的。当然,这算是我的请求,同不同意,还是你们决定。”

沈十方与连空陵相视一眼,皆是暗自说李秋娘好手段。他们这一行五人,集结了几大势力,铸宝园、流云宗,再加上刚成形的千里楼,这是一支豪华队伍。

而现如今李秋娘安排一个落花轩之人进来,目的不言而明,就是将他们几个势力都绑在一块儿。

万一以后有个风吹草动,相信这几个后生俊秀,都会代表各自势力表态站队,甚至是患难与共。

沈十方说道:“此行非是儿戏,你若不怕艰难危险,我自然没问题。只是,还得看看他们四人的意见。”

“我听你的。”

“我哥说了算。”

“我无所谓。”

“江湖路远,多一人也就多一分热闹。”

四人却各自表示没问题。

沈十方低头思考,片刻后说道:“那便同行吧!”

既然落花轩一番美意,那就收下吧!

反正自己仇多不压身,多一个人兴许真能帮到一些忙。反正落花轩总不能害自己不是?

李秋娘微笑说道:“甚好,那就启程吧!”

沈十方行礼说道:“多谢李门主今日厚赠,十方改日定当回报。”

李秋娘摇摇头,挥手示意他们离去。

六人便行礼拜别。

李秋娘望着他们身影离开藏书阁,自言自语道:“如何回报?就是因为你,那负心汉躲我多少年?”

“母亲,她们走了?”

李嫒不知从何处出来,满脸失落,像是失去了什么,又像若即若离。

李秋娘怎么看不出来自家闺女心事呢?自从收留李嫒为养女之后,她从未出现这样的神情。

只有一种可能,真的是情窦初开了。

李秋娘皱眉说道:“小嬡,你不应该激怒他的。”

李嫒委屈巴巴地说道:“我只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李秋娘语气十分不满,责怪道:“你可知你险些没命?若不是他自控能力强,你早已成了他的剑下亡魂。”

李嫒眼眶湿润,说道:“我知道错了。”

李秋娘无奈地叹了口气,抚摸着李嫒的青丝,耐心说道:“你想融入他的世界,可他的世界却是满了,你可懂?”

李嫒哽咽着说道:“女儿不懂。”

李秋娘说道:“你总有一天会懂的。我知道你想和他们一同去历练,可你也知道,我是不会同意的。你就给我留在落花轩修炼,不入中灵境界不许出门半步。”

说罢,李秋娘拂袖离去,独留李嫒在原地失魂落魄。

静心台。

比试已经结束,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沈十方

的亮相,将风头抢尽,让他们觉得后面的比试乏而无味。

而沈十方六人则是在千人的目光下,从容地回到花锡几人面前。

沈十方率先开口说道:“花副宗主,我等已经达成此行目的,现特向您告辞。”

花锡轻抚颚下髯,微笑说道:“好,路上多珍重,保护好自己。”

沈十方点头应喏。

花轻语这时公主毛病却犯了,撒娇说道:“叔父,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啊?您老人家就不怕您这么宝贝的侄女给人欺负了?”

花锡没好气地说道:“去去去,看见你就烦心,趁早消失。依你的性子,不欺负别人算不错了。”

司徒洁笑道:“我们走吧!时辰不早了。”

沈十方说道:“大师兄,二师姐,四师兄,后会有期。”

说罢,几人行礼告辞。

就这样,他们在上千人的目送下,牵马渐渐远离静心台。

出了落花轩地界,他们在一片平原稍作休歇,几人围着地图商量着。

连空陵说道:“我们当下之急,便是寻找九生令,其次,便是寻找杨前辈的下落。故而我们下一站,可是直接去李门主所说的竹林?”

沈十方手指在地图上的官道行走,良久,他开口说道:“竹林必须要去的,只是现在我们得拿到通关文牒,否则过不了西云国。”

新来的男子这时说道:“有我在,西云国畅行无阻。”

几人同时盯住他,皆是忘了有这么一号人物在。

沈十方笑道:“我等还以为是五个人呢,忘了你也在,实在抱歉。不知仁兄贵姓,如何称呼?”

男子无所谓地摆摆手,说道:“在下姓苏,名木心,你们大可叫我阿心便是。”

苏木心,阿心!

不得不说,沈十方听完后,第一时间便觉得此名比较女性。

但并没有嘲笑之意,他说道:“甚好,我为你介绍一下,我身旁这位,名唤司徒洁。叼着草的是连空陵,她是花轻语。

这是杨睨,可以叫他小杨睨。当然,若是有旁人在,你可以唤他为离杨,我则是离恩。”

沈十方首先将自己队伍比较重要的一点言明,则是名字。

一来自己名字实在是太响亮了,祁汀大洲许多人都欲将他擒获交由修罗殿换赏金。二来是方便未来都彼此能够有默契,就像其他几人,都知道在什么场合该叫什么名字。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而所谓的响亮,并非是沈十方做过什么惊天动地之事。最为让人熟知的,仍旧是他乃沈牧之子与轮回之子。

苏木心会意,他岂能不知沈十方之大名?行抱拳礼说道:“各位有礼了。”

连空陵笑道:“咱以后就是同一路人了,不必被礼仪束缚,该笑就当大笑,该喝酒就当开怀畅饮。”

沈十方也笑说道:“空陵说的没错,以前我也称他为连兄,现在不也一样改口了?”

司徒洁轻笑一声,说道:“不知何人还经常唤我为大小姐呢?”

沈十方自知尴尬,摸摸鼻子不作反驳。

此模样惹得众人哄堂大笑,倒也让气氛更加融洽,并没有因为苏木心的加入而见外。

沈十方打断他们笑话,说道:“回归正事,入关一事,阿心你如何办妥?”

苏木心说道:“我长年游走南琉西云两国,早与边关守将熟络。外加西、南二国关系不错,问题不大。”

长年游走?

沈十方几人皆是疑惑,他说道:“你不是落花轩弟子吗?怎会长年游走呢?”

苏木心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慌张,可几乎瞬间就恢复了,旁人看不见。

他说道:“我并非

落花轩正式弟子,只是与落花轩一位高人有缘,传我一二防身武学。”

几人这时明白了。

按照苏木心之言,他确实不算落花轩弟子。如果真要算的话,也只能是那位落花轩高人的外门弟子。

沈十方说道:“冒味问一句,你的修为几何?”

苏木心答道:“初灵七重,相比尔等,实在见笑了。”

“噗!咳咳!”

小杨睨本在大口大口往喉间灌着清水,听闻后不由得一时间失礼,喷出喉间的水,一阵咳嗽。

连空陵嘴角也稍微扯动了一下,苦笑说道:“你可真会埋汰我们。”

苏木心说道:“岂敢?”

沈十方却是一副本该如此的表情。

毕竟是落花轩高人教授苏木心武学,虽然后者并未说他的恩师是何人,想必也不会差。

否则,如何对得起“高人”二字?李秋娘会派实力差的和几人“打交道”?更何况是出自落花轩,是绝无可能平庸无奇。

所以沈十方料想苏木心修为不会差,至少也会是初灵五重。

沈十方收起地图,看了一眼天色,尚有一个多时辰便日落西山。

他左右探寻,不顾几人奇怪的目光,自顾自搬了一些石头,堆砌成一个“千”字。

随后,在一块小木片上雕刻了几个字,安放在石堆的下面,用石块压好。

大功告成,他便拍了拍手掌的尘土,起身。

几人瞬间明白什么意思,也就没有言语。

对于苏木心,出于某种原因,五人多少还是有些防备心。

“走吧!”沈十方最后瞄了一眼记号,才安心走向马车。

经过一个多时辰,一行六人来到沐月府外百里地。由于天色已晚,众人协商在前面村庄找个夜宿的地方,故而并没有赶去沐月府。

而他们现在便是处于一个小村庄前,以免惊扰村中百姓,他们已经落下马车,缓缓牵着向村中走去。

这座村庄现如今炊烟袅袅,一副生火做饭的景象。

村门口正有三三两两的孩童奔跑戏耍,不少去耕作的壮年也扛着农具归来。

村口一棵百年老树下,三个白发苍苍的老大爷,对着石桌上的棋局凝神贯注,如在战场上奋力指挥千军厮杀。

听到马车车辙的动静,孩童停下戏耍,老大爷投来目光,壮年男子回首相望。

“见过几位前辈。”青年行礼说道。

其中一名黝黑的老大爷落下棋子,喊道:“将,老赵头,你输了。”

被唤作老赵头的大爷似乎心有不甘,手指在棋盘上推演着如何化解这残局。

沈十方见他们并无反应,示意几人安静地站在他们身边,不作声响。

观棋不语,这是人品所在。

老赵头举棋不定,最后还是摇摇头,说道:“我说老田,几日不见,是不是在家里天天琢磨我的路子?”

老田嗤笑一声,说道:“呵,就凭你?用的着吗?”

随后,老田才缓缓站起来,对着沈十方几人问道:“几位有何事?”

沈十方不露痕迹地打量了一下老田,后者岁数早就过了花甲,可身板依然挺拔,更没有半分苍老神色。

“这位前辈不简单啊!”沈十方暗说道。

但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转而便向几位老人家行礼,说道:“见过几位前辈,我等一行路过此处,见天色已晚,故而前来贵地寻一借宿之地,可付金银。”

老田摆摆手,说道:“金银就不必了,落花轩的小娃子,若是不嫌弃,去老汉家中过一夜吧!”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