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十里连营

“大胆!”说话的是骁骑营副将,“你要干什么?”

张歉冷声说道:“我要干什么?这要看你聪不聪明了。”

宋文若说道:“和他有什么好废话的。”

“也对。”张歉扭了扭手腕,一副要揍人的模样。

苏木心这时说道:“张歉兄弟,他们口无遮拦,希望你高抬贵手。”

堂堂一国之主都开口求情了,又是昔日的生死之交,如果真的揍一顿那副将,恐怕会闹翻,于当前不利,张歉不会这么无脑,

“哼!”张歉冷哼一声,走回司徒洁的身后。

他可不管这副将修为会不会比自己高,只需知道,他的职责是维护沈十方。

苏木心说道:“或许你们不了解十方,虽然有时他喜欢一个人扛着事,做事也非常冒险,但绝非无脑之徒。

虔山之险,对于我们来说,可能确实是天险。但对于十方和小杨睨来说,定然有所把握。”

薛飞闲说道:“适才口不择言,请各位少侠见谅。”

国主都这样说了,他薛飞闲还敢反驳吗?

他不敢!

所以连忙道歉。

司徒洁脸色并没有缓和下来,依旧如冰霜,她说道:“薛副统帅无须如此。”

这是……不原谅。

那几名为了向薛飞闲示好而附议的将领为此尴尬不已,心想这些人可是国主的贵客,还是生死之交。

如果不原谅,往后如何在官场升迁?

花轻语淡淡说道:“诸位将军或许是在贵国呆久了,不曾知道他国之深浅。十方和小杨睨身为流云宗宗主之亲传弟子,尽得流云宗真传,踏雪寻梅不敢说是登峰造极,可对于飞檐走壁,不过轻而易举。”

她将流云宗给提出来,暗地里便是在说,沈十方和小杨睨都是我流云宗宗主亲传弟子,若是胆敢对他有什么歪想法,要时刻准备好接受流云宗的怒火。

果然,听闻沈十方二人是流云宗宗主亲传弟子,又得知沈十方是轮回之子。那些将领安下心来,心想他们的本领可能真的会攀越虔山也说不定。

苏木心观察了一下几个将军的神色,当作适才没事发生一样,他说道:“朕今夜让众位将军前来,是有事要说。”

将领们来了精神,认真地等待国主命令。

苏木心从怀中取出沈十方交给他的锦囊,随即打开,拿出里面的信函。

苏木心瞄了一眼,便看着上面的字说道:“扎营西阙十里,三天为号,火光为令,先箭后石,石末藏人,占据城头,乱其箭阵,毁索放桥,里应外合。”

话音落下,果真是用里应外合之计。

不过,这样一来,最危险且最重要的,还是沈十方三人。

为此,以司徒洁为首的几人不禁面露担忧的神色,就算是苏木心,也不免如此。

只是他身为国主,在众将面前,必须要显得信心十足,方能稳固军心。

他开口说道:“先锋营暂由薛副统帅代理,让玄亦养伤两日。明日一早,先行开拔,前往西阙城外十里地。

骁骑营派出百骑,前往边防军的必经之路,待见到他们,迅速带去西阙城外。

其余各部,分三个方向急行军,顺便探查有没有叛军伏兵所在。后天日落时,必须合兵一处。众将,可听明白?”

“末将明白。”

众将齐声回答。

苏木心又说道:“张歉、宋文若,你随军而行。至于水宜城,不知司徒小姐有何高见?”

他在想水宜城留下一千兵马,用来防止流寇。至于叛军,在这等扇形行军的面前,他们是无法派兵偷袭后方了。

所以水宜城,不会有危险。

他想听听司徒洁的想法。

司徒洁说道:“同去同归!”

她简单说了这么一句,是她们这一行人的宗旨。

苏木心顿时明白,说道:“好,那咱们同去同归。至于水宜城,由太守负责防务,相信问题不大。”

一夜无话,天空泛起鱼肚白,朵朵白云在飘游,晨雾沾湿了草地,以及那一堆零星的火。

这便是在左虔山之巅。

沈十方睁开明亮的双眼,半坐了起来,左右看看,连空陵正打着呼噜,显然睡梦正酣。

而下半夜守夜的小杨睨,竟然也用手杵着下巴睡着了,那口水还在嘴角流着。

沈十方无奈地苦笑一声,这俩人在这种环境还能睡的如此美,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尤其是小杨睨,明明是他守夜,居然还睡了起来,看样子做着美梦呢。

不过转头一想,这也怪不得他们二人如此。昨天一整天都在攀爬高山,实在累坏了他们。

但是,沈十方才是最累的那一个。

毕竟他打头阵,上去之后还得拉他们一把。

幸好,沈十方的修为也不差。

他用手揉了揉脸,让自己的睡意尽去,然后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

“喂,起床了。”沈十方呼喊道。

过了一会,沈十方没听到二人醒来的动静,于是回身看,小杨睨躺了下去,抱着连空陵的腿睡的正美。

他这是在梦见抱着一个大鸡腿?

沈十方笑了笑,一脚踹在二人的脚板上,同时大喊道:“小心!快要掉下去悬崖了!”

话音响起的同时,连空陵率先醒来,悬崖倒是没看见,反而看见小杨睨迷糊着眼,正半坐着,双手还抱着自己的脚。

连空陵没好气地敲了一下小杨睨后脑勺,笑骂道:“你小子梦见什么了?把我的脚当成是姑娘搂的吧?”

小杨睨顿时脸色一红,松开了手,憨笑个不停。

因为,他真的梦见了一个姑娘,正抱着姑娘谈那风花雪月呢。

沈十方笑道:“别闹了,抓紧时间。”

三人吃了一些东西,便去寻找下山的地方。

顺着山脊走,走过那片林子,他们发现了左虔山这边能看见整个西阙城,那城关密密麻麻的小影子,组成阵型在移动。

他们现在的位置就是城关的上方,如果一跳下去,便能落到城头。

当然,死状是怎样的,谁都知道。

沈十方观察了一下,发现前方有断崖,一层接着一层,像极了阶梯。

“天助我也。”沈十方笑着指向前方一里左右的地方,说道:“你们看,那里应该可以下去。还有,看见那边山脚的树林没有?那儿恐怕就是斥候说的打猎之地,有路可走。”

连空陵说道:“那还等什么?走!”

说罢,他率先动身。

这一里的路程,愣是让他们走了差不多半柱香的时辰。

没办法,山路崎岖不平,能安全就很不错了。

于是乎,沈十方找到能绑牢绳子的地方,随即便用绳子将连空陵二人一一放下去,自己最后才顺着绳子滑下去一个平整的地方。

接下来,他们依旧用同样的方法,绳降下去。遇到没有固定物,沈十方便拿出勾爪,钉入岩壁的缝隙处。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如此反复,他们的绳索已经耗尽,而此刻距离半山腰树林,只有不到三丈高。

沈十方说道:“小杨睨和我使用踏雪寻梅下去,毫无问题。空陵你带上铁手套,跳去那棵大树上,应该可行。”

连空陵笑道:“嘿嘿,会轻功就是好。”

说话间,他已经戴上了。

他在这块巨石上后退了几步,一个加速,便大吼着跳过去。

“啊!”

“噗通!”

“哎呦,这黄黄的是什么

东西?”

沈十方看去,只见连空陵已经跳到树上,正抱着树枝悬挂在半空中,而后者的头上,有些黄颜色的东西。

沈十方可不管他,反正没受伤,就由他自己发现吧!

随即,他和小杨睨凝聚真气,将真气全部送往脚部脉穴,身体变得轻盈起来。

他示意了小杨睨一下,便贴着巨石壁下去,脚部不停寻找落脚处,如同一条壁虎一样。

小杨睨也如法炮制,跟着沈十方头顶下来了。

不过片刻,他们两人已经顺利落地,心中送了一口气。

“终于下来了,简直不敢相信。”小杨睨感叹道。

这时,连空陵也爬着树下来了,身上乱七八糟地粘上了许多枝叶。

沈十方二人走过去,突然眼睛直直盯住连空陵的头顶,然后……大笑了起来。

“哈哈……这……”

“哈!你今日鸿运当头啊!”

连空陵懊恼地将自己身上的东西拍掉,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们笑什么?不就是一些烂叶枯枝,至于这么可笑吗?”

小杨睨捧腹大笑,指着连空陵头顶说道:“你头上……成鸟窝了?”

“鸟窝?”连空陵不解,是不是乱了?

等等,刚才是不是有黄颜色的东西滴在鼻尖了?

于是乎,连空陵脱掉铁手套,手掌慢慢在头顶探索。

他感觉摸到了粘粘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看,连空陵的心情五味杂陈。

“我去!这是鸟蛋?”

可不是,连空陵这一跳,整棵树都震动了,那鸟蛋也被震下来,刚好掉下连空陵的头顶。

起初连空陵还以为是一些枯木枝砸到脑袋,没曾想过居然是鸟蛋。

沈十方停止了笑声,从凝露玉中拿出三个水袋,递给连空陵冲洗一下。

他们三人休歇了一会,便赶下山去。

傍晚时分,他们的身影出现在西阙城内的山脚位置,走过这片林子,便能到达民居附近了。

将近入夜之时,沈十方三人已经走上了西阙城的街道。

三人一副脏兮兮的模样,引起了许多路人的注意,纷纷远离。

他们身上不仅脏兮兮,因为汗水,身上还发出一阵阵恶臭,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十足一个乞丐模样。

没办法,他们找不到溪水,否则还可以清洗一番再进城。

连空陵脸皮厚倒是无所谓,那小杨睨可就忍受不了了,一直在寻找客栈。

走了一段路,眼看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终于找到了一家客栈。

他们走进客栈,一个店小二迎面走了过来。

店小二他不耐烦地捂着鼻子说道:“去去去!你们几个臭要饭的,滚远点。”

小杨睨这个脾气上来,拦都拦不住,喝道:“你说谁是臭要饭的?”

店小二讥笑地说道:“啧啧啧,你看你,说你还不乐意了,怎么?你当我们这是善堂?”

他一脸嫌弃样。

“你……”小杨睨挥起拳头,就要揍人,却被拉住了。

沈十方将小杨睨挡在身后,说道:“臭要饭的怎么了?难道不是人?”

店小二笑道:“呵,人倒是人,只不过是半个罢了。”

半个人!

沈十方微笑说道:“不管是整个还是半个,随便你。但是,今天我们是来住店的。”

店小二双手抱胸,打量道:“呵,就你们还住店?睡大街不挺好的吗?你有银子吗?”

沈十方说道:“你要多少?”

店小二慵懒地说道:“一房一夜四十铜石,酒食另算。”

沈十方从容地在怀中取出一颗金黄金黄的金石,说道:“这够吗?”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