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一百八十八章 刺云主人

城头上的人正欲哄堂大笑,却见沈十方脚下亮起光芒,跃上吊桥连接城头的铁索。

他在铁索上面如履平地,丝毫不受影响。

“快,放箭。”

沈十方看见几支冒着寒光的箭矢迎面而来,青剑连忙抵挡。空隙之余,便快速在铁索上疾跑,奔向城头而去。

踏雪寻梅可是世间之最,论速度与平衡力,无人能及。这铁索还真难不倒沈十方,他可是从水缸中练习轻身技巧的,此刻用处正好。

仅仅三次箭矢攻击,沈十方已经来到城门上方,起跃在城楼前。

守城之人一看不妙,在弓箭手后方,刀斧手蓄势待发。

在沈十方落在城头之时,他们已经抽出刀斧,一道道锋利的光芒,能让人感到寒意。

沈十方这时已经看清了守城人的衣着打扮了,不禁有些失望。他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藤甲皮革的汉子,与这雄壮的城寨实在是格格不入,过于寒酸了些。

沈十方两眼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之下,可不会轻易下杀手。

于是乎,他虽然手持青剑,可基本上每一次攻击都只是用千击战技点了他们的麻穴或痛穴,让其暂时失去战斗力。

可让沈十方颇为无奈的是……人太多了。

放眼过去,几乎打不完啊!

“快!快!给我上,活捉他。”

沈十方正愁该如何打出去,这句话来的还真是时候,在厮杀声中尤为突出,可不就是适才在城头喊话的人么?

沈十方暗道:“想活捉我可没那么容易,反而是你,现在可要被我活捉了。”

说罢,沈十方身形如风,几乎瞬间来到那人的身边,看模样,倒是一个头领之类的人物。

果断出手,将其挟持住,说道:“且慢,若不想他折了性命,最好别轻举妄动。”

“对对对,别过来。金老二,说的就是你,你个猪头,你要干嘛?”

沈十方笑了笑,这人倒也有些知进退。看向那唤作金老二的人,他正颤抖着双手,时不时虚晃一枪,让被自己挟持住的人冷汗直冒,生怕性命不保。

沈十方说道:“你唤作什么?”

“小弟刘图,未知大侠高姓大名?”

“带我去找我兄弟们。”

“好好好,我这就带您去。赶紧让开,别叫这位爷给伤了我,否则饶不了你们。”刘图对着那些守城人骂骂咧咧。

挺有效果的。

城墙上的人给二人让出路来,但同时举着刀剑警惕着。

紧接着,刘图“带”着沈十方以及好几百守城人浩浩荡荡往城里面走去。

沈十方这时已经看清楚,里面并非是如竹新城、白溪城一样,到处是楼阁高台。这里只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小村庄,水田中种植着不少农作物。

让沈十方大为吃惊的,是中间的一座大型天车,正在缓缓转动,给农田灌溉着水。

这可比寻常的天车大出一倍有余,其工艺更不简单。

当他们这群人经过,路上行人也好,田中农夫也罢,纷纷停下观望。

沈十方很是不解,这些人是什么山贼或修罗殿的势力吗?

由不得他想多,他们已经来到一处房子面前。

“大侠,这就是关押马贼的地方。”刘图说道。

他还有些提心吊胆,生怕沈十方的剑有所抖动。

听完这话,沈十方就不乐意了,冷声说道:“再说一遍,我们不是马贼。”

“是是是,您是英雄。”

“废话少说,叫人开门。”

不用刘图吩咐,看守已经掏出钥匙,打开了三重铁链锁。

沈十方探头进去一看,发现里

面空无一人,冷声说道:“人呢?”

刘图一愣,也看去房子里,确实没人。

他对看守喝道:“人呢?”

“被鲁先生带走了。”

“那你开什么门?不早说?”

“你也没问。”

得,与其在这争执对错,不如趁早安抚掌握自己生命的那位爷。

刘图说道:“大侠,您看这……?”

沈十方生怕这些人打什么歪主意,说道:“你让其他人离开,你带我去找他们。可以让几个人跟着,但别耍花招,否则……我不介意手上多一条人命。”

刘图冷汗直冒,说道:“听见没有?赶紧散了。”

说罢,他便小心翼翼地移动,走向村庄最高的一座楼宇。

可是,那些守城之人实在是不怎么听话,依旧跟着。沈十方拿他们没办法,总不能在情况未明之下大开杀戒不是?

心想这刘图可能在这的身份不是特别高,否则定然不是这种情况。

片刻间,高达四层的楼宇已经在面前。门有三扇,门前六座巨大石狮子栩栩如生,能感觉到一种威严。

沈十方说道:“该怎么做,还要我说吗?”

刘图如小鸡啄米般轻轻点着头,喊道:“鲁先生!鲁先生!”

喊完后,屋内并无动静,更没人答话。刘图连忙说道:“这鲁先生性情怪癖,可能此刻已经出来了。”

他这是怕沈十方没耐心。

于是再次喊道:“鲁先生!鲁……”

“喊什么喊?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屋内传来声音。

紧接着一个一瘸一拐的人出来,衣衫褴褛,看年纪将入花甲。他眉宇间倒是有些不怒自威,花白的头发有些乱蓬蓬,胡须也是有些乱。

外人咋眼一看,像极了乞丐。

刘图见到来人,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说道:“鲁先生,适才他们说您带走了今日擒获的几个男女,是否?”

“没错,怎么?你不许?”鲁先生严肃说道。

刘图陪笑道:“哪能呢?鲁先生带谁走都行,只是这位大侠正是那些人的兄弟,前来要人。”

鲁先生早就注意到沈十方了,特别是后者手中青剑。他说道:“出来吧!再不出来,恐怕你这朋友会杀遍小啼山。”

话音落下,司徒洁几人的身影出现在沈十方面前。

沈十方一看,几人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说道:“你们如何?可曾伤到?”

司徒洁一想到沈十方为了救她们,居然敢一人独闯这坚固堡垒般的城寨,心中已是感动万分。

她轻盈的脚步地走到沈十方面前,说道:“我没事,先将他放了吧!”

“对对对,先放我走。”刘图眉开眼笑道。

沈十方不知所以,但看去司徒洁几人并没有受伤,在这也不像被人为难一样。于是将青剑从刘图喉间离开,收入剑鞘中。

“你们这是?到底怎么回事?”

司徒洁一笑,说道:“进去我慢慢与你说。”

鲁先生也说道:“图子,快带着他们回去,万一马贼今日前来,可别他们得逞咯。”

刘图揉了揉脖子,点头应喏,便带着守城人回去。看样子,这些人与鲁先生相识,也就不为难沈十方了。

要知道,在这里鲁先生可是德高望重,仅此于族长。

“这位小友,请进吧!”鲁先生说道。

司徒洁说道:“走,我们进去屋内说。”

说罢,便拉着沈十方的衣袖跟随鲁先生进去。

客厅内,几人一一落座。

刚坐下,沈十方就急忙忙地问道:“可

否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人轻笑一声,司徒洁说道:“你和阿心进入路旁丛林后,我们几人便闻到一股香味。紧接着,醒来就出现在这了。”

“香味?”沈十方问道。

“那是迷香,用曼陀罗制作而成。”鲁先生解释道。

“那么先前的袭击又是怎么回事?这位前辈是?”沈十方接着问道。

司徒洁说道:“这位是鲁公学鲁伯伯,是我父亲的好友。先前我们遇到袭击,是小啼山一族的人所为。他们误会我们是马贼,故而如此。”

司徒晨好友?这真是太巧了吧?

不过沈十方还是不满说道:“仅仅是以为,便下如此黑手,实在不敢恭维。”

鲁公学说道:“小友莫怪他们,只因我们先前收到马贼狂妄的战书,说不日便会攻击小啼山。所以他们有些草木皆兵,大惊小怪了。”

出于是司徒晨的好友这份面子上,几人也没损伤,沈十方也不打算计较了。

他站起身来行礼说道:“适才无礼闯入此处,还请前辈勿怪。”

鲁公学摆摆手,说道:“无妨无妨,既然是洁儿的伙伴,不必多礼。话说回来,十来年不见,洁儿长得可是越来越水灵了。若不是她手中链子,我根本认不出来。”

司徒洁笑道:“洁儿可是记得你容颜。”

鲁公学哈哈笑道:“是啊!我如此邋遢,谁人能记不住?”

“并非如此,只是您的性格依旧古怪。”

“好了,叙旧有大把时间,说说你们为何会来这吧?”鲁公学说道。

说到这些,几人不约而同看向沈十方。

后者说道:“历练江湖,路过此处。”

鲁公学说道:“你是如何在重重机关陷阱来到这的?那些机关可都是我亲自设计,可不容易闯。”

沈十方说道:“前辈机关陷阱,确实不易闯,让晚辈花费了不少力气。”

“这么说,你是硬闯过来的?”

“正是,破坏了前辈的机关,实属救友心切。”

鲁公学挠了挠头,眼睛一直在沈十方左手中的青剑身上。可这时,他眼尖地看见了沈十方别在腰间的刺云。

鲁公学出手如闪电,伸手便去抢夺。

可沈十方也不是平凡之辈,以为鲁公学来袭击为难他,故而青剑一横,倒是与后者交上手了。

但两招不到,沈十方已经算是落败了。

鲁公学硬生生用真气将沈十方的手给控制住,将刺云拿到手中,回到自己座位上。

沈十方目瞪口呆,这鲁公学居然是一个高灵寻仙客,让他不禁对后者多了一些钦佩。

因为,鲁公学身体有残缺,速度可依然那么快!如果是全盛时期,岂不是更强?

沈十方几人莫名其妙地看着鲁公学,后者在深深看着刺云,眼中泛起回忆的神色,手也在颤抖着。

片刻,鲁公学开口说道:“这刺云,你从哪里得来的?”

认得刺云?

沈十方回想起来,司徒晨当时也问过这个问题。难道鲁公学也是这刺云原来主人的好友?

沈十方回答道:“是晚辈于市井中购买所得,先前司徒园主也曾问过这个问题,似乎很在意。”

可不是,那是非常在意,都险些杀了沈十方了。

鲁公学满意地说道:“好哇!司徒晨能将此情不忘,足矣。”

司徒洁说道:“父亲说他一个好友用这刺云刺杀东乾国师,后来便不知所踪。看得出来,父亲确实很在意那个人。就是不知,那人是何人?鲁伯伯您认识吗?”

鲁公学笑了一声,说道:“那人……是我!”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