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三百一十八章 庄莘的消息

沈十方说罢,一个踏雪寻梅发动,瞬间冲破那些武将的防御,一只手将江渊朝丢回去连空陵脚下,然后又回到原位。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看着连空陵踩着的江渊朝,沈十方冷冷地说道:“你们该知道,我杀你们易如反掌。可是,在我的印象中,南琉国国主一向是仁君。可现如今……让我失望透了。”

说罢,沈十方单手手心凝聚了一股真气,化作一柄剑,指着江渊朝。

安朴一看,这不是昨夜商议之中的事啊!肯定是沈十方真的被激怒了,故而才如此。

他相信,沈十方真的会杀掉江渊朝的,到时候事情可就大发了。

而眼看国主仍旧无动于衷,似乎在测试着沈十方的忍耐。

慌忙之下,安朴连忙出来说道:“十方且慢!”

对于安朴,沈十方还是很有好感的,前者真是一个为百姓做事的好将军。

不仅连年带着定南卫暗中保护着南琉国,还得负责皇宫的安危。

可这……并不表示就能让沈十方消除怒气。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倘若想让司徒洁不开心,那么沈十方管你丫的是谁?大不了带着一众人去投奔阿心,一样能做事。

眼看阻止无果,安朴下定决心说道:“你若胡来,要毁了离脩对你的厚望吗?我告诉你,离脩没死,正在与我们得师父在重修丹田,只要你强大起来,他一定会出现。”

听完此言,沈十方的怒气一消而散,眼眶的泪水在打转,不知不觉中……嘴角扯出笑容。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你……你说什么?父亲没死?”

安朴郑重地点点头,说道:“本来他不让我告诉你的,担心你会有顾虑与依赖心。现在,千万不要做出一些让他难以为人的事。”

沈十方低着头,正处于两难之境,那江傅却是开口了。

“好了,闹剧就到此结束吧!”江傅说道:“朕收回旨意,我看得出,司徒洁和你是两情相悦,棒打鸳鸯,不是一国之君所能做出的事。”

沈十方猛然抬头,不知道为何江傅突然改变主意。

可后来一想,那江傅好像丝毫不在意沈十方的行为,似乎在测试自己什么。

“可以放开渊朝了吧?”江傅乐哈哈地笑道:“如今都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他了。”

连空陵望着屋顶,一副轻佻的模样放开了江渊朝。

“此事告一段落,谁也不许再提。”江傅威严地说道:“安朴,想必这孩子有许多事问你,你就随他们离去吧!”

“是,臣遵命。”

说罢,他领着这些小家伙离开。

对他而言,确实是小家伙。

沈十方紧张地跟着安朴,心中还暗自高兴。

离脩活着,这绝对比自己开启高灵境界还值得开心。

在殿外,不等安朴开口,沈十方便说道:“安将军,我父亲真的还活着吗?”

“是啊!老师真的还活着吗?”

安朴笑了笑,说道:“瞧你们俩,难不成不希望他活着?”

“不,当然不是。”沈十方连忙说道:“只是我亲眼看见他身负重伤而坠海,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虽然,我也曾一度怀疑他有可能还活着。”

安朴笑道:“你怎么怀疑呢?为什么不相信他又这本事?你要知道,千击战技可是穴位功夫,在落海时,他封住了身体重要的经脉,才没有让血继续

留。

可是,虽然捡回一条命,但他的丹田已经全毁了,几乎成为一个活死人。可他还是凭借毅力在恢复,身体正渐渐好起来,还有望将丹田修补好。”

“这是真的吗?”小杨睨问道。

“你丫缺心眼啊?”连空陵没好气地说道:“难不成安将军会拿这种事来逗你开心?”

可不是,如果安朴是为了阻止沈十方而编出这样的谎话,只怕后者拆穿谎言后会疯了。

“好了。”安朴说道:“待时机成熟,他会出现的。现在,你们赶紧去做你们的事。”

沈十方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拜别了安朴,出宫与白岩汇合。

当白岩得知离脩还活着,那兴奋不比沈十方少多少,简直快要欢呼雀跃了。

随后,他们便出发了。

在往后一段时间里,他们都在赶路中渡过。

很快,他们再次来到天子山。

现在看那悬浮在山口的太炉剑,依旧散发出强大的力量。

世间的所有兵器,都是依靠人才能发挥力量。

而这柄太炉剑不同,它能自身迸发出能量,仿佛它的力量要驾驭在人的上面。

走到半山,他们看见了半山小屋,屋前正有一个黑袍人背对着,似乎在专门等着他们。

“回来了。”黑袍人转过身,说道:“很好,虽然晚了些,总算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沈十方点点头,深深地鞠躬行礼,他说道:“十方拜见莫叔父。”

莫叔父?

哪个莫叔父?

有人在好奇,可有人的心如同惊涛骇浪般。

他便是白岩。

他颤抖着双唇,一步一步走出来,很是感伤地说道:“你……你是?”

黑袍人摘下斗篷,慢慢地又将面具拿下,露出一张沧桑的脸孔。

“老白,将近二十年不见,都快忘了我了吧?”

见到这张既熟悉又那么陌生的面孔,白岩笑着笑着,就哭了。

这时的他,像极了一个孩子。

他猛然擦干泪水,“噗通”地跪在地面上,朗声道:“属下拜见护卫将!”

此人……正是莫寒非,沈牧的护卫将,白岩的直属上司,沈家军的兄弟。

众人看着这一幕,心中隐隐约约在感动,几乎眼泪要夺眶而出。

莫寒非用他仅存的一只手扶起白岩,看着昔日的属下,昔日游荡江湖的兄弟,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种笑容,是开心的。

“老白,你也老了。”莫寒非咧着嘴笑道。

白岩也笑道:“岁月不饶人,我们都湮灭在时光里了。”

是啊!

想当初沈家军名扬天下,让那些恶徒闻风丧胆,这是何其风光啊!

现如今,能记住沈家军的也只有那些老头子了。

白岩一看,发现不对劲,眉头一皱,说道:“寒非兄,你这胳膊……”

莫寒非看着空荡荡随风飘扬的袖子,淡淡说道:“没事,当年没的。”

沈十方知道他说的“当年”,就是为了救他们一家人的时候。

沈十方沉默了。

不管是莫寒非还是白岩等人,又或是离脩,他们为了自己一家牺牲了太多。

现如今,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谢意。

一句感谢太轻。

白岩也沉默了。

莫寒非转开视线,扯开话题说道:“小子,看来这趟利加斯没有白跑,你所获颇丰,修为现如今已经高灵了吧!”

沈十方讶异地看着莫寒非,自己都没有凝聚丹田,居然都能看出自己的修为,实在不可思议。

“你也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莫寒非说道:“一个高灵寻仙客身上的气息是骗不了人的,你眼神里那股忽隐忽现的强悍,让人一眼就能知道。所以,你要学着隐藏。”

沈十方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莫寒非想了想,说道:“你既已经回来,如今也入了高灵境界,不妨将离脩给你的锦囊打开看看。”

沈十方这时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离脩之前给的锦囊。

虽然很好奇为什么莫寒非会知道锦囊这件事,可还是先从凝露玉中取出来锦囊。

他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些字。

“天子山,莫寒非会告诉你母亲的消息。”

沈十方读完之后,神情很是紧张,惹得几个同伴也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

“叔父,这……”沈十方还没说完,莫寒非就打断了他。

“没错,离脩早就知道我的消息,我也知道你的消息。这一切都是我和离脩商议的,等你入了高灵境界,再告诉你想知道的。”

“那么……我母亲她……”

莫寒非叹息一声,说道:“你母亲她不愧是庄不扬的妹妹,更不愧是将军夫人。她了解你的一切,每年离脩都会寄来书信,告诉夫人你的情况。

可是,她说过,你一日未报家仇,她便不见你。等你什么时候报了仇,她才肯见你。

她这样做,无非是想你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像你父亲一样。她不需要只想留在母亲身边的儿子,她要你以天下百姓、以家仇为重的男儿。

现在,你明白了吗?这就是你想要的答案,你母亲拒绝与你相见。”

沈十方“噗通”地跪在地面上,双手杵着地,他明白母亲的初衷,更明白自己肩上的重任。

可他……再怎么样,也是一个缺少母爱的孩子。

自他一岁之后,他就没有感受过母爱,也没有见过母亲的样子。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沈十方此刻他再也忍不住了,跪在天子山上,低着头,眼泪不断流淌。

霎那间,太炉剑一阵躁动,其能量不断外溢,让附近云彩散去。

可这种情况,没人注意到。

莫寒非叹息一声,打个眼色,让大家都先行退去一边,让沈十方自己待一会。

众人都明白,便一同走去小屋里边。

司徒洁几人还回头看了一眼,担心沈十方想不通。

沈十方发泄了一下心中的情绪,自他懂事,足有十年光阴,这十年的思念,得到的是母亲对自己严格的要求,并没有想象中那种温柔。

可他也知道,母亲是对的。

家仇未报,就算相见,又有几分安乐?

沈十方想起了修罗殿,想起了拆散自己一家的青刹,他怒吼一声。

顿时,天子山摇摇欲动,仿佛地龙翻身,一些石头在山体中被震落。

突然明媚的天气,在这一声巨吼中,天空渐渐堆积起乌云。不一会,便下起了倾盆大雨,电闪雷鸣。

不巧,一束闪电正好击中……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