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四十五章 阿妮和大渊的爱情故事

阿妮的到来,让本应醉酒的大渊,清醒了几分,他不在说现在,开始提起从前。

摇晃着手中的玻璃杯,他摇摇晃晃的对我说道:“伯温,还记得高中那会儿不,你说我们俩逃课吧,她一个女人跟来干啥,跟就跟吧,翻墙比我们俩还数量”

阿妮不知是喝醉,还是真的为从前感到羞涩,红润着脸色说道:“什么叫女人啊,那时候叫女孩好不好。”

“是是是,女孩......谁不知道你做......”大渊红着脸打着酒嗝说道。

可他的话只说到了一半,阿妮也红着脖子提高声音道:“谁不知道我是女汉子,你已经说了几百次了,烦不烦的。”

“行了行了,喝个酒至于脸红脖子粗的吗?”我端起了酒杯,高举道:“来,为我们失去的青春干一杯。”

“好,敬往事一杯酒....”

阿妮可能是真的喝醉了,摇晃着身子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可还没站稳脚跟,整个人就倒向了我,吓得我赶紧放掉酒瓶子,伸手接住了她。

倒在我怀里后,她又急忙挣扎着站了起来,可刚起身,又到了回来。

这次连我也有些措手不及,来不及伸手去迎接她到来的身子,以至于她整个人扑向了我。

然后...在这冰火交集的空气里,她的双唇,在我们谁也没有意料和准备的情况下,吻向了我。

时间仿佛在此刻被停止,就连大脑,也在此刻停止了转动。

仿佛春风吹拂,又仿佛寒冬深夜里的暖火。

温柔......

这是我的嘴唇与阿妮的嘴唇对接瞬间的感受,可此刻的尴尬,让我来不及享受这种前所未有的温柔;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我用理智急忙推开了她。

然后假装整理衣服,避开她的双眼。

“我说你们俩是干嘛呢,这...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大渊满腔的酒气,打着酒嗝为我们打破的沉寂。

我抬起了头,骂道:“闭嘴!”

阿妮也几乎是同一时间与我一齐说道:“闭嘴!”

这让本就尴尬的气氛,更让人找不到抬价下;我急忙又缩回了头,假装拿起酒瓶子倒酒,可我竟然发现,杯子里的酒是满的。

这让我举在空中的酒瓶子,不知是要放,还是要干嘛;到最后,我干脆仰头将里面的酒喝完。

酒喝完后,大渊不乐意了,摇晃着脑袋道:“伯温,你这不行啊,喝一瓶怎么够呢,老同学一吻,这必须是十瓶...懂吗,十瓶。”

最后一句话,大渊不仅说得用力,还用手敲着茶几,说一个字敲一下,好似那手指不是他的,不知疼痛,好似那桌子不是他的,不需要钱。

我说道:“大渊,你喝醉了!”

“刘伯温,我没喝醉...我TM真的没喝醉,你要再说老子喝醉,老子立马翻脸了。”大渊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红着脖子吼道。

他指着低头的阿妮,继续吼道:“你知道这一位小姐是谁吗?”

我望了阿妮一眼,然后又望向了大渊,道:“老同学啊!”

“就老同学吗?”

我点了点头,道:“朋友!”

“刘伯温,你TM还是人吗?”大渊又吼了起来,他比谁都激动得跳到了茶几上,然后俯视着我,吼道:“你TM除了老同学,朋友,还能再多点词吗?TM的我要是女人,看上你我是王八蛋......”

说着,他朝地上吐了口痰,继续骂道:“你知道阿妮这十....”

一直低头的阿妮突然就抬起了头,说道:“大渊,伯温说得对,你喝醉了;赶紧从上面下来,你让客人看到会怎么想。”

说话间,阿妮已经站起来,伸手把大渊从茶几上拽了下来。

“你放开我,你不敢说,我来说....”大渊将阿妮的手甩开,又跳回到了茶几上,然后蹲下,面对着我说道:“刘伯温,你好好看看我,我像喝醉的样子吗?”

阿妮突然提高声音喊了声“王渊”,这让我与大渊,同时吓了一跳;然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望向阿妮。

半响,大渊从茶几上跳了下来,一边坐回到沙发上,一边骂道:“行,我不说话;你们俩聊....我听着。”

我却没醉,清楚的记得了大渊那句你不敢说我来说;所以我干脆就坐到了大渊的旁边,然后望着他,问道:“说吧,有什么要说的就赶紧说。”

“别JB用这种眼神望着我,想知道啊...想知道问她去!”大渊望着我,又是朝地上吐了口痰,然后干脆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她,我知道大渊指的是阿妮;这我忽然发觉,或许在高中那几年,大渊和阿妮有什么事瞒着我,而这件事,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阿妮好像又没喝醉,望着我语不打结的说道:“伯温,别听他瞎扯.......”

“真的没事瞒着我?”

阿妮望着我,无比诚恳的说道:“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好吧,我承认...我们是不该瞒你,但是这件事...”

我直截了当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高中的时候我和大渊谈了一个星期的恋爱。”

“我曹.....”大渊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在他那些无关痛痒的吵骂中,我努力的寻找着当年关于他和阿妮的记忆,可似乎记忆真的模糊了,关于他俩暧昧的记忆。我竟无处可寻,好像就没发生过。

我为这个隐瞒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这也让我突然惊醒为什么每一次大渊遇到我,总是离不开阿妮这俩个字,为什么刚刚他一定要强把阿妮叫来。

这一切,在现在来解释,一点也不难。

我将目光投向了大渊,看着他骂骂咧咧的样子,忍不住想笑,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干脆笑了出来,骂道:“我说刚刚阿妮不小心亲了我一下,你怎么那么激动呢,原来你俩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啊,来...抗拒从严,坦白从宽,你俩好好给我说道说道当年到底怎么一回事。”

说话间,我将杯子里的酒满上,准备好好倾听一下他俩的爱情故事。(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