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二十八章 那曾经的人儿啊

回到家时,老爹办完事也回来了;在询问我关于工作室的事宜后,他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阿妮坐在我旁边,忍住笑意道:“怎么样,挨骂的滋味不好受吧!”

我有些强词夺理的说道:“这叫幸福好不好。”

“是,这是幸福,刘大老板的幸福生活。”阿妮四脚朝天,笑得更是开心了。

面对阿妮肆无忌惮的笑,我竟也跟着笑起来;仿佛间又回到了那个年代;毫无畏惧,肆无忌惮的年代。

“真是怀恋以前啊!”我长叹了一声,拿起茶几上的烟点燃,随后回头望着沙发上的阿妮,问道:“找男朋友没啊?”

“大学谈了一个。”阿妮收起笑容,起身将我嘴上的烟给夺了过去;然后在我虎视眈眈之下,狠狠的将它掐灭在烟灰缸中。

我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你这样也能找到男朋友?告诉我是哪个哥们儿,我可得好好感谢他。”

阿妮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有点答非所问的说道:“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这是第一次有人劝我别抽烟,告诉我烟是害人的东西;可阿妮说得太晚了,她越是叫我不抽,我越是难过。

我试着翻找烟盒,可刚刚还在茶几上的烟盒,竟不知跑哪里去了。

待我回过头时,阿妮正拿着烟盒,冲我一个劲的摇晃,然后嘴角上挑道:“怎么,想抽?你要是抢得过我,我就让你抽。”

“阿妮,别玩了。”我伸手向阿妮要道:“把烟给我。”

“刘伯温,我没开玩笑呢!只要你能抢得过我,我就让你抽,但是....”

阿妮伸出一根手指,继续道:“但是有一点,你如果抢不过,答应我以后不抽烟。”

面对阿妮的胡言乱语,我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然后起身作势就要扑上去。

可也就在我骑到她大腿上的这一瞬间,阿妮突然大叫了一声:“刘伯温,你流氓....”

我愣住了,回头望着闻声而来的老爹。

他怒视着我吼道:“你...你给我下来,成何体统。”

老爹激动得全身发抖,可他越是这样,我越是害怕。

阿妮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将我从她身上推开之后,望向老爹解释道:“干爹,事情不是......”

“闺女儿,你别怕;今天干爹就算是拼了这老命,也会给你一个说法。”

老爹上前将阿妮拉到了他的身后,又怒瞪着眼睛对我吼道:“给我跪下...”

见我没有动作,老爹又激动得转身拾起墙角的一根电线,指着我继续吼道:“长大翅膀硬了是不是,你这样做,让阿妮以后出去怎么见人,况且....况且你还是有女朋友的人。”

说着,老爹手抬起,毫不留情的就将电线抽打在了我的胳膊上。

忍着胳膊上的疼痛,我苦着脸解释道:“老爹,你能不能听我们解释解释啊,我刚刚和阿妮闹着玩呢。”

“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老爹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转身望着偷着笑的阿妮问道:“阿妮,你告诉干爹怎么一回事,你别怕,有干爹在,他不敢欺负你。”

“干爹,伯温..伯温说的是真的。”

到最后,阿妮直接捂嘴大声笑了起来,那样子,要有多高兴就有多高兴,可是笑着笑着,她突然又哭了。

老爹不解了,问道:“阿妮,咋哭了?”

“没事干爹;”阿妮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将笑容与眼泪挂在脸上说道:“突然想起小时候伯温欺负我的时候,干爹你也是这样。”

老爹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这样的事情,他已经不止一次错怪我。

最后,他只能给自己找一个勉强能混过去的借口说道:“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我们老年人摸不透咯。”

随后在我与阿妮的干瞪眼下,落荒而逃。

望着老爹转身走进卧室的身影,阿妮有点动情道:“伯温,你说这是幸福吗?”

我十分肯定的回道:“这是幸福。”

“你什么时候结婚呢?”阿妮突然回头望着我问道。

“怎么...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在阿妮的注视下,我竟显得有些恐慌。

阿妮有点生气的说道:“要是干爹不说你有女朋友,你还不想告诉我啊!”

“那不是.....”

我正想要解释自己和关岚的关系,可母亲在此时却突然从火房走了出来,一边解开围裙一边喊道:“阿妮伯温,吃饭了。”

这让我到喉咙的话,突然又给咽了回去,只能跟随着母亲的脚步,进入火房。

而这个误会,还在漫长的延伸着。

吃过饭,没有久别重逢的含蓄;阿妮早早的回了自己的家,我也只能在孤独的夜晚,抱起那把破木吉他,弹起一首首曾难遗忘的歌。

第二天,阿妮一早就来到家里,嚷嚷着要去曾经的初中看看。

简单洗漱一番之后,我与阿妮骑上老爹的摩托,来到了那栋载着青春记忆的破旧小楼。

学校早已搬离,留下的,只有一张张画面记忆的课桌,以及那残破的楼宇。

树木已经枯萎,曾经的教师楼,也人去楼空,透着丝丝凄凉。

教学楼后面那块草坪,铺满了落叶,我与阿妮坐在上面,不约而同的望向那间充满欢与笑的教室。

我轻轻拨动琴弦,弹起那首我们都会唱的《同桌的你》。

随着旋律的开始,阿妮也跟着哼了起来: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一首完了,阿妮又扭头望向我,说道:“能再来一首吗?”

“你想听什么。”

阿妮笑着回道:“杨钰莹的《我不想说》可以吗?”

“以前没听你说起这首歌啊。”

虽然心中存在疑问,但我还是拨动琴弦。

阿妮跟着旋律,轻轻的吟唱了起来,她唱的是那么的认真,是那么的用力;以至于到最后,我也跟着哼唱了起来。(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