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三十八章 陈年旧信

花泯叹息了一声,在山洞石壁上摸索着,在一个凹凸点出轻轻一按。从石壁里突出一个石台,上面躺着一些信函和书籍,已经铺满了灰尘。

花泯挑了一封泛黄色的信件,递给沈十方说道:“这是重护将在十六年前事发后不久,交给东乾帝国境内的流云宗办事处弟子,随后他们千里加急送到我手中,你看看吧!”

沈十方接过信函,上面写着“呈花泯”三字,信封有些破旧,不像是作假。

沈十方打开已经撕开的信封,认真看着里面的内容:

花泯大哥,别来无恙,今致信与尔,内心实在痛惜不已。沈牧将军一家遭到袭击,凶手是东乾帝国修罗殿,几十强者围歼将军行宫,我等拼死相护,将军死战不退。命令离脩与莫寒非,分别护少主和夫人突围,在城外半月坡汇合,我与将军共七人拖住敌人。

可惜敌人实力强大,人数众多,我等招架不住,沈将军眼看无法全身而退,拼死掩护我突围,命我调查东乾帝国国师。

我愧对将军,无法尽护主之责,悲痛不已,念想将军交给我的任务,便苟活于世。

随后,离脩带着少主并没有在指定的地点汇合,夫人和莫寒非也不知所踪。

今送你书信,望日后见到少主,教他成才,为将军和天下百姓讨回公道。

谨记,今遭受此难,并非全是因为少主是轮回之子,而是沈将军拿到了国师计划阴谋的把柄,具体事端,不便在信中细说。

望君记住,东乾不可信!

重一亲启。

沈十方从信中大致了解到当时发生的情形,心中的悲恨变得极为浓烈,紧紧拽着信纸,红着眼睛。

“唉,孩子,沈牧兄当年也是一方豪杰,为了还人情,便拉着手下几十号兄弟入朝为官,没想到遭受大难,可怜他英雄半生和你母亲二人呐。如今你也成人,也有如此修为,未来可期,现在不必想过多。”花泯惋惜地安慰沈十方,怕他年少一时冲动,杀入东乾帝国,那时可辜负了离脩了。

沈十方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将书信一一叠好,还给花泯说道:“那如今重一叔父在何方?”

“这我不知,自从他交书信给流云宗弟子后便消失了,我不敢过度寻找打听,担心害了他性命。”花泯收起书信,放回石壁内,似乎并不在意沈十方知道此处一样,或者说,相信他。

毕竟,能放在如此隐秘的地方,里面必定是极其重要的东西。

沈十方平息了心中怒火,谦谦有礼的说道:“之前唐突,由于不知宗主与家父的交情,得罪之处,望宗主莫怪,十方在此赔罪。”

花泯伸手挡住沈十方的鞠躬,慈祥的说道:“无妨,你只是在保护自己,并没有得罪之处,如今你有何打算?”

“如今晚辈被修罗殿追杀,虽然这段时间并没有泄露行踪,但唯恐他们追查到,故而改名换姓,遵从离脩父亲的遗愿,前来流云宗学习踏雪寻梅,再做打算。”沈十方说起离脩时,眼中飘过一丝悲意。

花泯拍拍沈十方肩膀说道:“前段时间我收到消息,游燕坞一众百多人在一处地方被全灭,想必是你们所为

。他们一直是东乾帝国的犬牙,估计是收到修罗殿的告知,前去围堵,对于离护将陨落,实在痛心。”

“他们该死!”沈十方一字一顿的咬牙说道,若非他们,离脩怎会与他天人永隔?

沈十方思量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有几个问题?不知宗主能否解惑?”

花泯点头示意,让他询问。

“信中所说的国师阴谋是什么?我母亲是否还在人间?九生令是什么?我真是那轮回之子吗?为何十几年还追着我不放?”沈十方一连抛出几个问题,在他认为这几样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花泯看着冷静沉稳的沈十方,而且还抓住了关键问题,不禁有些赏识的说道:“阴谋我也不知,你母亲下落至今我还在寻找,却毫无消息。至于九生令,那是一部上古卷轴,里面除了强大的力量,还记载着成仙的方法。”

说到这,花泯仔细观察着沈十方的眉间,似乎在寻找什么,又继续说道:“而你,确实是轮回之子,还是这大洲唯一一个真正的轮回之子,一旦觉醒了轮回印记,你将会得到轮回三重天这强悍无比的力量。”

这时,沈十方证实了以前所闻,八九不离十,于是问道:“为什么说是真正的?难道不是那一年出生的都是轮回之子吗?”

“因为你是在进入大轮回年的那一个时辰所出生,故而是最纯正的,所以你的丹田呈红色。至于其他的,只是轮回者。因为东乾国师预言轮回之子,是带给东乾帝国灭国之祸。其实我估计是因为…他惧怕轮回三重天的力量,故而利用东乾国主的昏庸,对你们追杀。”花泯细细道来,为沈十方解答。

沈十方听到轮回三重天,用手抚摸着眉间,心想难道就是之前小杨睨说的那股力量?现在想来确实如此,自己没办法完全掌握上丹田,恐怕也跟这个有关。

而且自己确实是大纪年一年正月子时出生,轮回之子这说法,应该是正确无疑。

现在他得到了更多的信息,父母可能还活着,虽然是很渺茫,好歹有个希望。

至于九生令,其实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让东乾帝国得手,恐怕这大洲会生灵涂炭。

以他们的德行,又有何事不可为?

“要先比他们先找到九生令,这样就有机会对付东乾帝国了,我倒要看看,这国师耍什么把戏。”沈十方暗想道。

他在短短时间里,已经打算好了下一步了。对于九生令,他必须重视起来。

只是,真的能成仙吗?

他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问花泯了。

花泯露出回忆的神色,微笑说道:“九生令是十六年前,我同我父亲在落花轩时,与祁汀大洲一众宗门之人亲眼所见,又是当时元一智证实,所以不会错。只是现在下落不明,去年夏末秋初时,倒是有消息说出现在北翎国,但至今仍未证实。”

沈十方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这些答案,实在有用。想必离脩让他进流云宗,其中原因多少是因为这些。

“宗主。我的情况……。”沈十方正欲开口询问花泯,后者却已经打断他说道:“本来我打算去竹新城去调查你们,但今夜既已知晓,所以你

依然要用离恩这个身份,具体身份我会替你们处理好。而且,除了我,你谁都不可泄露,包括你舅舅庄不扬,越少人知道就越好。不然恐怕流云宗都会遭受大难,虽然不敢明面派兵,但不经他偷偷摸摸的。”

“宗主放心,我俩兄弟自然不会泄露,更何况我们现在的面貌是易容过的,修罗殿恐怕一时无法知道我的行踪。”沈十方胸有成竹的说道。

对于百变生教给他们的伪装术,确实十分适用。

“哦?百变生传授的?”花泯一下子就知道是何人的看家本领。

沈十方点点头说道:“希望宗主不要区别对待我和小杨睨,哦,离杨原名叫杨睨。同时我照样在外门修炼,他继续在修炼塔,这样不会引人瞩目。”

“这个自然无碍,在此之余,我亲自教你踏雪寻梅,以后三天一次过来此处学习,从明天开始。”花泯觉得踏雪寻梅在这世上,没有谁能此他更为了解,于是想亲自教导。此等天资聪颖的沈十方,他可舍不得他人糟蹋。

沈十方彬彬有礼的说道:“多谢宗主,只是司徒姑娘和六师姐那里,恐怕你得找个借口搪塞了。不是不信任她们,只是她们心地善良单纯,怕有歹人打注意罢了。”

沈十方没想到花泯亲自会传授踏雪寻梅,接下来,就是那俩姑娘这方面了,只要她们没问题,就可以安心修炼了。

这样就能早些进行下一步打算了!

花泯笑呵呵说道:“这俩丫头,我倒不担心,不过,还是提醒一下,尽量万无一失。”

他们又谈论了一些东西,都是关于沈十方的经历,和他身上的情况。

看见时辰不早了,沈十方就拜别花泯,独自原路回去了。

回到房间里,小杨睨和大海还有一个叫做尤生的弟子,三人都没有睡觉,大眼瞪小眼的。

见到沈十方回来,小杨睨贱笑着的说道:“哥,你这么晚回来,是不是司徒姐不舍得你还是你不舍得她?”

沈十方没好气的说道:“连大哥的贱笑都让你学全了。还有别乱说,我跟她没关系,有空再跟你说其他的。”

小杨睨看沈十方的眼神就知道什么事了,索性闭口不言。

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大海却好奇问道:“离恩,今晚你那红光是什么东西?怎么能接下离杨那么强的攻击呢?”

“你看错了,那里有什么红光?可能是灯火问题吧?”沈十方随口敷衍着,对于他们,更不能透露一丁点东西,会害了他们。

另一个住处,花泯敲响了闺女的房门道:“轻语,带着洁儿来书房,我有话和你们说。”

花泯转身想走,却发现没有回应,便增加力度,房门“咣咣”响彻后殿小院。

“大半夜的您老人家不睡觉折磨我干嘛?要不您去找大师兄?他铁定听您的。”

房间传来花轻语的声音,此时弥漫着尴尬的气氛。久负盛名的流云宗宗主,居然拿自家闺女没办法。

某个地方里的更子虞在修炼,突然间打了一个剧烈的喷嚏,感受了一下温度。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嗯,是有点凉!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