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二百八十五章 难缠的对手

他率先攻击燕淳志,一剑掠去,凌厉的杀气直接将后者的马给惊了。

燕淳志脚底用力,瞬间跃上半空,将沈十方的青剑踢开,之后落下地面。

可沈十方不是好惹的,战斗的本能使他知道,这种时候,得乘胜追击。

过去就是来了一招狂傲乱世,四连招让燕淳志左翻右跳,不停地避开攻击。

在沈十方的招数之后,他终于有空闲时间了,从腰间拔出佩剑。

剑,称为武器中的君子,最适合燕淳志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了。

只见他回身一剑,挑开沈十方的攻击后,持续翻身,速度竟然也不慢。在这种时候,他不退反攻,几招便将下风变成旗鼓相当。

旗鼓相当?

那就未必,沈十方的速度,可不是他一个杀手所能比拟的。燕淳志的每一次攻击,都让沈十方完美地躲开,之后还有时间进攻。

“你很不错,但不该看轻我的实力。”燕淳志怒吼一声,身体爆开强光,“去死吧!”

如今狰狞的燕淳志,根本不像初次见面那样。

见多次攻击无果,燕淳志使出他的绝招。他将一股真气外溢,将手中剑松开,让它任由真气的流动控制铁剑穿插攻击沈十方。

这时,犹如十几柄剑在从各个角度进攻着沈十方。

后者丝毫不慌,虽说不容小觑,但他对踏雪寻梅还是有信心的。

只见沈十方不停地潇洒翻身躲避,可这时,那剑又转向过来,他只能险之又险地斜身一避。

然后,他看准时机,青剑与燕淳志的剑交缠在一块,最后一甩,剑飞向自己的主人。

燕淳志没想到沈十方身法如此飘逸灵活,自己的攻击竟然没造成后者一丁点伤害。

眼见那剑归于自己手中,索性再次爆出真气,顿时自己的铁剑又转向沈十方。

见状,沈十方不打算这样消耗自己的体力和真气,于是乎,他瞬间消失在原地,忽然间就出现在燕淳志的面前。

燕淳志目瞪口呆,只能先行应对沈十方的招数。

这边打的火热,连空陵他们知道沈十方身上的伤,生怕后者受伤,于是一个个都按耐不住,前去攻击燕淳志。

没错,就是想以多打少。

这是生死之战,并非是君子切磋,管你什么厚道不厚道。

而那些杀手自然不肯,如果燕淳志死了,他们就少一分胜算。

他们可说好了,一旦领到东乾帝国的赏金,以燕淳志为首的几个中灵大武师分得大份,其余人都能分得小份。

别看这小份赏金,都足够他们逍遥快活十几年了。

所以,不用燕淳志开口,他们已经纷纷投入战斗去。

一时间,这黄土小道上尘土飞扬,却不是风吹的。

刀剑相击的声音回荡在左右,厮杀怒吼声也不绝于耳,痛苦声自然也接踵而来。

当然,这痛苦的声音,是那几个初灵小武师发出的。

因为,他们实在抵挡不住花轻语和司徒洁的攻击。

可是,他们人多啊!

七打二,这是毫无悬念的战斗。很快,司徒洁和花轻语落得下风,危在旦夕。

连空陵正在和孙伟、商晏较量,以一敌二,无暇顾及花轻语二人,而小杨睨也在利用踏雪寻梅和七堂腿

法与余春花周旋,更是分身乏术。

张歉和宋文若也在抗衡那假和尚通海,根本不能兼顾。

只有沈十方,在同伴们投入战斗时,一边注意着一边与燕淳志做生死搏斗。

见到司徒洁和花轻语有危险,他身上腾出无比浑厚的杀气,直接如同真气一样,轰然发出,让燕淳志倒退十几步,不敢上前。

暂时得以脱身,沈十方眼中寒芒一现,瞬间挥过去三剑,三道身影瞬间倒地不起,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而这时,还有另外一个杀手趁机偷袭司徒洁,眼看剑锋快要抵达后者的后心,一股风瞬间过来。

沈十方使出踏雪寻梅,搂住司徒洁的小细腰,顿时离开了攻击范围。

司徒洁在沈十方怀里,无比安心,面带微笑,任由这个男孩带自己在半空中落下。

沈十方没空感受,救下司徒洁之后,并没打算饶过那名偷袭的杀手。

想伤害司徒洁?

没门!

就算是想,也不能!

嗯,沈十方可不许别人欺负司徒洁,他的怒气一上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一甩手,青剑脱手而出,青光如同流星,精准地封喉,那杀手怀着不可思议的表情上了西天。

瞬间,这边七个初灵小武师已经没了性命。

沈十方放下司徒洁后,说道:“你们去帮忙,小心点,多用踏雪寻梅与之周旋。”

司徒洁点点头,说了声小心点,便去帮助连空陵去了。

沈十方取回青剑后,第一时间回到燕淳志的身前,因为后者才是杀手之中最危险的人物。

过去二话不说,沈十方便是一招一指天下。

这一招对于修为比沈十方自己高的人,并不奢望能一招制敌,而是为了迷惑燕淳志,以便下一招的衔接。

燕淳志杀人无数,战斗的本能让他往左边退去,而不是正面抵挡,

他没把握精准拦截快而猛烈的青剑。

沈十方似乎知道他会变招,随即下来便是狂傲乱世。

燕淳志暗道一声糟糕,没想到沈十方的变招会在一瞬之间,只能慌忙抵挡。

而这时,沈十方的力量似乎变弱了,咧嘴痛哼一声,力道大不如从前。

这是……他扯动了腹部的伤口,引起伤口裂开。

燕淳志眼睛一亮,看见沈十方腹部的衣裳已经被染红,心想后者应该是旧伤复发。他抓住时机,往沈十方的腹部来了一击重腿。

沈十方倒退几步,卷缩成虾米模样,单膝跪地,一手捂住伤口。

本来面对这样一个中灵七重的大武师,沈十方虽说取胜不易,但不至于落败。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可现如今自己的旧伤让他暴露了自己的脆弱点,接下来燕淳志肯定会想法设法攻击腹部的伤口。

一时间,沈十方想不到好办法,咬牙站起身,目光环顾一圈,看着问题不大。

同伴们虽说修为不如杀手,但凭借自身的武学,竟也勉强打个平手,甚至连空陵在司徒洁的相助之下,连连将那两名杀手造成不小的伤势。

而小杨睨更是直截了当,一招漫天残下去,那余春花那里招架的住?连连败退。

只可惜,小杨睨的绝技也就是三板斧,一下子没击倒对手,只能用腿法对抗周旋。

七堂腿法

曾经作为祁汀大洲第一腿法,确实不错,但小杨睨的修为落下余春花一大截,这便多了几分危险。

张歉和宋文若的默契本身就很高,加上千击战技而演变的剑法,俩人根本没有一点危机。

那通海不过就是真气比他们多,力量比他们大,可在技巧武学上,是远远不如的。

“你看,你的人快要招架不住了。”沈十方忍痛说道:“再打下去,你也杀不了我,只能两败俱伤。”

燕淳志嘲讽道:“呵,你怕了?都说你如何了得,现如今看来也不过徒有虚名罢了。”

沈十方眼睛眯着,身上发出一股危险的气势,他冷声说道:“是吗?”

说罢!

他耍了个剑花,手指在剑锋抹过,血液瞬间融入青剑。

“以我之血……借万物之灵!”

话毕,沈十方使出他的杀招,此招一出,像是天地为之变色的气势。

燕淳志那里见过一个修为比自己低的人会有如此力量,略微迟疑吃惊之后,便试图抵挡。

就连周围的杀手都停下来攻击,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燕淳志面对如飓风般的攻击,先是胡乱地挥出一剑。

这一剑刚好削在沈十方的左手胳膊上。他吃痛之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依旧使出追月流星。

第一剑,将燕淳志的铁剑直接砍断,如同切豆腐一样。

不到第八剑,燕淳志已经抵挡不住,身上多了力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沈十方停下来,看着浑身血淋淋的燕淳志,提剑而立。

“咳咳。”燕淳志气血不畅,咳嗽了一声,说道:“你比我想象中的强大。”

他站起身来,阴冷一笑,又说道:“不过,你好像技穷了吧!”

沈十方没想到燕淳志居然能在自己的杀招中活下来,心中暗叹后者的生命力如此强悍。

“那么,让我让你感受感受,这才是真正的中灵力量。”

燕淳志的话刚说完,沈十方的身影又过去了。

开玩笑,看燕淳志的模样,像是在积蓄力量,意图全力出击。

作为生死之战,沈十方他自然不会给燕淳志威胁到自己的机会。

于是他来了,提着祁汀大洲第二的青剑,如同战神降临,剑锋破开空气,带着气爆声,刺向燕淳志的喉间。

“轰!”

沈十方来时速度很快,可退回去更快,口中又狂吐一口鲜血。

“怎么回事?”沈十方半躺在地面上,惊疑不定地看着燕淳志,自言自语道:“他居然还有真气外溢!”

他确实小看中灵七重的真气量了,以为燕淳志黔驴技穷了。

没想到,经过这么久的战斗,燕淳志还能有真气外溢。

要知道,真气外溢是最为消耗的一种集攻击与防守同在的手段。

燕淳志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表情。”

没等来沈十方的回话,燕淳志已经又动手了,趁沈十方正值虚弱之时,他的出手,是全力一击。

连空陵见状,正欲前去帮忙,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孙伟、商晏又挡在跟前。

连空陵恨得牙痒痒,怒喝一声,凝聚真气,拳头上萦绕着真气,猛然向商晏砸去。

“卧龙冲拳!”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