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三百六十四章 安朴之威

江澈义愤填膺,说道:“他竟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是真命天子,是南琉国一国之君最好的人选,文能治国安邦,武能征战四方。

他煽动拓江城驻军的情绪,将朕贬的一无是处,还将儿时捉弄朕的事情一股脑说出。到昨日为止,拓江城驻军参与谋反作乱的,已超过五万。”

五万!

整个拓江城驻军不过十万之众。

一旦起兵,那主将定然会利用在军中的威望,蒙骗更多的士兵参与谋反作乱。

这样一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

那些士兵们没有接触过江澈,对于江渊朝出面,再加上主将的“助攻”,岂有不信之理?

认定江傅是江澈害死的。

江澈想到了这些种种可能,心想此事非同小可。

“不知忠义王可知道此事?”农无尘开口说道:“如若他也……”

“不!”江澈一口咬定,坚定地说道:“皇叔不会的。”

他清楚江诩的为人。

农无尘叹息一声,说道:“当下应该想办法吧!趁现在他们还没有行动,将其扼杀。”

江澈说道:“朕已经安排了,先让安朴进入拓江城军中,以朕登基犒劳三军为由,接近拓江城驻军,一举与定南卫拿下拓江城驻军的几个主将。

只要主将没有了,那些士兵绝对行动不了。再调动黑亡山守备司和白溪城军前往拓江城威慑,让人对士兵们说明一切,便可安全无恙。”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

原来,江澈早有对策,做出了安排。

农无尘微微抬头,问道:“那……清平侯……做何处置?”

江澈压着怒火,说道:“先控制了再说。”

农无尘心想也只好如此。

拓江城。

城东军营。

五月二十日,午时。

安朴望着“拓江城守备军”几个大字,眼中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他身后是一百名中灵以上的定南卫,每人身穿统一由竹新城定做的战甲,其气势可敌万军。

经过两年以来,定南卫已经越发成熟,每一次执行任务,都完美完成。

一旦有威胁到南琉国安危时,便是定南卫出动的时候。

军营的守卫见到安朴这群人在军营前一动不动,心中好奇之余,便想驱赶离去。

他们不认识安朴,更不认识定南卫。

“你们干什么的?赶紧离开。”一名守卫喝道。

安朴眯了眯眼,沉声说道:“吾乃南琉国护国卫将军安朴,请拓江城守备军洪瑞将军接旨。”

守卫一听,护国卫将军亲自到来,这还得了啊?

要说自己这里的主将洪瑞,也不过是正五品的武官,而护国卫将军可是正三品武官,相差一大截呢。

于是乎,一名守卫行礼过后,连忙跑进军营禀报。

片刻之后,几名将军模样的人匆匆出来。

为首一人面容粗犷,身材高大。

此人便是拓江城守备军主将洪瑞。

他身后的是他的副将卢源,还有五名校尉。

“末将拜见护国卫将军。”洪瑞单膝行礼。

看着表面没什么问题,实则洪瑞心里起了波澜。

他暗道:“此时他来做甚?莫非事情败露?若真的如此,只好……杀。”

他的眼中起了杀意。

安朴看在眼里,可若无其事般向后伸手。

后面的

一名定南卫将圣旨取出,说道:“拓江城守备军定远将军洪瑞听旨。”

“末将洪瑞在。”

“奉天承运,圣上诏曰:新君将立,特许南琉国各军同庆,犒劳三军,设宴三日,钦此。”

“末将接旨。”

洪瑞接过圣旨,心中想着这是何意?

不由得他多想,安朴开口了。

“洪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洪瑞皮笑肉不笑道:“是啊!不久前安将军方才来过,末将没想到您这么快又来了。”

“怎么?不欢迎吗?”安朴平静地说道。

洪瑞心头一惊,连忙说道:“没……没,怎会呢?安将军里边请。”

众人进去军营。

随后,洪瑞吩咐伙夫起火摆宴,接待安朴一行人。

酒席开始后,洪瑞等人非常热情,争先恐后地向安朴敬酒。

眼看酒过三巡,安朴突然放下酒樽,淡淡说道:“各位同僚,朝廷可有对不住你们的地方?”

此言一出,拓江城驻军方面的将领冒出一身冷汗,酒意顿时全无,清醒无比。

安朴的语气也让人感到寒冷。

无人敢回答。

洪瑞结结巴巴说道:“安……安将军,此言……何意?朝廷自然没有对不起我们。”

安朴冷笑一声,说道:“哼!既然没有对不住各位的地方,各位协助清平侯私募家兵、来往密集、备粮买草,这种种行为又当是何?”

话音落下,安朴活生生将铜制的酒樽给捏变形了。

拓江城将领们心中大惊,心想安朴怎么知道的?

他们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没人能知道。

殊不知,在有心人调查之下,什么都知道。

更别说定南卫这种强有力的机构了。

洪瑞强行让自己镇定一下,冷静地说道:“安将军是否误会了什么?又或者道听途说了什么?我等并没有如此,又是谁人告状?这简直是血口喷人,还请安将军为我等平冤。”

“是啊!定然背后有小人污蔑我们,安将军可得为我们做主啊!”那副将卢源也说道。

这些人沆瀣一气,安朴岂能不知?

洪瑞微不可察地向卢源投去赞赏的目光。

只要死不承认,安朴又有什么证据证明呢?

要知道,那江渊朝和他往来的书信可是被他烧毁了。

不过,那江渊朝家中有没有书信,洪瑞就不知道了。

果然,安朴眉头一皱,这些人无非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只要让他露出一丝马脚,今日就能把事情办成了。

若是现如今直接将这些人拿下,恐怕还真让人怀疑安朴是在以官压人,在污蔑冤枉拓江城驻军。

那么这样一来,安朴会成为众矢之的,更加让守备军十万兵士起兵谋反有了个理由。

安朴猛然拍桌子,说道:“证据确凿,还想抵赖不成?难不成,圣上会冤枉你区区一个五品武将?”

他想通过威逼,来让洪瑞露出马脚。

可洪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说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不过,若是像古人那般,惨死风波亭,只怕让后人不服,让拓江城十万兵士不服。”

他这是反将一军,用十万兵士威胁安朴。

“那么,你是想杀我吗?”安朴冷眼相待。

洪瑞心里已经起了杀意,冷笑道:“不敢,安将军可是圣上大红人,末将怎

敢造次?只不过,若是无理想要动末将,还得问问十万兵士肯不肯?”

话音落下,同桌的将领手已经摸到了佩刀刀柄上。

而且,一队兵将走进了这个大厅。

“放肆!”安朴见到眼前一幕,怒喝道。

洪瑞暗想既然已经败露了,虽说安朴没有证据,可若是让安朴离开,恐怕起事就难了,会让周边的驻军有了准备。

所以,他要杀了安朴自己一百定南卫。

到时,只要谎称安朴想要意欲谋杀朝廷命官,便能名正言顺了。

洪瑞打个眼色。

旁边的一名校尉微微点头,然后迅速拔出战刀,横砍一刀过去。

他距离安朴最近,又想用速度取胜,心想十拿九稳的。

可接下来,他还是后悔了,太过高看自己了。

只见安朴一动不动,只是眉间上丹田亮起光芒,身上的气势也升起。

这是……杀气!

安朴利用真气外放和杀气,直接化成形,穿过那校尉的心脏,眼看没了生气。

“小小校尉,竟敢对我对手。”安朴怒喝道:“本将堂堂护国卫将军,岂是浪得虚名?”

话音落下,安朴的气势更加浓烈,让拓江城将领们心慌意乱。

洪瑞不管太多,大手一挥,喝道:“都给我上!”

那些冲进来的士兵挥舞着刀剑,一个个冲向安朴。

安朴根本都没放在眼里,只是放下了酒樽,换了一个茶杯,还吹着杯中漂浮在水面的茶叶。

眼看就要得手。

就在这时,十几道黑影瞬间破窗而入,一道道刀光剑影穿梭于士兵的身体之中。

瞬间,刚才还活生生的将近二十士兵,已变成一具具尸体。

定……南……卫!

洪瑞瞪大眼睛,暗道定南卫实力竟然恐怖如斯。

安朴淡淡说道:“

眼下根本不能再做选择了,他呼喊道:“众将听令,今有逆贼污蔑我拓江城守备军,都给我杀了他!”

他近乎疯狂,竟敢对朝廷三品大员动手,而且还是安朴这个闻名祁汀大洲的武将。

安朴仍不为所动,根本不在乎。

只见得到命令,外边更多等候已久的士兵又围了进来,连同外面的定南卫也被围着。

安朴说道:“别一错再错,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别废话了。”洪瑞说道:“今日你不就是想来杀我的吗?让我看看,你一百单一人怎敌十万大军?”

“哈哈!”安朴笑道:“杀十万人太累了,本将才不做遗臭万年的杀神。况且,黑亡山守备司以及白溪城守备军已经在城外集结,随时进来平定尔等。”

洪瑞大惊,暗道为何自己不知道已被大军包围了?

安朴他站起身来,说道:“不过……擒贼先擒王,千军万马之中取你首级,容易。”

说罢,他挥挥手,让定南卫行动。

定南卫并没有直奔洪瑞,只是在冲击着士兵。

厅中已经打起来,这就是信号,外边的定南卫已行动了,往大厅里集结。

洪瑞暗道不妙,连忙凝聚真气,一个个丹田大亮,高灵一重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可安朴没给他多少抵抗的机会,双手捏了一个手诀,嘴里念念有词。

“持戈战沙场,千军我一人。”

“境域……刀狱!”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