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四十二章 最毒妇人心

我的恐吓,并没有影响到田静静半分;她还是肆无忌惮,抖擞着全身,像个女流氓似的说道:“你说对了,我本身就是流氓,还怕别人吗?”

我感到有些可笑,第一次有女人跟我说,她是一个流氓;可第六感却又告诉我,她不是这样的。

田静静继续道:“面对流氓,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要不然...嘿嘿....强女干这个罪名应该不小吧,你说这到了警察局,警察是相信我强女干你,还是你强女干我!”

我面色沉着,始终保持做微笑,道:“忘了告诉你,我喜欢男人。”

笑容瞬间就凝固在了田静静的脸上,她凝视着我,动作缓慢,脸色疑重,道:“你真的喜欢男人?”

为了使她更相信,我说道:“你可以脱光了,试试我有没有想法。”

田静静突就上前搭在我的肩膀上,乐呵道:“看不出来嘛,你老爹老妈知道你喜欢男人吗?”

我扭头问道:“你觉得他们要是知道,还会把你介绍给我认识?”

“也是啊。”田静静朝我很白痴的点了点头,一副我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这让我心中不禁发笑,不管她将自己外表打扮的再成熟,做事说话也都假装成熟,可始终还是摆脱不了二十三岁的幼稚;这种幼稚无关年龄,只关见识。

田静静偏着头,继续道:“可这也不是你阻止我去酒吧的理由啊!”

“我说过要阻止你去酒吧了吗?”我将田静静的手从我肩膀上拿下来,然后转身望着她,认真的说道:“田静静,你不觉得欺骗是最伤人的东西吗?”

田静静面露不屑,冷哼了一声,转身靠在车门上,从兜里再度掏出烟点燃,然后在吞龙吐雾中淡然道:“做人别太自以为是,这样会让大家很难堪。”

红唇,香烟,容貌,轻浮;这些优缺点,都在我面前这个女孩身上体现了出来。

我开始问自己,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造就这样的一个女人;是伤,还是痛。

随着田静静的一席话,我与她之间,一下子陷入了可怕的沉默;这种沉默让我恐慌。

我没再说什么,将车门关上,锁上了车,然后在田静静的注视下,没有一句话的转身离开。

她突然叫道:“我跟你回去。”

“想清楚了?”我停住脚步,回头眺望着田静静;香烟的云雾模糊了她的双眼,以至于我看不清她的面目与神情。

田静静没再说一句话,将烟头扔到地上,用高跟鞋狠狠的踩了上去,又吐了口唾液,才走向我。

在与我擦肩而过的瞬间,她停顿了一下,面无表情道:“别太自以为是,我回去是因为我突然不想去酒吧了。”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紧跟在她的身后;然后看着她,在电梯里卸妆。

似乎一个女人的丑和美,总是在一瞬间;如果不是看到过糟糕透的她,我依然认为,她是羞涩、单纯、善良的。

可当看过糟糕透的她,我又开始厌恶;在这厌恶中,还带着丝丝纠结。

回到家,关于前一秒的事,田静静还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我也只字不提。

饭桌上,老爹喝老油田一家,还是极力撮合我与田静静;可是见过丑陋的田静静,我只能选择淡漠一切,尽量的不表现出厌恶。

吃饭时,大家都喝了点酒;数老爹和老油田喝得最多,二人坐在客厅中,开始红着脸畅谈过去。

俩人一边谈,一边饮着小酒;似乎不管是老油田或者是老爹,曾经的辉煌事迹,都成为了过去,或许这些辉煌曾让他们自豪,可如今,岁月已磨去,这种自豪,成了重逢后的酒后话题。

老爹说了很多关于过去的事,一些他从来没跟我提起的事;渐渐地我才明白,原来当初老油田为老爹挡过子弹,用老爹的话来说就是:“老油田,今生我视你为亲兄弟,”

这种用生命交替的情义,是二十一世纪很少见的;这让我莫名开始羡慕老爹,开始回想大渊与董丽丽。

我问自己:为什么别人越走越亲如兄弟,我们却越走越疏远。

喝到最后,二人都是大醉,这世间没有不会醉人的酒,更何况是这种久别重逢呢。

老爹和老油田被安排到了我的房间,田静静和陈婷睡一起;跟昨夜一样,冰冷的沙发再度成了我的寄托。

房间里弥漫着刺鼻的酒精味,这让只喝一点酒的我,开始昏昏沉沉,却怎么都不能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黑影突然站到了我的面前。、

仔细看之下,我才发觉是陈婷,在她手里,抱着毛绒熊。

我打开了手机,照向了陈婷:“你大晚上不睡觉.......”

可当看到双眼通红的陈婷,后面的话,怎么也吐不出来。

这让我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鞋都来不及穿,拉着陈婷就问道:“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说话间,我拿出纸巾,轻轻的替陈婷擦着眼泪。

她小声哼道:“田...田静静打我....”

说到最后,突然就扑到我身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哭得像个孩子。

我咬着牙,轻拍着陈婷的后背,等她安静了下来,才问道:“她怎么就欺负你呢。”

陈婷抬起头,望着我楚楚可怜道:“她说她习惯一个人睡,让我睡地板;我不干,她就打我,你看.....”

说着,陈婷掀起了袖子,露出胳膊的红印子;然后像个收了委屈的孩子继续道:“她打我,还不让我哭出来。”

“我曹她姥姥的...”

怒火一时间没收住,像火山爆发似的从脑中往外冒;我拉着陈婷,大步走进了陈婷的卧室,然后打开灯,也不管田静静是不是脱得光秃秃,上前就掀了她的被子。

面对我的突如其来,田静静被吓了一跳,卷缩在床上抱住双腿,吼道:“刘伯温你TM疯了吗。”

“我看疯的是你吧,来来来....你睡地板上给我瞧瞧。”我上前将田静静,硬生生的从床上拉了下来。

然后指着地板继续吼道:“睡....睡给我老子瞧瞧。”(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