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十九章 宿营

正当司徒洁惊叫之时,沈十方已经发现河流中游出一条婴儿手臂粗的水蛇。当它张嘴吐信的时候,一道流星似的光芒飞速过去。

司徒洁还在地上埋头抱膝,她感觉到肩膀上有触碰感,闭着眼睛双手胡乱拍打着。

“扑通”,一声落水声传入司徒洁耳中,她鼓起勇气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只有一把叉子钉住了水蛇。而沈十方在齐腰深的水中,缓缓走了了上岸。

这时司徒洁才明白,应该是沈十方拍她肩膀提醒自己没事了,那水蛇则是被他用鱼叉掷死了。她靠近河边,胡乱的拍打就不经意的把沈十方打落水中。

想明白后一脸歉意的看着正在处理水蛇中的沈十方,刚想开口,沈十方却瞄都没瞄她一眼,从容地再次下河。

“大小姐,你没事吧?”婢女小钰慌张地跑过来,要是她家小姐掉了几根头发,她就别想好过了。况且,除去主仆关系,她家小姐和她感情从小都很好呢。

司徒洁心里还在想着沈十方。

不是那种想,是觉得沈十方不怎么平易近人,好像还很容易生气,比自己还冷傲,自己冷傲是因为自己是铸宝园大小姐啊,自然有傲气的资本。

还想暗自怨言两句,被自家婢女吓了一跳:“啊!没事,走吧!”看了一眼水中的沈十方,便落落大方地回去马车旁。

其实他又误会了沈十方,他很平易近人,只是因为不知这铸宝园的深浅:是否也是追杀轮回之子或打九生令主意的势力?又或是东乾帝国的眼线呢?这一切都皆不可知的让他对司徒洁有一定的距离。

生气?显然不是,只是他觉得这不是问题,没必要放心里,不过落入水中罢了,反正…迟早要下。

坐在马车顶上的连空陵一直在注意着周围呢,天知道游燕坞会不会来追查。

司徒洁惊叫的时候他当然也看见,也看见了沈十方那漂亮的一掷。鼓掌说了一声好,就半躺看着热闹。

“嘿嘿,没事吧?”连空陵跳下马车笑眯眯说道。

司徒洁看见连空陵在车顶上,也没说什么。这马车是她让铸宝园的工匠专门为她定做的,价值不菲,相对连空陵救她于危难之中,送他几辆都算是小事了。

司徒洁恢复往日的脸色说道:“没事。”

“额~”连空陵有点尴尬地站在那里,好像这情节不应该这样发展啊,好歹也要夸两句沈十方啊!

不然……一句也可以。

这样真的没法接话茬啊!

这时,小杨睨拾柴火回来打破了这气氛,连空陵打着哈哈,硬要动手筑火堆,推着小杨睨去警戒。

小杨睨只好呆呆的左瞄瞄有看看,听到沈十方喊他过去拿食物,便走了过去。到那一看,表情更呆了。

这地上整整七八条河鱼,身上都有洞,足够几个人今晚大饱口福了。

“别愣着啊,赶紧开膛破肚,不然天黑了不好处理。”沈十方轻拍了小杨睨后脑勺说道。

后者自顾自地拿出随身小刀开始一顿操作。

沈十方走回临时营地,找到自己包袱,直

径走去林中。

“他又去那里?”司徒洁问连空陵,看见沈十方还拿着包袱,心里总觉得他要跑路似的。

“嘿嘿,总不能在你俩面前换衣服吧?”连空陵说道。

听到连空陵回答,司徒洁两人脸色一红,没有说话。

“话说,司徒姑娘,你们怎么不带多点护卫呢?或者露出你铸宝园的身份,我想游燕坞的人也不至于如此胆大啊?”连空陵一直在想这问题。

一个千金小姐,路途遥远,竹新城便可直接有官道直线可以去往流云宗啊,又是为何要绕道拓江城?

“说来话长,本来我们一行有十余人,包括缺月宗加上为首的八人。后来在途中他们好像是要去见东乾国的人,让我们先行一步。”司徒洁说道,如果换其他人,她绝对不会理会,包括沈十方。

没错,她现在觉得沈十方很讨厌,一点君子气度都没有。

当然,沈十方如果知道他这个评价,恐怕也只是摇头呵呵一笑。

连空陵一副原来如此的点点头又说道:“那为何缺月宗不留多两人?你是否对游燕坞表明了身份?”

司徒洁好看的眉毛一挑,她显然也不满意缺月宗的做法,答应了自己父亲说护送去流云宗,半路却……。

想到这,司徒洁就气不打一出来,但她又没法去找缺月宗说法。毕竟,她也喜欢微生见宁,也是她的未婚夫。

她今年十五岁了,本是及笄之年,在那时可以出嫁了,可她还想再陪自己父亲几年,反正是有了婚约了。所以对于铸宝园的千金小姐的要求,铸宝园家主自然会答应。

连空陵见司徒洁没说话以为是不方便开口,便试探着说道:“那什么,司徒姑娘,要是不方便说的,别怪我多嘴。嘿嘿。”

“哦,没有,是因为缺月宗为首的是他们的少宗主,所以那些护卫需要护主。至于游燕坞,早已表明身份,只是他们好像很肆无忌惮一样。”

连空陵皱着眉头说道:“恐怕是因为他们新坞主上位,管教不力吧。那你为何要绕道这边去流云宗呢?”

“父亲说去流云宗必须经过望蜓山区域,那里最近不太平,要我绕道走。”司徒洁也是无奈,

但是难得让父亲答应自己去流云宗,这属于交换的条件吧。

三人在围着火堆,两个说,一个听,小钰本来也不爱说话,听他们说长长见识也好。

连空陵耳朵一动,对司徒洁俩人说道:“离恩回来了。”

司徒洁讶异地看着林子中缓缓走出来的沈十方,暗想道:“看来…连空陵是个高手,明明背对着林子,凭着一点微末声音就能听声辩位。”

只见沈十方拿着扭的半干的衣服挂在附近的树丫上后,拿着几根削好的木枝,还一手用衣服抱着一堆东西,看着有草有花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

沈十方路过他们,将其他东西放下,拿着木枝走向小杨睨,眼睛都不带看司徒洁一下,只有和连空陵点点头打了招呼。

司徒洁哼了一声,便继续看着火苗想东西。

至于想什么,呃,

鬼知道。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去揣摩女人想什么还不如去想想自己什么时候登天更好。

沈十方带着小杨睨回到篝火旁,一串一串的鱼让他们不禁对沈十方另眼相看。

“不错嘛离恩,看来你这事挺熟练的嘛。”连空陵打趣道。

沈十方标志性的苦笑一声道:“一般吧,我们穷人家都是这样长大的。”

这话说的可让司徒洁不满了,好像讽刺她出身高贵,十指不沾阳春水。

本来想走的,可是面对这些肉食她也想尝尝新的味道,好歹吃了几天干粮了。

沈十方像看穿她的想法一样,开口给她台阶下:“姑娘莫见怪,此言并非说你,只是这世道,虽然山村贫苦百姓没有锦衣玉食,好歹也自在。所以我们兄弟俩相依为命,才能活到现在。”

说到这,递给她一串鱼:“来,你试试自己烤鱼,相信你会感觉到不一样的味道。”沈十方现在学会了隐藏,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为了能达成离脩夙愿,只好伪造他和小杨睨的过去。

但,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也是在相依为命,至于小杨睨奶奶,在竹新城便让韩不朽托人送口信回去报平安了。

司徒洁看着沈十方如沐春风的脸庞,心里不自觉涌现一股舒服的感觉。

于是拿起鱼便动起手来,沈十方一旁拿起地上的野果和野草一阵操作,将那些果汁和野草涂抹在鱼身上。

司徒洁刚想开口发作,这样干净吗?还能不能吃?沈十方开口阻止了她。

嗯,果然娇生惯养。

“这些果汁带有酸味,能去腥,这叶子是中草药,也是香料的原材料,能让烤鱼产生一种香味,这样才好吃。”沈十方淡淡说道。

司徒洁一边将信将疑,一边学着沈十方烤鱼的动作。不一会,就把鱼烤好了,闻着挺香的,便细细地吃了。

她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的烤鱼,心想沈十方怎么会懂这么多?对他的意见便少了些许。

没错,些许算是不错的了,谁让沈十方自以为是了。

众人吃饱喝足,沈十方和连空陵商议轮流守夜。司徒洁和小钰俩人回马车歇息,其他人随便找个地或依靠或躺树上。

先是沈十方守夜,坐在火堆旁,一边添柴加火,一边已经思考下一步怎么做。

如果上流云宗他们要试探有没有修炼过什么功法?或者是发现小杨睨是七堂宗的呢?该怎么应对。

离脩说过每年他们都会招一些人进流云宗做外门弟子的,如果有天赋修炼的比较好,就可以进内门修炼。

一般般的只能在外门学学基本的修炼技巧。所以他必定要隐藏实力进入内门,才能修炼纯正的踏雪寻梅。

不过流云宗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没熟人介绍的只能通过一项考验而进入。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嗯,看来不管在那个时代,都有走后门的行径。

想到这时,他忽然灵机一动,好看的嘴巴微微一翘。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