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六十四章 不负初心

司徒洁顿时无语,刚才像个木头人一样杵在那里,现在又迫不及待赶自己离开。

“见过众位英雄,在下铁晖门掌门王奋。适才多谢铸宝园出手相助,铁晖门上下感激不尽。”老者见五虎已经在店掌柜雇人帮助下,一一被搀扶或被抬着离去,然后便过来当面感谢一番。

沈十方向后退了一步,躲在司徒洁身后,低头不语。

意思非常明了,表明司徒洁是他主子,有话找她说去。

司徒洁翻了一下白眼,面对王奋说道:“王掌门不必多礼,都是手下人自作主张。你要谢,就谢他好了。”

说完,司徒洁便错开一步,走到沈十方旁边。后者心里暗想这姑娘,自己不想打交道,又把这老人家踢回给自己。

他行礼道:“不敢邀谢。只是王掌门一番豪言壮语让我心生澎湃之情,加上他们本就差点伤我主子,我没有不插手之理。”

王掌门点点头,颇为赏识地说道:“看少侠出手,三两招便击败那厮,想必阁下实力强大,果然江山辈有才人出。”

“见笑了,实不相瞒,在下只是灵识五重的修为。只是取巧获胜罢了,难登大雅之堂。”沈十方抬起了一下胸膛,一脸认真的说道。

取巧?三招制敌,可不是取巧那么简单。还需要有战斗的经验和实力才能做到。

虽然刚才沈十方取胜只是短短百多息时间,可不少人看到沈十方那对战局的掌控力,轻重收放自如。

更有几个人眼神大放异彩,不仅仅是某个大小姐,还有铭兰和陈萍。似乎这相貌平平的护卫,还挺顺眼的,泛起了花痴模样。

王奋听闻沈十方仅仅只有灵识五重,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虽然没有太多让人震惊的功法,那两脚的时机却把握的非常好。

他说道:“少侠谦虚了。不知何时有空?欢迎来鄙处,好让我以表谢意。”

“不必了,想你王掌门也是一位嫉恶如仇的英雄,在下佩服不已。可,不是在下恃才傲物,王掌门一番大快人心的话语,虽然没错,却不知审时夺度,差点白掉了性命,实在不值得。”沈十方说道。

确实,王奋虽然义正言辞,大义凛然。可依然有些冒失,痛骂一下能达到什么目的?除了可以让自己心中的仇恨有个宣泄口之外,只能丢掉性命。

王奋听闻,老脸挂不住,他说道:“年轻人,你可能没体会到失去亲人的痛苦,我不怪你。可难不成让这等恶徒得寸进尺?更何况,那怕是丢掉性命,也不可助长恶人之风。”

他好言好语,可迎来了沈十方的教训,这让他堂堂一个宗门掌门如何挂的住脸面?传出去只怕让江湖人耻笑。

“呵,可能吧!不过,既然你如此无惧,何不找杀你爱孙之元凶报仇?要知道,有时候保住性命,才能去做一些不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比如,给东乾帝国制造麻烦。”沈十方冷笑一声道。说完便伸出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司徒洁上楼去。

对于王奋,沈十方和他有共同的敌人,故而从中推波助澜,怂恿前者对付东乾帝国。

那怕不能伤东乾一丝元气,起码能制造一些小麻烦,不让其将精力全放在自己和流云宗身

上。

不能说沈十方奸诈,确实也是如此。你与其花费心思去和江湖人去争斗,还不如实实在在的报仇,何必需要如此豪言壮语?

那怕事不可为,只要保住性命,总有机会不是?

所以沈十方也有些看不起他说的如此好听,明知仇家而没有作为。

不管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王奋,随着司徒洁左右上楼去。流云宗一众也在更子虞的安排下,各自回房休息。

正当沈十方送司徒洁到后者门口时,更子虞走过来说道:“三师伯让我们去议事,你们暂且先随我过去。”

沈十方嘴角微微上扬,似乎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一样。

当他们四人来到地方,发现除了花锡和量谬两位长辈,几个修炼塔主要弟子也在。

一进门,花锡就沉声说道:“今天你二人为何不听我等命令?难道不知道我们不可多事?”

沈十方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寒冷,眼光死死看住花锡,他说道:“敢问副宗主,你是什么人?”

“不可如此对副宗主说话。”量谬随即就训斥道。

花锡抬手示意不要紧,他说道:“你所指的是什么?”

“在祁汀大洲,你的身份是什么?”沈十方不卑不亢说道。一点没有因为他是副宗主而感到胆怯,只要在理,才不管你是何人。

“流云宗副宗主。”花锡道。

“流云宗在祁汀大洲又是什么?”沈十方再次问道。

“江湖宗门。”

“也就是说你的身份也是江湖人,请问江湖人最基本的初心又是什么?”

花锡眉头一皱,任他再好的脾气,也是祁汀大洲数的上名号的人,怎能让一个后辈如此无礼相待?他说道:“放肆,你在怀疑我吗?”

沈十方轻笑一声,他说道:“怀疑谈不上,只是副宗主若是不知道或者不愿说出,那我来告诉你们。江湖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负初心。”

沈十方一言说出,屋内安静的可怕,连空气都变得压抑。不仅仅是因为他胆敢顶撞花锡,更是因为他那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可他们身为祁汀大洲排名仅次于落花轩的流云宗人,却远不如一个入宗几个月的年轻人。

司徒洁看沈十方的眼神也是有些奇异的感觉,仿佛在他的身上,能发现越来越多的优点,如此出类拔萃。

与她有同一个想法的,不止她一个人,还有花轻语。起初只是对沈十方好奇,不管是他的实力,或者是他的神秘身份,故而有些许好感。

但是后来自己又发现,这可能是自己情窦初开了。

经过短暂的安静思考之后,花锡叹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江湖本就该讲信义。可是我必须得为你们的安危负责,不希望在路途中有任何闪失的存在,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往后定当听从安排。”沈十方给了一个台阶花锡下,没有得理不饶人。

花锡点点头,有些满意沈十方的态度,他说道:“如此甚好。子虞,你们几人商量路线事宜,我与你们师父不会插手,务必用心。”

“子虞明白。”更子虞行礼

说道。

接着他拿出一副地图,摊在桌面上,示意众人前来。除了陆仁在客栈外面放哨之外,这几个人是最有资格议事的。

“我们现在在双孝镇,向西南走,便是黑亡山。那里民情复杂,许多乡镇里皆是亡命之徒,专门做一些拦路打劫的勾当。你们说说,是更改路线还是冒险过黑亡山?”更子虞指着地图中的地方说道。

他们有的拄着下巴思考,有的呆呆发愣,更有俩姑娘没有任何思考的打算,时不时用眼睛余光瞥向沈十方。

“黑亡山是宗主给我们注明的路线,我想还是按照这路线走,宗主也考虑过,应该问题不大。”夏念风说道。

“没错,正有此意。更改路线会增添一些不确定的因素。”更子虞点点头。

雪凝修眉微微一倒,轻声说道:“只是,如果在黑亡山遭遇贼寇,如何处理?”

众人都明白她所说的处理是给钱财和战斗,几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花锡,后者闭上眼睛,抱着胸。微微有些笑意而不语。

“离恩,你有什么看法?”更子虞见沈十方死死盯住地图,故而询问道。

沈十方可不是在研究路线或者思考办法,他所看的不过是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地方,那个无名海岸崖。

沈十方缓缓抬起头,他说道:“宗主给我们的路线,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不可能没有考虑到黑亡山。所以,他就是想让我们走这条看上去有些危险的路。”

“哦?此话怎讲?”更子虞对他不禁有些期待。

自从他兄弟二人来到流云宗,本来平静无波澜的灵山之巅,便接二连三的出现事情。而且每次他都能给自己一种惊才艳艳的感觉,

“那么我想问一下,你们此番进宫是为何?”沈十方不禁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询问道。

“为皇室的皇儿公主传授修炼心法。”更子虞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沈十方摇摇头笑道:“呵,恐怕不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所说的仅仅只是表面。真正的目的……我想只有副宗主心照不宣。”

花锡猛然睁开眼睛,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他说道:“莫要胡乱猜测,我们仅仅只是为了子虞所说一般。”

沈十方嘴角不经意间诡笑了一下,他说道:“弟子向来直言,猜测之意,望副宗主切莫怪罪。”

说罢,他继续对更子虞众人说道:“按宗主的意思,不让副宗主与师父插手路上事宜,想必也是为了锻炼你们罢了。”

“你的意思是……?”更子虞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果然,沈十方没让他感到失望,说的头头是道。

沈十方不着不急,慢悠悠去倒了一杯茶水,自顾自的品着,也不管在场的人暗骂他婆婆妈妈。

“你倒是说啊!”花轻语性子急不得,催促道。

“让你们从黑亡山过去,意思不就很明了了吗?那里山贼横行霸道,民风彪悍。而我们身为江湖人,自当见义勇为。路不平,我等来平。”沈十方说道。

他停顿了几息时间,眼神凌厉地又说道:“最重要的是,战斗,才是最有效的修炼方式。”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