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九生令 >九生令

第七十三章 离火对流云(二)

踏雪寻梅?莫非,刚才潜伏的是流云宗内门弟子?

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焱公挥手示意四人归位,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他们在何处等候?”

“回焱公,出了这个小镇,往南十里,有一座山庄,此庄主乃是缺月宗安插的钉子。玄将带领余下二百零五人,皆在那里恭候焱公。”

“那就出发,必须在靖南府区域前拦截他们。”焱公吩咐着,便一马当先,向前疾驰而去。

半刻时辰,这伙人便来到了一座占地宽广的山庄,门前正有浩浩荡荡的数百人等候着。

焱公落下马背,便有人牵着他的马匹走开。他行走到庄前,背着双手,审视着这数百人。

而他背后,有两人抬着一个半人高的木盒子跟在后面。

“拜见焱公。”庄前的人单膝跪地,齐声喊道。

唯有三人,并无下拜,而是来到焱公身前行礼道:“见过焱公,焱公一路舟车劳顿。鄙庄已备下美酒解乏,请焱公稍移玉步。”

“庄主客气了,烦请带路,请。”焱公伸出手来说道。

酒桌上,几人推杯换盏也有一番时辰,焱公说道:“玄将,现在说说此时的情况。”

“回焱公,流云宗一行二十四人,另外还有铸宝园三人。于今天早晨在流云宗出发,现在去向暂时不得而知。属下今日午时来到此地,以上消息,多得庄主提供。”玄将说道。

看来这个名唤玄将之人,也是狡猾的很。明面上是感谢庄主提供消息,实则暗地里表示这消息来源可不关我事,我也是刚到不久的。

果然,焱公取下面巾的脸色不太好看。一双丹凤眼,配上浓眉和小鼻子薄唇,要怎么别扭就怎么别扭。

他举起手中酒杯,换个脸色说道:“多谢庄主,今日借庄主的酒,来回敬你一杯。”

“回敬不敢,自当鄙人敬焱公才对,请。”庄主说完便一饮而尽。

焱公放下酒杯,沉声说道:“玄将,我们进南琉国境已被流云宗得知,现在你马上派遣弟子,到流云宗附近,特别是进靖南府的官道附近,探查这几十人的行踪。”

“属下马上安排。”玄将说道。

“多派人手,梯次调查传递信息,我要在流云宗增援之前,歼灭这支队伍。”焱公说道。

玄将正欲行礼去安排,只见焱公突然又说道:“还有,怎么铸宝园也有人在?”

“焱公,这铸宝园和流云宗可是亲家。铸宝园千金在流云宗修行,此次顺便一同回去竹新城。”说话的是庄主。

“再派俩人昼夜前往竹新城,监视铸宝园一举一动。”焱公说道。

玄将领命出去,标志着流云宗这几十人,将面临最危险的考验。

七日后

南琉国靖南府西北方向二百里地,流云宗一行人在几日匆忙赶路,得以在这个时候靠近靖南府区域边缘。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离恩,你说让我父亲去袭击离火陵,我怎么感觉不太容易实现?”司徒洁看着正在研究地图的沈十方说道。

这段时间,司徒洁和沈十方、小杨睨三人仍是扮演主顾的角色。一番相处下来,几人倒是更加亲近,少了一些距离。

“我说姑娘,你号称“南琉国才女”,聪明绝顶。可为何看不出来?”沈十方微笑着说道。

“我的智慧可不

是用在这些打打杀杀当中,才不像你们。”司徒洁嘟嘟囔囔说道。

沈十方抬头看去,见司徒洁的模样,他苦笑一声:“虽然我从未见过你父亲,但他能在祁汀大洲享有名声,必定是老谋深算之人。”

“才没有名声!不过,算你会说话。”司徒洁一说起她父亲就有些气哼哼。

“所以,我根本就没指望能攻下或者袭击成功离火陵。”沈十方说道。

“那你如此安排又是为何?”

“如果你父亲听懂我传的话,他就会明白所谓的缓解压力,便是围魏救赵。竹新城距离离火陵路途是远不错,可同样我们这里距离离火陵也不近。

倘若真要袭击我们,那些袭击者还得分心自己老窝还能不能保得住?路上我问过副宗主,得知这离火陵的当家的性格,一定不会轻易舍弃他的离火陵。”

沈十方现在做的,就是和他们斗智斗勇。对于这些,还真是多亏了离脩自小教育得当。

这些知识,可谓是烂熟于心了!

“嗯,快马加鞭的情况下,估计现在铸宝园的人已经到达边境,再得三日便能到达离火陵。”司徒洁点头说道。

“聪明。我们还没遭到袭击,他们想要回援也来不及了。”沈十方夸奖道。

“这样我们就多一层保障。”司徒洁笑意洋溢着说道。

她此刻非常佩服沈十方,感觉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离火陵就像是他的棋子,任他摆布一样。

“你如此出类拔萃,也藏着不少事,真看不透你。”司徒洁在心中暗想道。

沈十方突然没了笑意,非常认真的说道:“司徒姑娘,只是这样一来,恐怕铸宝园会得罪缺月宗,你不怪我吗?”

司徒洁知道他指的是和微生见宁的关系,可能产生裂隙,神色一暗,说道:“我不怪你,一直以来,以为这种感情是就是男女之情。可后来发现,这些感情逐渐变味了。”

她没说,是因为后来出现了一个人,导致她的世界有了变化。

“可毕竟,名义上你是他的联姻对象。”沈十方声音越来越小,心里也有一股落寞油然而生。

“如果他真的在乎我,怎么不阻止他们来袭击?”司徒洁眼睛低下,洁白如玉的小手依然拽着袖口的模样。

“我们都是猜测,未必是真的。更何况,他可能也不知道你也在呢?”沈十方说道。

“你不用替他说话了,我心中自然明了。”司徒洁轻声说道。

她现在对微生见宁很失望,小时候他不仅为人和善,就连小动物也不肯伤害。

但回想他在白溪城、在流云宗的举动,都是充满了暴戾和恶性。

沈十方点点头,不介入司徒洁的私事,转看窗外的风景。

他刚从地图看见此处的位置,穿过这片树林,走上官道,再有半个时辰便可进入靖南府管辖范围。

然后再走三日,便能坐在皇宫喝一盏清茶,享一习清风。

这时,马车停下来,坐在里面的沈十方听到一阵马蹄声。

“你呆在这里,别出来。”沈十方说道。

他现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

“你去哪?”司徒洁也感觉到出事了,下意识拉住沈十方的手,不让后者离去。

沈十方心脏狂跳,

双脚似乎有些麻木,不得动弹,眼睛看了司徒洁俏脸一眼,再转看向拉着自己的手。

司徒洁顺着沈十方眼光看出,天呐!这是为何?自己何时与他如此亲密了?

她自己也不得而知,于是吃惊地收回了手,脸色羞红,不敢直视沈十方。

沈十方示以微笑,拿出刺云递给司徒洁,他说道:“我去看看,你拿着刺云。放心,我不走远,就在你身边。”

当沈十方此话说完,司徒洁只觉得心中甜蜜万分,伸手接过刺云,目送沈十方的背影走出马车车门。

沈十方出门后,便看见前方的人也停下,注视着前面的一人一马向车队而来。

当来人走近时,有人认出他的身份了。

于是花锡和量谬落下马车,更子虞等人紧随其后,扶下马上之人。

沈十方拍拍小杨睨肩膀,示意他别离开,保护好司徒洁。然后他自己直径往前面人群而去,边走边拿出药物。

当到他走近时,已然认得这是内门的师兄。他身上多处负伤,口中也溢着鲜红的血丝,脸色苍白。

沈十方见花锡二话不说,运功助内门弟子疗伤。不到片刻,内门弟子恢复了血色,没了苍白。

沈十方从递给花锡一颗百叶回气丸,然后在内门弟子的伤口处用烈酒清洗,再撒上刀伤药。

“发生什么事了?”量谬见内门弟子恢复了,于是问道。

“四师叔,我和其他四名师弟监视着离火陵,知道他们正前往你们的路线拦截,便欲分头传送消息。

可惜被他们发现了,我们五人遭到离火陵的强烈围攻,最终能突围出来的只有我一个。”内门弟子说到这里,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

“然后呢?”花锡和量谬对视一眼,目前急需得到一个准确的消息。

“我昨夜赶到此处十里外,可惜身上有伤,只能在那里等候,准备今日来寻找你们。

可是突然被离火陵前沿部队追赶上来,冒死突围出来。对了,他们就快到了,你们赶紧离开。”内门弟子有些着急地说道。

“别慌,他们有多少人马?”花锡安慰着他问道。

“大概有二百余人,大部分都是精锐。”

花锡不禁大吃一惊,怎会料到离火陵竟然出动了二百余人前来拦截他们?

再转看周围众人,也是个个有了怯意,议论纷纷。

“二十几人对二百余人,那不是自杀吗?”

“可不是,要不赶紧离开此地?”

“走不了了,他们都是快马,我们只是马车,如此笨重,如何能逃脱?不如一战,打出我们流云宗的威风。”

各种各样的看法不绝于耳,引得花锡摇摇头。

心中已经不淡定,还有多少战力?

当他从众人脸上扫过时,却发现沈十方非常冷静,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于是他问道:“你有什么看法?不妨说说。”花锡说道。

他最近可是得知这年纪轻轻的人可不简单,不仅聪明才智过人,为人更是连自己这几十岁的人都自叹不如。

沈十方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说道:“走不掉了,他们来了。”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正铺天盖地般传过来……

相关推荐:书剑江湖记再争之世神级女婿乾宇无锋逆鳞决战先生回来了功夫电影大穿越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豪门狂婿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