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五十章 关岚给我礼物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总是在我明白之后毅然决然的选择后悔,这导致接下来的半个月,我都没去公司。

我是真的害怕了,害怕一踏进那间办公室,看到那张空着的办公桌;这一切仿佛都在有意无意的提醒着我,曾经有一个女孩,她爱了我十年,这爱融入她的每一个细胞。

每当想起高中那会儿,我更是坐立不安,恨不得长双翅膀,飞出窗外去寻找阿妮,那怕寻来一个她已经不爱我的消息,我也会好受一些。

这又是一个阴天,灰蒙蒙的,带着点小雨;早晨接到关岚要回来的消息后,我难得的起了个早,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开着车,来到了飞机场。

机场大厅,关岚早已经等候着,在她身边,围绕着三个大大的行李箱,这不由让我开始感叹女人这个奇怪的动物,似乎每一次出远门,她们总能多出几个行李箱。

望到我之后,她伸手使劲的冲我摇摆,像许久没见面的老朋友一样,满脸笑容。

我尽量的让自己露出笑容,大步走上前,然后看着她周围的行李箱,夸大其词的说道:“你这不像是旅游啊,倒像是非洲过来的,把整个行当都装进了行李箱。”

关岚很高兴,也没在乎我这肆无忌惮的语言,笑着道:“你懂什么,这是女人的专利好不好,我出去一趟,要是不带点东西回来,我还是女人吗?”

说话间,她已经推着其中一个行李箱往前走,留下了二个给我。

我一边推着这俩个行李箱跟在关岚的后面,一边说道:“那男人给女人提东西,是不是也是你们女人的专利啊!”

关岚停住了脚步,回头望着我,嘟着嘴巴半响才说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她解释道:“如果是个流氓,她应该没机会接近我的箱子;所以你应该感谢我给你这个机会。”她一脸的认真。

我乐呵了,一屁股坐到她的行李箱上,说道:“我怎么听你这话都是在骂我啊!”

“有吗?没有吧!”关岚十分无辜的望着我,撇着嘴道:“你刘大老板谁敢得罪啊,这要是不小心给我穿小鞋怎么办,好啦走了,我很怀恋你做的早餐呢,我可是大老远就饿着肚子等你的早餐了,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

回到家后,关岚与父母并没有像我想象中发生任何争吵;这或许来源于关岚给母亲和老爹带来的那些外省稀奇玩意和衣服。

在他们谈笑中,我一头扎进了厨房,为关岚做着她爱吃的早餐,我想这应该算是一种荣幸,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能给美女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并且还得到她的夸奖。

在我忙碌间,母亲的身影突然就钻进了厨房,冲厨房外看了几眼之后,才走到我身旁,指着她身上的新衣服说道:“看到没有,多好的孩子啊,我不管.....你必须把她娶回家。”

我停下了手中的活,扭头无奈的望着母亲。

我将手放到她的肩膀上,认认真真的说道:“老妈,关岚这儿你就真的别有任何幻想了,你要有....趁早打消的好,她是漂亮不假,那是你没看到她发疯的样子,你要看到了啊,铁定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喜笑颜开咯。”

想到关岚喝醉后的样子,我不由的发抖。

母亲将我的手从她肩膀上轻轻拿开,然后板着脸道:“谁还没几个缺点啊,你就使劲挑嘛,等.........”

我说不给母亲,只得举双手投降道:“老妈,你真是我的亲妈,咱以后能别每一次都谈这种没有结果的话题好吗?你也不瞧瞧人家关岚,二十五岁不到,你再看看你儿子,都已经三十岁了,人家能看上吗?”

母亲一下子就像泄气的气球,垂头丧气的。

为了安慰她,我急忙又说道:“但是你老放心,我一定给你找一个贤惠的儿媳妇,到时候呢你就和老爹环游世界,在巴黎养养鸽子,吃吃美食,然后再到非洲看看大象,狮子.....”

我将一切都说得仿佛已经发生了一样,终于哄得母亲笑了出来,在走出厨房的瞬间,她还不忘回头提醒道:“记得你刚刚说的话啊,今年你要是给我找不到一个媳妇,有你好看的。”

我苦笑着只得点头应下来,并没有将母亲的话放在心上,比较爱情这种事,除了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那百分之五十,还有百分之五十掌握在上帝的手中。

倘若上帝高兴了,让我遇到了,那就皆大欢喜;倘若遇不到,我也不能去强求,幸福是永远强求不来的。

到下午一点,关岚突然就将我叫出了屋子,来到小区中的那座小亭子。

望着池子中的鱼儿,关岚笑着问道:“我听说阿妮走了?”

我没有开口回答她,用鼻子轻哼了一声,算是作为给她的回答。

或许是我表现得太过于伤感,以至于让一旁的关岚察觉出了什么。

她扭头望着我,摆弄着短发问道:“你们俩吵架了吧!”

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人都走了,走的原因还重要吗?”我扭头与她对视着。

“还真是个人渣,跟你这种人真的是没法呆了。”关岚瞪了我一眼,转身做了一个与她语言完全不符的动作,在亭子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我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去否认她的话;至少到目前为止,关岚是第一个为阿妮说话的人,这让我心里,突然就好受了一些。

又或者,我真的就是一个人渣。

坐下之后,关岚也不在阿妮离开的事上停留,而是将话题转移到她自己的身上。

她玩弄着指甲,像是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你就不想知道我这半个月出去干嘛了吗?”

我假装不想知道的样子,心不在焉的回道:“你要是想说那就说,要是不想,那也别提,我真不想知道。”

关岚又骂了一句:“人渣。”

她又继续道:“刘伯温你还真是个人渣啊,好歹我也是你的房客兼合伙人,作为房东和上司,你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下属。”

我为她这个牵强的借口感到有些可笑,可不知怎么的,我却又笑不出来。

最后只能勉为其难的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道:“那行,你关大美女就给我这个人渣说说你都干嘛去了。”

“我......”说了一个我字,她又改口道:“算了,跟你这种人没法交流。”

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了一块玉佩,递给了我:“我买的,你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你给我看干嘛,我对玉石这东西又不懂。”可我还是伸手接过了玉石。

玉佩入手即温,看了几眼之后,我也没能看出点道道来,只得将玉佩递给关岚:“算了,你还是找个行家看看吧,我这种人渣看不出好坏。”

关岚并没有伸手接过玉佩,而是憋红着脸说道:“瞧你那样子,送你的。”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关岚,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有点受宠若惊道:“送我的?不是.....你出去一趟是发财还是捡到元宝了,这么大方。”

可手上我却一点不含糊,将玉佩顺手就放进了兜里。

“不值钱,路边摊买的,五块钱.....你要是觉得好看,下次我带你去。”

我急眼了,将玉佩拿了出来,有些气急败坏:“关岚你还能有点人情味吗?给老爹老妈都是上百上千的东西,你就给我十块钱的玩意,你当我什么人了啊!”

关岚望着我,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在包里翻找,半响才从包里掏出一根红绳,递给了我。

她问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是什么人。”

“我......你刚刚不是说了吗,我是你的房东兼上司,不行....你得重新给我换个玩意,少拿五块钱的东西忽悠我。”我瞪着眼睛,强词夺理道。

“不要?不要就算了。”

关岚伸手就要将玉佩拿过去,我不干了,先她一步抢过了红绳,然后跑得远远的,一边把玉佩绑到红绳上,一边说道:“我没说不要啊,我只是让你给我换一个,你实在要是没东西了,那我也将就了吧。”

也就在给玉佩系上红绳的功夫,我才发现原来这玉佩别有用心,在它的背面,刻了伯温二字。

这个发现,让我一下子尴尬了起来,只得一边把玉佩戴到脖子上,一边望着亭子里的关岚,希望她能说点什么。(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