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六十三章 你吓到她了

而这边,壮汉和瘦弱男子连同在内的共五个人也应声而起,个个剑拔弩张,感觉战斗一触即发。

“各位好汉,各位英雄,各位爷,镇中可就我独此一家客栈,若是损坏了可影响生计了。望各位可怜可怜我这本小利薄的生意,切莫动干戈。”店掌柜连忙站出来打圆场,可不能砸了他的店。

“少啰嗦,再不走开连你一起砸了。”壮汉推开店掌柜,再转而对铁晖门说道:“叫你们知道,洒家等是黑亡山五虎。我叫白额虎,老家伙,拿命来。”

白额虎提起重刀就往铁晖门冲去,其余四人,包括那瘦弱无比的男子,都悍然无惧。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老者一听这些人名号,有些退却的意思。本就只是路过此地,带的人本来就不多,而且还都只是初灵的,还有两个只有灵识七重的。

可不容他多想,黑亡山五虎已经杀到。他身边弟子的已经在交手,自己年纪老迈,修为也仅仅只有初灵五重。

于是他往后退了几步,躲避他们的攻击。

而除了流云宗之外,其他食客见机不妙,早就跑光了,急得店掌柜直流眼泪。

花锡吩咐弟子结账,让大家迅速离去。不是害怕殃及池鱼,而是在这个关头,不想多生事端。

流云宗一众有大部分弟子已经远离了战场,更子虞他们也迅速带着几个姑娘离去。

唯有两个人,还在当做无事一般,在那细细品着酒香。

众人不知这二位又唱的是哪出戏?于是目光看向司徒洁,毕竟……明面上他们是司徒洁的护卫。

司徒洁这有些着急,刀剑无眼,万一误伤他们可怎么办?还在那里悠然自在地背对着他们。

于是她说道:“你们快过来。”

沈十方和小杨睨没有动,自顾自盯着桌面。司徒洁连忙走过去,拽了拽沈十方衣服,后者还是没有反应。

而那边打得异常激烈,铁晖门已经有两人没有了战斗力。黑亡山五虎仅仅有一人倒地不起,正是那瘦弱男子。这让白额虎红了眼睛,他怒吼了一声,重刀疯狂攻击着铁晖门弟子。

那铁晖门弟子明显招架不住,于是一剑横向抹过去。白额虎一脚踢在他手腕,铁剑飞了出去。

而铁剑,正好往司徒洁方向而来。

这是一瞬间的事,等流云宗弟子大喊让司徒洁小心之时,后者像受到惊吓一般,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沈十方这时眼睛寒芒一现,果断拉司徒洁往自己怀里,紧接着后折腰上半身躺在空中。

铁剑“嗖”地一声,冲刚才司徒洁站着的位置飞过去,直到钉上放满酒坛的柜台。

沈十方搀扶司徒洁站好,后者羞红了脸,抬头看了一下。只见他毫无表情,眼神有些冷意。

司徒洁很想问他为何不离去,可见他如此状态,不忍心去问,免得以为是在责怪他。

他当然不会离去,这些人既然可以为了钱助纣为虐,可不能放过。

他冷声说道:“哼,五虎?去让他们变成病猫。”

小杨睨忍了好久了,只等沈十方一声令下。于是他汇集丹田,先是运用真气到脚上,火速加入战场。

对于小杨睨的插手,不管是

铁晖门还是那几只老虎,都是没有料到的。

只见他冲过来就是一脚将其中一虎踢飞,倒在墙上,缓缓落下,眼看是昏迷了。

打人如挂画!

看来小杨睨的腿法又有进步了,将力量控制的非常好。白额虎更没料到这年轻人插手竟然是针对他们,于是便放弃攻击铁晖门,招呼剩下俩人围攻小杨睨。

而铁晖门几个如同得到大赦一般,快速退向老者身边,护他左右。

一打三,对方看来都是初灵五重,在这种情况下。沈十方自然不会至小杨睨于危险之中,那怕一点伤害也不会让他受到。

他送司徒洁回去花轻语身边,不顾众人的阻拦,毅然走向战场。

这边,量谬有些担忧的说道:“师兄,你说会不会有事?他们只有灵……。”

“先看看,不行再插手。”花锡阻止量谬接着说,人多口杂。

而这边,沈十方走过去,看见小杨睨虽然修为不如他们,但短时间凭借腿法还是勉强打平了。可是时间一久,真气可耗不过人家。

他没有汇集丹田,担心猩红色的丹田会暴露自己,只是暗自控制真气,随时交换在其他部位。

沈十方走到边缘,本在纠缠打斗的四个人同时停下来。小杨睨走到他的身边站好,可依然没有松懈,虎视眈眈地看着黑亡山三虎。

白额虎本就在想这个年轻人修为虽然没自己高,但依然能让他们造成麻烦,于是便想打持久战,用真气压制他。

可现在又来了一个人,感觉他身上的杀气很浓重,气场压着他呼吸都有些困难,暗想道:“好恐怖的气息,竟然有一种浑身软绵绵的感觉。”

“你……刚才差点伤到我家大小姐,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吓到她了。”沈十方沙哑着声音道。

嗯?伤到没关系,最主要是吓到她了?

众人一阵恶心,这是什么逻辑?不过,某个人就例外。

司徒洁心里其实有些感动,可也有些埋怨。什么伤到不重要啊?万一伤到了自己,一命呜呼了才重要?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只是沈十方乱扯的借口,目的就是想插手教训这些人。他都要当东乾帝国的犬牙,为了金石去追杀自己了,还用得着改日?

白额虎提着嗓子说道:“刀剑无眼,阁下何必给自己添多一个敌人呢?何不就此作罢?”

他不知道沈十方的深浅,不敢树立仇家。更何况,五十步之外还有一群人是他同伙呢。

沈十方伸出食指摇了摇,他说道:“不,你不会成为我的敌人。因为今天以后,你再无翻身之日。”沈十方说完,小杨睨就动起来了。

他主动去进攻,趁其不备。沈十方也猛然挥起拳头,一拳将正提刀攻击自己的人打飞。

这蕴含着中灵的一拳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沈十方还进入了千击战技大成境界,直接在他体内输入了真气,让他真气攻心,保证以后不能运用真气为虎作伥。

而此时白额虎的重刀也自沈十方头顶劈下,如若这一刀真成功了,后者必定一分为二。

所以,面对他这种动辄要人命的恶人,他没打算客气。他一个斜身躲避开了这险之又险的

一刀,重刀也重重地砸在地面。

沈十方一脚踩住重刀,另外一个鞭腿直接扫在白额虎的脸上,后者飞在空中口吐鲜血,撞烂了几张桌子,躺在地面上。

沈十方又快步跑过去,看似不经意的在白额虎中丹田踢了一脚,后者像个虾米一样卷缩着,痛苦地大叫大喊。

沈十方暗想他中丹田被自己用真气攻击,恐怕也无法再作恶,也想到他现在罪不至死,也就没打算要他命。

而小杨睨这边,他一个扫堂腿绊倒对手,然后一个拉弓踢,将那人踹去墙根。

他的腿法最为重要的就是速度,几乎只能看见残影。所以,那人根本无从攻击,更别说防御了。

沈十方蹲下身子,侧头看着五官扭曲在一块的白额虎,他说道:“你不是第一个敢冒犯铸宝园大小姐的人,所以你也用不着不甘心。只能说,今天你出门没看黄历。”

白额虎像是见鬼一样盯着沈十方,心想怎么会惹上铸宝园呢?自己不过是与人发生口角,并没有存心冒犯啊!

他说的对,自己今天是倒霉透了。

可他不知道,导致自己如此,要从他们谈起沈牧这二字开始。接着就是起了贪念,为了五千金石甘愿当东乾帝国这刽子手的走狗,想追杀沈十方。

“我把你中丹田废了,你这辈子也只能这样了。你们走吧!”沈十方轻声说道。

对于这种人,虽然不可饶恕,但也不是非杀不可。沈十方心存善念,真下不了手。

白额虎捂住腹部,艰难地站起来,他说道:“多谢饶命,今日得罪铸宝园大小姐,改日定当登门谢罪。”

说完,白额虎便走去其他四虎身边,想要扶起他们,可实在做不到。

他只要一动,腹部就痛的不得了。于是他走过去躲在柜台的店掌柜面前,他说道:“劳烦店家,派人将我四位兄弟送到医馆,连同贵店今日损失,改日一并定当金银酬谢赔偿。”

店掌柜自从他们开打,便躲进柜台了。他一边肉痛,一边提心吊胆的担忧自己性命,实在吓得不轻。

见这壮汉与他说话,便带着哭腔说道:“英雄饶命啊!小店利微,何以能雇人和付医费?”

白额虎眼神一暗,身上只有一些碎银石,可不够药费啊!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不过如此。

“店家,劳烦你送他们去找最好的大夫治疗。”沈十方从身上拿出一张百额银石票,递给掌柜,“剩下的就当赔偿你的损失。”

沈十方虽然心底有些不待见这些想要追杀自己的人,可看白额虎并非无情无义之人,深受重伤还不忘自己兄弟,可让沈十方为之动容。

况且,他也可能只是缺钱财罢了,并非那些忠心耿耿对东乾帝国之徒,比如缺月宗。

白额虎羞愧之色摆在脸上,心里不知是何滋味,他说道:“多谢。”

说完就要跪下,被沈十方扶住,后者说道:“男儿当在世,跪天跪地跪父母,希望你能看清东乾帝国的丑陋。那怕你真能杀掉沈十方,你能有命拿金石吗?”

他说完,不顾五味杂陈的白额虎,走向司徒洁面前说道:“大小姐,可以走了。”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