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二十九章 丹田封锁

几个人漫无目的的逛了半天,直到傍晚时分才吃了点东西找了地方住,这里是城西的一家店,是应沈十方要求,需要僻静的地方。

因为进流云宗在即,沈十方需要办一件事,等到深夜他便开始。

现在,他们在房间里侃大天呢。喝着茶,吃着瓜子,别说有多惬意。

也没法,有些事情不是急就能办到,需要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比如说找东乾帝国算账,得学一身修为,学修为就得先去流云宗搞清楚为什么离脩执意要他们学踏雪寻梅?

那上流云宗更不用想了,得铺垫一下吧?所以他们并不是真的在浪费时间。

“连大哥,接下来你要去那里?”沈十方品着香茗,以前过的日子能温饱,但也是粗茶淡饭。

回想起天纵银庄,不是离脩不能给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沈十方,只是你在农村里不耕种还好吃好喝的,不引人瞩目才怪。

更何况,离脩让沈十方吃点苦还是好的,至少以后他会忆苦思甜,不会成为没用的人。

“我啊,还是要去北翎国办一件事。”连空陵说道北翎国这三个字的时候,明显语气有所不同,眼神里也透出一股寒光,似乎好像有些恩怨一般。

至于什么事,沈十方不打算问,他不说自然有他的缘故。

沈十方点点头,叹气说道:“此去一别,我们不知何年才能与你相聚?”

现在他们的友谊,不是非同一般,同过生共过死。

别离在即,难免有些感伤。连空陵是他入了江湖以来,第一个朋友,路上也不知道帮他多少了,也很对脾气。

“我想过了,这个世道,确实很多不平不公不义之事。我想行侠仗义,你想为亲人和受害者讨回公道,我们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连空陵满怀侠义之心。

或许跟他的出身有关系吧,父母可能给了他太大的感触了。

沈十方眼睛一亮:“这么说,你是怎么打算的?”

沈十方心里其实已经猜的一二了,只不过想要亲耳听连空陵回答。

连空陵稍微组织一下语言,喝口茶说道:“这样,咱目标既然一致,一年后我们在这里重聚,再打算下一步。

一年后我办完事回到这里,希望你们两个已经学会踏雪寻梅,我猜想,你到时也会有进一步的打算。”

“这么说,我们可以和你一样当个游侠了?”小杨睨眉开眼笑的,这样他就能一边历练,一边寻找父母的下落,恢复七堂宗是他未来最为重要的事。

沈十方对小杨睨是十分了解的,正如小杨睨了解他一样,自然明白小杨睨的兴奋从何而起。

可始终没有对他说什么,自己也会帮助小杨睨的。转而对连空陵说道:“如此甚好,待来年你我三人再一次举樽共饮,一醉三日。”

“好,就这么说定了。”连空陵伸出拳头,当三人的拳头再次撞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未来注定要连在一起了。

紧接着,他们一人在房前,一人在房内,替沈十方护法。

因为,今晚沈十方要用穴

位方法封锁丹田,避人耳目,为上流云宗做好准备。

此举也是无奈,放在任何一个宗门,十六岁的中灵强者,就是一个极为稀罕的存在。目前在整个大州,十六岁的天才是有,但也寥寥无几,更何况能有初灵就是宗门之宝了。

沈十方先是将体内所有真气控制在身体各个部位,检查是否有异常的存在。

“下丹田正常,可以归位,中丹田也没问题。”沈十方暗想这每处的真气。

突然,他眉头一皱,惊讶的感觉到,上丹田感觉是没问题,可是始终没办法全部控制。

“难道,跟上次一样?不行,这种力量以我现在的修为实在无法驾驭。”沈十方心里打算上中下三丹田,留上丹田先不封锁,不然弄巧成拙,反而让这神秘的异常害了自己。

他感受着身上穴位的位置,先是将真气九九归一,除了上丹田,其余俩丹田各自回收。然后二指并拢,做出几个法诀的形态,往身上的三个穴位同时用力点去。

“啊”沈十方点完下丹田的时候,痛苦的喊了一声,脸色发白,没过一会他除了脸色,痛苦之意已经全无。

连空陵在房间内一边观察着周围动静,一边观察沈十方的状态,看见他痛苦的模样之时,已经来到他身边,扶着沈十方,不让其掉下床去。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怎样?成功了?”连空陵满怀期待,对于沈十方的能力,他没有半点羡慕之心,反而挺自豪的,如果有一天自己的好朋友成为祁汀大洲的最强者,他可是脸上发光了。

“无碍,还剩一个。”沈十方说完,再次盘腿坐后,两个手掌一上一下在胸前,念着莲月心诀的口诀。

十几息的时间,他再度二指并拢,点在中丹田的左右各两个穴位上,这四个穴位全是痛穴,关键右手有一个痛穴还十分接近巨阙穴,若有不慎点错,可是要命了。

这几个动作就考验了沈十方学习千击战技的成果了,十分娴熟,没有任何差错。

当然,同样的痛苦还是发生了,沈十方痛苦的声音贯穿整座客栈,汗水如下雨一样,脸色比刚才更苍白,且无力。

休息了一会,连空陵拿着一杯早已准备好的凉茶水递过来。沈十方没有接,而是去拿起茶壶将水哗啦啦的灌进喉咙,一阵说不出来的舒畅。

沈十方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挺住了,要不是意志力坚强,恐怕这痛感还真能要人命。

试想一下手指甲被掀开再放些细盐这种痛苦,就知道沈十方所言不虚了。更何况封穴这种刺痛感是伤口撒盐的几倍。

“连大哥,我试一下能否运用真气。”沈十方对着连空陵说道。刚想进行一番动作,放门口外面响起了吵闹声。

连空陵打开门,看见小杨睨在拦着店家和账房先生、店小二、住客等一群人,左推右挡的,画面混乱不堪。

“都安静,听我说。”连空陵大喊了一声,场中才静若寒蝉,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气场压抑着他们不敢动弹半分。

呵,面对普通人,中灵的气势可不是盖的。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要硬闯我们房门?嗯?”连空陵厉声喝着他们。

店家见众人都没站出来说话,于是便回答:“客官切莫误会,我等是刚才听到有人痛苦大叫,便以为这里闹出人命了,便合伙来此想一看究竟?咱家店本小利薄,要出人命了我这生意可做不下去了。”

“店家误会了。”沈十方从容的来到门口,苦笑两声,心想下次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不然还真容易发生误会和意外。

于是对众人说道:“刚才我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有些疼痛,你看我等不就是住店的三人吗?何来人命?”

“既然如此,多有打扰,抱歉了。”店家恭敬地一边说着,一边遣散众人。

“各位朋友且慢,是我的问题导致打扰到各位了,心中愧疚不已,这样,今夜各位的房费就算我的。”沈十方边说边拿出一张银石票给店家。

店家看见竟然是一张五十银石面额的,说什么也不收,说是房费不值如此之多。沈十方硬塞给他,店家坳不过,最后人群才散去。

沈十方是觉得这些人心地不错,还关心是否有人有性命之忧,无惧危险。

而不是直接来责怪三人影响他们作息,便怀有种愧疚感,所以才豪气了一回。

毕竟,他用不上这些银子,钱庄的钱又是用东乾帝国给的军费所赚,故而没有什么舍不得。

连空陵和小杨睨自然也理解沈十方的做法,也不多问。

与此同时,某个大小姐却睡不着,在白溪城铸宝园的正厅前,仰望夜空,看着繁星点点,享受着春风拂面。

“见宁哥受伤,缺月宗肯定会找离恩的麻烦。以缺月宗宗主的秉性,这么疼爱见宁哥,离恩恐怕有危险,但愿他们不会相遇到。”司徒洁独自一人在这里想着事情。

不过,为什么会担心他呢?自己也想不清楚。就像他说的一样,不过是萍水相逢,从此就天各一方,何必在意呢?

“不行,还是得给父亲写个信,告知这些天发生的事,希望他能劝微生伯父,不要找离恩他们麻烦。还有,一定要他给游燕坞点教训。”司徒洁下定了决心,便走去书房准备文房四宝。

对于游燕坞,嗯,确实她很善良,只是给点教训。

若是换作其他名门望族,游燕坞不知道被铲平了几回了,毕竟,现在他们的实力不再是十大宗门了。

这是几天前江湖流传的事,因为实力下滑严重,便让江湖宗门重新排名。

等司徒洁写好以后,吩咐在门外的卫士说道:“将此信迅速送回竹新城我父亲手里。”

“是,大小姐。”卫士说道,正欲离开,司徒洁又叫回了他。

“你把信交到我父亲手上以后,暂时别回来。”司徒洁好看的眉毛轻轻皱着,十分可爱。

卫士丈二莫不着头脑,正想问自己去往何方还是就待在那里之时,司徒洁补充道:“在竹新城周围,查探一个叫做离恩的人。记住,隐秘一些,只能告诉我一人。经费你现在去找分园主要,说是我让要的。”

卫士告辞,司徒洁走出房门,又抬头看夜空自言自语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