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五十四章 愤怒一击

“这么说,你是想与我一战?”微生皓天板着脸。

真想不到他胖乎乎的身材,会有如此速度。显然他的修为并不比花泯差,相反可能比他更高。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如若你不给我流云宗一个交代,与你一战有何不可?”花泯说道。

他已经做好万全准备,随时可以发起攻击。但是在此之前,祁汀江湖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宗主对战,不可对各宗门弟子出手,除非弟子先动手。

故而,双方弟子在他们两个拔刃张弩时,都没有轻而易举,只是面面对峙着。

当然,论压迫感,显然是缺月宗的更大。对面流云宗可是几百号人,自己才多少?满打满算不过三十五人。

微生皓天负手而立,沉声说道:“你要什么交代?”

“第一,让微生见宁受我一掌;第二,你自己给自己一掌,力量不得轻于伤我弟子的程度。答应这其中之一,我便让你和你弟子们下山。否则,休怪我流云宗倚仗人多欺少。”花泯冷声说道。

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至少没有占他便宜,也说明了流云宗的气量,并不是你缺月宗可以比拟的。

“哈哈,笑话,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今天,我定要下山,你奈我何?”微生皓天笑道。

对于任何一条,他都是万万不可答应。微生见宁是他独子,自小溺爱无比。如若让花泯出手,有个三长两短的话。

那怕杀光了流云宗也于事无补,人都活不回来。

而第二个要求,更是不可能。这样做,岂非让天下英豪笑话他微生皓天没有骨气?

好歹自己英明一世,宁可一战,不屈服流云宗。

不过,恐怕不是英明吧?江湖都是用恶名来形容缺月宗的。

花泯目光转向微生见宁,淡淡说道:“那好,唯有我亲自动手。”说完,他身影如风,几步就出现在微生见宁面前。

一掌推去,看上去丝毫不起眼的一掌,却蕴含着高灵三重的力量。如果修为达到中灵,肉眼便可看见他这一掌扭曲了空气。

而微生见宁此时呆若木鸡,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花泯的手掌在眼前放大。

可就在此刻,微生皓天来到,也是一掌而出,对上花泯的手掌。

当两大强者的力量碰撞在一起时,“砰”地一声巨响,周边只有灵识修为的弟子纷纷倒下。

而微生见宁由于太近,也被这外溢的强悍真气掀倒在地。

随后,花泯变招,双手如蝴蝶穿花一样不停地攻击微生皓天。而后者也不差劲,任由花泯如何攻击,他的防御滴水不漏。

最后,还是变成械斗了。花泯向不远处更子虞身旁的剑,用真气控制,吸到自己手上。

微生皓天也是捡起地上自己儿子遗落的墨剑,刺破空气,一阵嗡鸣声。

两人打的难解难分,花泯的流云剑法柔中带刚。微生皓天的剑法阴险如蛇,偶尔还大开大合,引诱花泯上当。

微生皓天的剑法,名叫冥灭三王。据说是从九头王蛇战斗演化而成,故而有九招,每一招都恶毒迅猛。最主要的是,他们宗门的墨剑,都用特制而成的毒水浸泡三十六天。

倘若被墨剑割破,一旦进入血液,要是没

能及时救治,轻则残疾,重则死亡。

身为流云宗宗主自然知道不能大意,凭着踏雪寻梅的速度,再配合流云剑法的灵活巧妙,可没让微生皓天占得一点便宜。

就在此时,沈十方往自己身上穴位点了几下,痛哼了一声。这声音倒也引起司徒洁的注意,她回身一看,沈十方一手柱地,一手捂着腹部,大汗淋漓。

可由于微生见宁在,不好开口问问他怎么了。

在低头左右为难的一瞬间,沈十方的身影已经不见了,随后他听见微生见宁痛苦的叫声。

原来,沈十方刚才是解开封锁住的丹田,然后趁微生皓天和花泯打得不可开交,无暇顾及他儿子。

于是突然发起攻击,一拳击飞微生见宁三十几步远,直至撞上广场的石狮子,方才罢休。

沈十方心想可惜了,本来他是攻击微生见宁的巨阙穴的。

因为后者一直在注视着他,才被他有所防备。故而沈十方的拳头被微生见宁手掌叠加,抵消了大部分力道,且没有攻击到巨阙穴。

否则以沈十方中灵修为的真气力量,不用灌入真气,便可让初灵二重的微生见宁前去找孟婆拿汤喝。

而这边,微生皓天注意到了自己儿子被攻击,于是全力击退花泯后,跑去微生见宁那里。

“儿啊,怎么会这样?”微生皓天颤抖着声音,略微带着哭腔,可见他确实是真溺爱自家儿子。不过话说回来,哪有父母不疼爱自己儿子的。

包括沈十方,离脩虽然平时严厉,可也是当做自己儿子一样爱护,让他成长,才有了今天江湖的一席之地。

“父…父亲,我…杀了他。”微生见宁每说一个字,都会非常痛苦。他遥指沈十方,怨毒的眼神说明了他恨不得将沈十方碎尸万段。

“不要说话,为父帮你疏通气脉。”微生皓天很痛心,可又不得不冷静下来。于是便盘膝坐下,输入一股真气进微生见宁体内,以助他疗内伤。

至于外伤,他的左手手掌已经骨碎了,如果没有一两年的调养,是不可能复原的。

司徒洁小跑过去,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哽咽着喊道:“见宁哥。”她粉拳紧握,有些不理解为何沈十方一定要下杀手?这是她的观点。

可是,她终究还是因为和微生见宁熟悉,或者说是微生见宁指腹为婚的未婚妻,由于这层关系,所以由始至终,都是潜意识在微生见宁那边的立场思考。

她没考虑过沈十方的感受,更没有重视小杨睨的生死。

当然,她没错,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花季少女,对于大义之理,仍有欠缺。

沈十方眼睛还是布满血丝,小杨睨可以算是他的逆鳞,一旦触犯,不可饶恕。

于是他想趁他们不注意,彻底了结微生见宁性命,向前走去,却被花泯拦住。

花泯轻声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我们的目的达到了,他们付出了代价。

而且,为离杨报仇也好,为世人讨回公道也罢。现在灭了缺月宗非常容易,我只要开口就可以。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现在这样做,以后怎么在祁汀江湖站住脚?还怎么完成你的事?”

沈十方听完花泯的话,怒气渐渐褪去,

双手也松开拳头,身体放松。他说道:“弟子明白了,是我太冲动,没有思考到这些。”

“明白就好,身为哥哥,也情有可原。只是你记住,这江湖,不是靠杀戮走出来的,而是靠一颗悲天悯人之心和一颗正义善良之心,来让这江湖记住你、敬佩你。”花泯耐心劝解着他。

生怕他以后会意气用事,不顾后果。因为他太重情重义了,这不但是他难能可贵的闪光点,更是他致命的弱点。

沈十方深呼吸一下,慎重点了点头道:“以后,我会克制自己的杀性,若非十恶不赦之徒,绝不下死手。”

“好,我替沈牧兄和师妹为你骄傲,未来的你一定不能从恶。”花泯拍拍沈十方肩膀。后者刚想开口回应,见那司徒洁面若寒霜走过来。

“为什么?”司徒洁冷冷说道。

沈十方眉头一皱,他说道:“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下如此重的手?你答应我今日不会出现,可为何你不信守诺言?为什么?”司徒洁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眼睛流出晶莹剔透的泪水,缓缓在如玉般美丽的脸颊上,留下泪痕。

沈十方内心一揪,像是生命中丢失了什么。他沉默不语,夏风却唦唦细语替他说话,使劲吹着。

“洁儿,此事你不宜纠缠在其中。虽然你和微生家有着婚约,可以理解你心中对微生见宁的关心。但在此之前,你仍是我二妹花香婷与司徒晨的女儿,注意立场。”花泯看出沈十方的为难。

他不便开口,自己不可能坐视不管,于情于理都需要自己如此。

“可是舅父,这一切都有商量的余地。终究还只是一个误会,不是吗?”司徒洁用袖口擦拭了一下泪痕。虽然他是对着花泯说话,眼睛却不曾离开沈十方半分。

后者低着头,心里不知道是甜是苦?这滋味,他这辈子再也不想品尝。

他平静地说道:“公道自在人心,我何需解释?司徒大小姐,你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我那十三岁的弟弟。他们又何尝下轻手?他微生见宁的命就是命,而我们平民百姓就活该被欺负?”

沈十方指着小杨睨,最后几句几乎是嘶声竭力地低吼出来。

没再管被他吼的有些愧疚的司徒洁,转身走过去对已经收手的更子虞说道:“多谢大师兄,感激不尽。”

沈十方鞠躬行礼致谢,知恩情,这是为人的基本道理。

“师弟不可,身为大师兄,理应如此。”更子虞扶起沈十方说道。

后者看着小杨睨脸色恢复正常,便抱着他准备回去,然后找些药物治疗。可事与愿违,微生皓天也已经帮助他儿子疏通气脉,让缺月宗弟子照料他,这时便看见沈十方想走。

“想走?留下你的性命。”微生皓天大喊一声,做出一个个手诀。他的身体三米之内,腾起绿色的真气,化为一头巨蟒,直接攻击沈十方。

这是境域!

花泯见状,火速调动真气,周边漫起白色的气雾,形成一道冰墙,挡着那条真气巨蟒。

此时,一道震慑人心的声音响起:“放肆,真当我流云宗无人?”

PS:由于最近上班要十一个小时,暂时这几天每天一更,下旬补回来。谢谢支持。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