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二十九章 关岚的二次受伤

时光飞快,国庆长假转眼就到了尾末;在母亲与老爹一遍又一遍的叮嘱下,我与阿妮,坐上了回城的班车。

车上,我与阿妮,谁都不愿意去打破这种重逢后又快速离别的伤感;甚至我有点享受这种伤感,似乎只有这样,我才不停的鞭策自己;让自己记住在那几百公里外,有一对老人,每天都会向我这个方向看来。

下车后,阿妮并未与我一道,她说自己早已经在水城买了房子,有自己的家;回去也只是想看看曾经的人和事。

这让我替她感到高兴,对于女人来说,安稳永远是对生活最好的回报。

回到家里,简单的做了一些吃的放着,我又驱车到火车站把关岚与陈婷接了回来。

在车上,陈婷叽叽喳喳的讲述起她这七天是如何过来的,遇到了那些高兴的事,又遇到那些不高兴的事,可是看她的样子,就算是不高兴,如今也成为了高兴。

关岚则显得安静了,从火车站出来,一句话也没开口说过。

乘着红灯的功夫,我回头望向了关岚,开口问道:“怎么了?不准备...”

可我还没要把意思表达出来,坐在副驾驶上的陈婷,已经打断了我的话,俯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陈清明结婚了,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我带着惊讶,小声的回道:“结婚了?这么快,他请关岚去了?”

“请了,他所有的前女友都请了,你猜怎么着?”

我一脸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他前女友整整凑了一桌,八个人啊,真是看不出来他是这样的人;当初他骗小岚岚的时候,说从来没谈过女朋友,我呸...你们男人真是不要脸。”陈婷一脸厌恶说道。

就在我准备与陈婷深入讨论陈清明的八个女朋友时,坐在后面的关岚,终于开口冷不伶仃的说道:“在别人面前说三道四的感觉好吗?”

我回头望了一脸阴沉的关岚,识趣的转身回头老老实实的开车。

陈婷却十分认真的回道:“岚岚,你还真别说,这种在别人面前说三道四的感觉真好,你是不知道.....”

说到一半,她又突然停了下来;想来是感觉到了关岚那杀人的眼神了吧。

可是关岚越是安静,我越感觉到害怕,以至于一路上,我将嘴巴闭得严严实实,哪怕坐在副驾驶上的陈婷挤眉弄眼的挑逗,我也都假装没看见。

可是当下车乘上电梯,陈婷紧挨着我,又开始嘀咕道:“伯温,要不然今晚我去你的房间,我们好好深入讨论一下。”

“深入讨论,怎么个深入法?”望着陈婷那一脸可爱样,我忍不住调侃了起来。

“深入就是....”说到一半,陈婷突然就反应了过来,又是掐又是打的骂道:“刘伯温,你流氓....你耍流氓;不要脸的大叔。”

最后,她气嘟嘟的嘟着嘴巴,挽上关岚的手,干脆不理我了。

一直到吃饭时,忍不住肚子抗议的,陈婷终于开口向我说道:“刘伯温,好了没有啊!本小姐快饿死了,要是饿死了,你一定要负责。”

我一边将最后一个菜往碗里倒,一边头也不回的应道:“我负责,我负责到底。”

“这才像话,本小姐决定不生你的气了。”陈婷拍着胸口,一副慷慨解囊的样子说道:“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一般计较。”

“计较,再计较就没饭吃咯。”

菜上桌了,关岚却迟迟没入桌。

我轻声来到了阳台,望着关岚消瘦的背影,开口道:“怀缅够了没,吃饭了。”

关岚却说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这里了。”

她回头望向我,继续道:“从这里看下去,能看到整个六盘水;而我们,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员;失去我们,明天的太阳依然会出生,明天的湿地公园依然有很多情侣;我说得对吗?”

我踏上了阳台,拉过小凳子一齐与关岚并排坐,然后俯视着这座在中国来说微不足道的小城。

我轻声开口道:“有一点你错了,太阳是会依然出生,湿地公园的情侣只多不少;可没了我们,我们的亲人怎么办?在乎我们的人又怎么办?生活并不是只有爱情。”

“那你会是哪个在乎我的人吗?”关岚扭头凝视着我,突然问道。

“或许会吧。”

关岚追问道:“那么不确定吗?”

我实在是不想再去讨论这样毫无意义的问题,只得抬头说道:“我肚子饿了。”

“你们吃吧!”关岚轻声回了我一句,又再次扭头望向夜幕下的小城,让那双眼,迷失在这夜幕中。

我没强求关岚,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失恋了,是不需要用食物来填充自己那空虚的心灵;她与我一样,都需要在这座微不足道的小城的夜幕下,找回自己。

落座吃饭,又避免不了陈婷叽叽喳喳不停的声音,似乎对于爱情,她很感兴趣,咬着筷子对我说道:“伯温,你就不想知道关岚在陈清明的婚礼上干了什么吗?”

我毫不感兴趣的回道:“不想。”

“切,明明就是怕岚岚发脾气,胆小鬼。”陈婷朝我扮了一个鬼脸,一语将我心中的恐惧戳破。

我是害怕啊,都说失恋的女人最可怕,我不知道下一秒关岚就能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所以说此刻少说多做是最好的。

吃完饭,我悄悄的将冰箱里存放的啤酒喝红酒,全部搬到了自己的卧室;再次避免上次的事情发生。

而作为闺蜜,陈婷似乎对关岚的这种表现见怪不怪了,还是如往常一样打开电视机,把所有零食放到茶几上,一边看一边吃。

最后。事实如我所料一样,关岚走向了冰箱,打开后见没有酒之类能麻醉人心灵的东西,回头望向我问道:“刘伯温,冰箱里的酒呢?”

我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我喝光了。”

“你一个人?”

“不行吗?”

陈婷却在旁边冷不伶仃的说道:“伯温,你也失恋了吗?为什么你们总是失恋?”(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