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六十二章 市井传闻

他速度很快!

这是微生见宁的第一感觉。

“如果他用的是踏雪寻梅,不足奇怪。可按照流云宗的规矩,仅仅入宗不到两个月又怎会如此熟练的使用踏雪寻梅呢?难道他是流云宗内门的弟子?不应该啊?”微生皓天揉着眉间,实在想不通这离恩。

微生见宁咳嗽了两声,他说道:“除此之外,他的真气很磅礴。”

“可见他汇集丹田?”微生皓天连忙问道。

汇集丹田,是大多数在交战前经常做的事,方便随时可以将真气控制到身体各个部位。

所以,他有如此一问。

“没有。”微生见宁虚弱地摇摇头。

当然没看见,沈十方根本不打算长时间去和微生见宁耗着。当丹田解封后,并没有汇集丹田,而是直接暗自控制在脚部和手部,打算一击必杀。

可惜,还是让微生见宁保住一命。

“儿啊!你安心养伤,此仇为父替你报。他被逐出宗门,想必也是流云宗害怕帝国的插手。不然到时可不是小打小闹,必定会让流云宗血流成河。毕竟,那个人最见不得实力强大的年轻人。”微生皓天说道。

他心里暗想算花泯聪明,否则自己也确实打算禀告给帝国,说他流云宗不识好歹,一心和帝国作对。

那时,必定祸事降临流云宗。所以,将离恩逐出宗门,便是最好的方法。

可是,微生皓天太自以为是了。

微生见宁眼光充满仇恨,他说道:“父亲,趁他不在流云宗,何不杀个回马枪?活剥了离恩?”

“江湖讲究信义,既然签下了,就不可回去,否则将是与世界为敌。但你无需担心,我已遣人去找你烈叔叔。对付流云宗,他自然会有所动作。”微生皓天安慰道。

“那离恩呢?难道就这么放过他?”微生见宁歇斯底里地喊着。

一时怒火攻心,惹得他连声咳嗽。

微生皓天连忙用真气替他平复气息,然后担忧地说道:“别慌,这些为父已经有所安排。已经劳烦修罗殿替我们去追杀,他跑不掉的。”

听到此言,微生见宁才舒畅一些,眼光盯着床顶,不知想些什么。

“这几年我们休养生息,壮大实力。三年后,攻上流云宗,让他们鸡犬不留。回去后,我想办法让司徒晨提前婚约。只要司徒洁入我微生家,后面的要事才可执行。”微生皓天心里已经做好打算。

不愧是老狐狸,短短几天,就让他面对现在的局面做出应对方法,

想到司徒洁,微生见宁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

而司徒洁此时,已经又坐回原位,只是对面的人,不再是沈十方。

经过刚才小杨睨不要命的策马狂奔之后,又或者是因为面对司徒洁尴尬的原因,沈十方决定自己亲自上场,让那呆子回车上待着去。

小杨睨呆呆地看着司徒洁,他说道:“洁儿师姐,我哥刚没对你做出一些禽兽不如的事吧?不,那个…我是说出言不逊。对,没错,是出言不逊。”

只见司徒洁一阵脸红,羞羞地看向车窗外的风景,没有回答。

小杨睨眼睛乱转,心想她和沈十方肯定有问题

既然害羞,那便不问就是了,反正也问不出来。

经过两个时辰的跋涉,流云宗一行来到一个小镇,名为双孝镇。

此时天色已经日落西山,可镇中依然热闹非凡,行人如同不分白昼与黑夜一般。

他们在镇里唯一的客栈入住,等一些弟子安顿好车马后,更子虞便让众人在楼下对付晚餐。

当众人已经入座时,沈十方和小杨睨左右护着某个大小姐缓缓而至。

此时正是用餐时辰,周围除了流云宗弟子,座无虚席。司徒洁三人走向花轻语那边桌子,她们几个人已经留了三个位置。

“一会大家吃好了去房内商量一下路途事宜,尽量万无一失。”更子虞在众人正在大快朵颐之时,轻声说道。

他这桌分别是雪凝、沈十方、司徒洁、花轻语、小杨睨以及铭兰和陈萍。

这铭兰和陈萍是玉心的得意弟子,两人相貌平平,五官倒是端正。年纪在二十岁左右,已经开启了初灵,可算的上资质不错了。

虽然与更子虞等是同门,但她们很少说话,似乎跟这几位不熟悉的原因。

“大师兄,有什么好商量的?按照路线走不就完了吗?”花轻语无所谓的说道。

更子虞眼睛不经意向四周注意了一下,感觉没人偷听,便细声说道:“明日再走一日行程,就会出了白溪城地域,小心一些总不会错的。”

更子虞现在得做好大师兄的本分,以众人安危为首要任务。毕竟,花泯偷偷叮嘱了一些事情给他知道。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东乾帝国又有大行动。”

说话的是沈十方身后那桌,其中一个长的瘦弱无比,看上去还有些精明的人说的。

看他们个个腰间挂着武器,有刀剑,有斧钺,是江湖人。

当沈十方他们听到东乾帝国时,就情不自禁的仔细听着了。

“什么大行动?”

“听说他们派出了好多人手,寻找天煞。连画像都已经分发到东乾帝国各城了,要求城中官府配合一支神秘力量,追杀天煞。”

“这天煞是何也?”

那瘦弱男子饮尽杯中酒,用袖口擦了口角溢出的酒水,他说道:“天煞,是东乾国师预言的天下之煞。相传他会给东乾帝国带来灭国之祸,故而追查了天煞十六年了。”

“那么天煞是何人也?东乾国师的预言难不成还真有如此准确,能知道未来事?”

“我在东乾帝国有一个远方表亲,是那边的城防官。上次我跟他喝酒,他告诉我,天煞名叫沈十方,是沈牧的遗孤。”

“沈牧?莫不是那自创千击战技名扬天下的沈牧?”

“没错,正是他!他可是前东乾帝国三军总教官,官封武将军。”

“他一家不是在十六年前被仇家灭门了吗?”

听到这里,沈十方眼神闪过强烈的仇恨,他浅浅喝着茶水,强行藏起心中的痛苦。

他不经意地看了看附近流云宗的人,那些人也不约而同的停下聊天,关注一下江湖事。

“听说沈牧妻儿被护卫拼死救走。一个多月前,游燕坞包括坞主和副坞主,带领一百二十名精

锐在海岸崖截杀这天煞。

结果被天煞全部反杀,包括坞主利文和副坞主骆海在内,导致游燕坞实力一落千丈,江湖重新排名。”瘦弱男子娓娓道来他得到的消息。

“啊!怎么会?听闻那利文和骆海也是进入高灵境界的寻仙客,难不成天煞这厮比他们更强?”一个稍微年长的人说道。

瘦弱男子深以为然的说道:“可不是,整整一百二十人,天煞这得多强啊?才十六岁。怪不得东乾帝国会视他为毁国之煞。”

这时,旁边桌一个老者冷哼了一声:“天煞?这不过是东乾帝国为某些阴谋安下的名头,他还有一个名字,英雄你可知道?”

“哦?不知老先生此话怎讲?给大伙说道说道。”瘦弱男子拱手行礼道。

“传闻大纪年一年所出生的孩子,便叫轮回之子,是上天眷顾的孩子。若能得到九生令,他日便有机会成仙。故而,东乾帝国惧怕轮回之子得到九生令,颠覆他们的政权,遣一支神秘的刺客尽数绞杀轮回之子。”老者说了几句,便喝了一大口水。

周围听到老者所言,都纷纷议论起来。有些年纪上中年的,倒是听过那么几分相似的说法。可那些年轻人却从未听过,于是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也没有推杯换盏了。

司徒洁就坐在沈十方旁边,也是听得最清楚了。她和花轻语对视一眼,说道:“表姐,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花轻语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安静听下去。

老者所言,瘦弱男子却不敢恭维,他说道:“恐怕不然,真真假假,我们无从辨认。只是如果真让这沈十方得到九生令,恐怕真会生灵涂炭。所以,东乾帝国已经下了悬赏,只要能带着这天煞交给东乾,便能得到五千金石。”

“五千金石,天呐!这会让很多人为之疯狂吧?”

“有他的消息吗?在何方?”

“不久前听闻在北翎国,后来又有消息称在西云国,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这些江湖人一个个非常激动,如果得到这笔钱,就能开设一个小宗门了。从此在江湖便有了一席之地,名扬天下。

www.mimiread.com

可是,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们杀了沈十方,这五千金石,恐怕也没命拿。

“砰”,老者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冲地说道:“哼,你们枉为人。东乾区区五千金石,能换回大纪年一年被东乾帝国杀死的上万孩童吗?他们还是在襁褓嗷嗷待乳的娃啊!就这么稀罕当东乾帝国的走狗?”

“喂,老头,我们江湖人不就是打打杀杀的?如你这样还不如回家抱抱孙子享福得了。”一个满脸横肉的粗壮男人说道。

“我的孙儿就是十六年前被他们所杀,而你们如今为了金石,与毫无人性的畜牲有何不同?”老者十分激动。

“老家伙,我们一再念你年纪老迈而容忍。可你倚老卖老,一再出言不逊,今天你必须向我等赔罪。否则,可别怪我刀下无情。”壮汉将手中重刀用力拍在桌面,顿时桌上杯碗弹起。

老者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畜牲如何让老夫赔罪?我铁晖门可不是随意让人拿捏的。”

说完,与他一桌的六个汉子抽剑而立。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