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三百二十二章 踏平地,捅破天。

看这一掌似乎没多大出奇,很是平凡,却是蕴含着高灵境界的力量。

他这一掌,率先将一名把刀指着司徒洁的士兵给收拾了。

那名士兵轰然撞在人群中,顿时倒下一大片。

敢用刀指着司徒洁?

找死!

他的洁儿,不许任何人威胁。

“啊!”

那名将军见手下就这样被杀,怒气升起,拔出手中刀,直接劈向沈十方。

沈十方挥手一剑,锋利无比的青剑将战刀轻易砍断。

拿着断刀的将军见状,竟不敢再有半分动作,连忙退后几步,望着断刀的眼睛,充满着不可思议。

削铁如泥啊!

再仔细看青剑,他方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十大名剑的青剑,怪不得这么锋利。

等等!

青剑?

难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天煞?

再仔细看他的容颜,将军顿时脸上浮现出苦色。

这叫什么事?

居然让自己带着这么点人来捉拿天煞,这怕是叫老子送死吧?!

要知道眼前的欧阳勉、修罗殿的一众高手,都对天煞无可奈何。

再者,高灵寻仙客都让天煞杀了不少,老子一个大武师你让我怎么活?

将军心中不停地骂着自己的上官,盯住那胖子,想要骂后者一个狗血淋头。

再看沈十方,他逼退将军是为了震慑众人,并不是想要将军的命。

且看这将军,倒也知进退,知道敌不过自己便安分地躲在一旁去了。

“本官乃泉安城太守崔同,听闻有人光天化日,在本官的辖区之下欲要行凶杀人,是你吧?”

沈十方冷冷地盯住崔同,冷笑道:“我再说一遍,江湖事不是你能管的。要是想死更多人,你尽管插手试试?”

崔同叉着腰,鼻孔朝天,他说道:“好大的口气,在这里没有江湖事,通通都得我管,你站的这块地,是本官的地;你顶的这片天,是本官的天。本官让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天亮。”

沈十方一愣,本来酝酿好的严肃气氛,愣是给这胖子给逗笑了。

听这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阎罗王要来了呢。

沈十方摇摇头,轻轻说道:“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把你这地踏平,把你的天捅破!”

他动了动三根手指头。

见状,司徒洁等三个姑娘纷纷拿出武器,背对背依靠着,形成三角。

这是面对被围困时最好的站位,相互配合,能发挥出最强的攻击和防御。

她们的速度很快,可有人的速度竟也不差,已经和官兵们交上手了。

这便是小杨睨三个爷们。

他们与沈十方默契十足,知道后者的意思。

三人出击三人防守。

论进攻攻击和爆发力,除了沈十方,没人比得过小杨睨。

只见他一脚蹬上连空陵肩膀,一跃而起,顿时凝聚真气在脚步。

落下时,如同烈日坠下,顿时光芒淹没了官兵。

“轰!”

小杨睨一击便杀伤十几人,官兵们根本没有防御的能力。

落地后,小杨睨的腿法尽情发挥,一脚就能让这些官兵丧失战斗力。

而另一边,连空陵早就取出一副铁手,对着那名将军就是一顿攻击。

吓得崔同连忙远离。

话说连空陵这副铁手,可是铸宝园重新打造的。不仅十分坚韧,在使用时里面的拳头根本不会感到震感,能抵消不少攻击。

换句司徒晨说的话,这铁手可抵消高灵以下任何利器的攻击。

这就是与沈十方的软甲护腕、小杨睨的追风靴是一模一样啊!

而且,韩不朽向铸宝园定做了不少,千里楼弟子人手一只,包括现在张歉左手中的那一只。

千击战技与剑法同时使出,这种方式还是从沈十方身上得到启发。

因为沈十方经常同时用刺云使出千击战技,用青剑使出二十四字剑法。

片刻,崔同带来的百多号官兵只剩下不到五十,倒下了一大片。

崔同顿时心生退意,没必要为了巴结残阳宗而得罪自己手下人,不然将来没人信服他了。

可没等到他喊停,残阳宗这边有人出手了。

此人正是残阳宗的三长老。

他果断去攻击拥有强悍攻击力的小杨睨。

他的身形就要来到小杨睨的身后,后者还浑然不知。

眼看危险将近,沈十方脚底亮起符文光芒,顿时消失在原地。

下一个呼吸间,已经出现在小杨睨身后。

他愤怒地看着三长老,凝聚全部真气在青剑上,刚猛且迅速地攻击过去。

“堂堂残阳宗,竟然偷袭!”

伴随着沈十方的声音落下,青剑带着滔天力量撞击在三长老的身上。

这一剑,让人为之色变。

那欧阳勉暗道一声不妙,却无可奈何,想要救援也来不及。

他自问速度比不上流云宗。

三长老本着偷袭一个大武师的力量而去,却不料突然出现一个沈十方。

淬不及防之下,他只好用手中剑抵挡。

同为高灵寻仙客,比拼力量,本来应该不相上下。

可是,沈十方是全力一击,他却没能瞬间凝聚全部真气防御啊!

所以,三长老像一个断线风筝一样飘了出去。

直到撞在屋檐中,然后狼狈地倒下来,还有一些被撞碎的瓦片砸在身上。

看这模样,着实狼狈。

全场鸦雀无声,崔同连忙让剩下存活的官兵退到一旁。

那将军也身负不轻的伤退去。

开玩笑,连空陵可是有着非常强悍的拳法,是祁汀大洲上唯一一个能与千击战技一拼的,能好过吗?

众人看向三长老。

他已经艰难地捂住胸口盘膝坐定,嘴角溢出的鲜血证明,他的伤不轻。

他调转真气,缓缓在调理体内紊乱的气息。

若不是他用了七成的力量去偷袭,恐怕已经身亡了。

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欧阳勉阴沉说道:“你惹怒我了,今日别说你跑不掉,他们一个也活不成。”

他指着司徒洁他们。

沈十方脸色冷峻。

“你威胁我?”

“嗯,也不是不行,你可以威胁我。”

“但你不应该威胁她们。”

沈十方护犊子的性格,还真……好!

欧阳勉说道:“由不得你!”

话音落下,他挥挥手。

残阳宗的弟子中有人开口。

“众兄弟,这厮冒犯宗门,还打伤三长老,我们一起上!”

面对气势汹汹的人群攻击而来,沈

十方将青剑甩出去,然后暗自用真气控制。

青剑如同一个青色的圆片,旋转着出去,从那些最前面的弟子们喉咙掠过。

“噗!”

……

随着血光现,顿时,倒下一圈的残阳宗弟子。

这是二十四字剑法的大海波澜,被合围时用之最为合适。

青剑回到手中后,沈十方与几个伙伴们便开始了一场不对称的战斗。

七人对几百人,这种情形他们不是没有遇见过。

只不过不同的是,残阳宗的弟子中也有不少大武师,这就让他们举步维艰了。

没办法,沈十方能力越大,只好多些出力了。

他左突右突,并不是主动出击,而是看见同伴们谁招架不住,便利用踏雪寻梅极速的优势,去替他们解围。

沈十方并没有下杀手,出手很有分寸,要么将残阳宗弟子的中丹田打爆,让他们损失战斗力之余,从此也少了至少三成的修为。

要么,就像他刚才之言一样,断了他们的手筋。

虽然看起来残忍,可留着性命终归是最好的。

手筋还可以治疗,生命没了,可以向阎罗王讨回吗?

不能!

所以,沈十方已经仁至义尽了。

毕竟,他们只是听令行事,罪魁祸首还是欧阳勉那几个头头。

可,但凡有人不长眼,想要伤害他的同伴性命,尤其是司徒洁,沈十方可没有仁慈了。

这不,一名大武师趁司徒洁激战之时,又像三长老一样偷袭。

此举顿时让沈十方怒气冲天。

“给我死!”

沈十方愤怒地甩出青剑。

青剑带着破风声飞去,剑尖顶着真气的光芒,“噗”一声没入残阳宗弟子的胸膛。

然后他像是背后被人猛然拉了一把,向后退去。

沈十方看见司徒洁没事了,手在腰间一抹,刺云出现。

他又如猛虎入羊群一样,不停地击倒残阳宗弟子。

见到此状,欧阳勉心在滴血。

他这样弟子都是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今天不到半个时辰,眼看损失了两成。

“劳烦二位长老出手。”

欧阳勉向身后的两位长老说道。

大长老点点头。

“宗主,看我将天煞生生擒拿。”

“所有人退下!”

随着这一声出现,残阳宗弟子纷纷脱离战斗,让出一个位置。

看着两个长老出现,沈十方将青剑拿回,说道:“你们对付二长老,我来解决大长老。”

说罢,他迎头攻击过去。

大长老没想到沈十方竟敢主动出击,区区高灵初启,如何是他高灵二重的对手?

不得不说,大长老有些轻敌。

他不知道,除了真气比不上他之外,沈十方在千击战技等绝世武学加持之下,其实力绝非是高灵初启那么简单。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二人顿时交战在一起。

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十几回合,大长老硬是在招数上奈何不了沈十方,还被后者压制。

他不敢再轻敌了。

面对这样的年轻人,假以时日,定然是残阳宗的大患。

他虚晃一招,连忙念起口诀。

“境域……大地之威。”

“以我之血,借万物之灵,追月流星!”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