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一百零九章 密谋(明天上架)

接下来几日,波澜不惊。

京都内倒也发生了几件趣事。

其一,文人圈子疯传起一首新词,据说,乃是书院六先生弟子新作,且附带一桩风韵趣事。

人们总是喜欢听故事的,尤其涉及“青楼”、“书生”、“争斗”一类的词汇,更是喜闻乐见。

故而,流传的各外迅捷。

有好事者,更添油加醋。

声称,金风楼花魁破例接了词人上楼……六先生风闻此事,大为愤慨,哀叹此等千古绝唱,竟落在那烟花之地,可惜可惜。

其二,则是一本新的话本小说面世,金瓶梅已出到了第四册,虽因其上不得台面,只在私下流传,但读者甚多。

盗印者众。

有人去周遭书铺求购,突然发现,各大小书铺,竟第一时间“上新”,且,随书籍贩卖,附带一张传单,以及一册新书,捆绑售卖。

名曰:红楼

起初,京都老色批们只是被那宣传语吸引,加之捆绑打折,方购买,只是看过后,登时惊为天人。

那红楼竟比金瓶分毫不差,且文字考究,质量上佳,内里,虽也有少许艳情成分,却丝毫不掩饰其文学成就。

且,相比于前者,红楼此书拿出去,不大会难为情,故而,一炮而红,隐隐的,在声势上,竟压下了金瓶。

据说,国子监内,人手一卷,有大儒私下里,都对此文表达了欣赏之意。

连带的,那南城六角书屋也受到许多关注。

……

清晨。

小院里,齐平一身短打扮,两手各自捏起一柄飞镖,朝桃树上的木靶丢出。

“咄!”

“咄!”

左手七环,右手十环。

不错不错……齐平满意地擦了下额头汗水,这是他近来新添的攻击手段,恩,同样是跟同僚学的。

继吐口水外,他玩起了暗器。

不过,这个东西就难学了,以他对身体的掌控力,十几步内,能保证准头,超出三十步,勉强上靶。

还得多练。

“咚!”

这时候,前头书屋传来清脆悦耳的钟响,预示着开张。

范贰开门迎客,这大早上的,原本门可罗雀的铺子外头,竟便有三五人排队等候。

拢着袖子,在晨光中交头接耳。

见得门开,登时大喜过望,闯入店内:“掌柜的,红楼上新了没?”

“快些拿出来,这是银钱。”

“搞快点!”

范贰乐得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在齐平的手段下,铺子的生意肉眼可见的变好。

许多客人,竟都并非南城这边,而是自其他城区远道而来。

可见红楼的火热。

这还只是开头……等再发酵一些日子,生意只会更红火。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啊。”齐平赞叹,只觉美好的日子在不远处招手。

“恩,眼下还是金瓶最挣钱,但等红楼打开局面,才是长久生意,可惜,盗版问题始终无法解决,还是得想想办法。”

齐平暗暗思衬。

在他看来,金瓶的风险太大,红楼要小很多。

前者不必说,后者当然并非便无“禁忌”,比如后世盛传的“禁书”说法。

但其一,真实历史中,红楼只在清中晚期,于部分地区被查禁,而且还禁不住。

清朝名臣梁恭辰曾在笔记中自述:“……我做安.徽学政时曾经出示严禁,而力量不能及远,徒唤奈何!”

而在中央王朝,非但从未有过禁令,且红楼一书,备受满清皇室追捧。

据说,慈禧酷爱红楼,故宫中,还有十八幅红楼主题壁画。

续写红楼的高鹗是旗人。

乾隆时期,皇室亲王读红楼,还作了一首诗赞扬……

郝懿行《晒书堂笔录》卷三曾言:“余以乾隆嘉庆间入都,见人家案头必有一本《红楼梦》”……这就体现出市场前景广阔了。

其二,也是最令齐平安心的,还是背景。

这个世界的历史背景,与红楼不同。

故而,所谓的“反清”,压根不存在……影射?呵,历史完全不同,影射个鬼。

同时,他在抄写时,也对部分敏感段落进行了删减、修饰。

安全的一批……

“吃饭了。”这时,齐姝的声音从内堂传来。

齐平收回思绪,扭头干饭,准备去衙门。

东苑妖族的事,没了后续,周方说,衙门千户蹲守了许久,也没等到“兔子”。

或许已离开,或许,是窥见动静,遁走了,至于核查那些干尸的身份,因过于繁琐,还在推进,尚无进展。

……

……

与此同时,六角巷一侧街头,一辆马车停靠此处。

不多时,一名仆人自巷中返回,手中捧着最新一卷红楼:

“老爷,您看。”

车帘掀起,露出一个富态中年人模样。

若有京都商界人士在此,必会一眼认出,此人,乃是京都第一大书商,天下书楼的老板,徐名远。

“恩。”徐名远面无表情接过,耐心翻看起来,无人敢于打扰。

好一阵,富态的大书商方合上书卷,轻轻叹息,说:

“这著书之人,名为‘曹雪芹’者,究竟是何人?可打探清楚?”

仆人摇头,道:“小的多方打探,查无此人,想来,并非真名,这书,也只是那范贰定期,亲自手持书稿,送去刻印。”

下书吧

徐名远沉着脸:“那兰陵笑笑生查不出也便罢了,这曹雪芹,怎的也查不到?有如此大才之人,岂会毫无名气?”

仆人胆怯,忙道:“小人无能……若偏要说,倒也有个人值得怀疑。”

“谁?”

“齐平!”那仆人神秘兮兮道:“便是那范贰的同乡好友,与其居住在一处,在镇抚司供职,乃是一名校尉。”

徐名远只觉这名字耳熟,忽而道:

“莫非,是那‘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作者?”

“正是!”仆人道:

“小的派人盯过,那范贰未曾接触过旁的文人,但却屡次采购纸笔,小的想,那范贰本人谈吐,不似腹有诗书之人。

倒是那齐平,诗才惊人,或许……方能写出这等书籍。”

齐平……徐名远有些怀疑。

并非质疑齐平的才华,毕竟,其屡次抛出惊世诗词,且有书院六先生背书。

只是,这诗词与小说,全然不同。

金瓶梅人情练达,红楼梦虽只刊印两册,却俨然可见大家之风,那齐平不过一少年,如何写得出?

可……除此之外,却似乎也无他人了。

“老爷,您若想知道,想法子撬开那范贰的嘴,也便成了。”仆人眨了眨眼,忽然说。

徐名远冷哼一声,却是不答,放下车帘,说:“驾车,去徐府。”

“是!”

……

徐府,乃刑部给事中徐士升的府邸。

当徐名远抵达,立即恭敬下车,掸了掸衣袍,请门房通报,不多时,引入内院。

于内堂中,见到了刚自朝会返回的徐士升。

“三叔!”富态的中年人露出谦卑的笑容。

堂内,相貌堂堂,年纪与其相仿的徐士升淡淡看了他一眼:

“未到月末,这时候过来,是有事?”

两人同属一族,按辈分,徐名远要叫他一声“叔”。

此刻闻言,大商人登时笑道:“瞒不过三叔,侄子这次过来,确有一件小事。”

“坐下说吧。”

“嗳。”徐名远屁股占了椅子小半边,当即,将近期风靡京都的两本书说了下。

徐士升喝着热茶,微微点头:

“那红楼,我也曾听闻,的确不错。”

徐名远忙道:

“三叔说的是,那金瓶腌臜之处过多,虽火热一时,倒也还不足为虑,可这红楼……区区两册,便俨然便要登堂入室……

偏偏,被那什么六角书屋持有,一经推出,盗册泛滥,太过可惜。”

是的,在这位大书商看来,这简直就是浪费。

以范贰的渠道,虽竭尽所能,铺设“网点”,但终究力有不逮,如今市面上的,多为盗印。

天下书楼,也只能与其余盗印书坊竞争,这蛋糕,大家一分,就都不剩什么了。

在他看来,若能拿下书稿,由天下书楼刻印。

第一,可以瞬间铺开在全城,第二,借助人脉关系,可以打压住大部分同行,禁止其盗印。

如此一来,再稍加“运营”,红楼必可赚来海量银钱。

“有话直说。”徐士升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徐名远堆笑,不敢再绕弯子,当即道:

“侄儿想着,将那书稿拿到手,书楼收入必将暴涨,介时,也能更多的孝敬三叔……只是,那六角书屋并非全无背景,著书之人,疑似镇抚司校尉。”

徐士升眼一眯:“镇抚校尉?”

徐名远当即转述了仆人的猜测。

待听到“齐平”两个字,这位品级虽低,实权却极大的重臣眼眸中精光一闪,笃地放下茶碗,直起身子:

“你确定?!”

大书商一怔,不知对方为何如此,点头道:“确定。”

“好!”徐士升露出笑容,眼神却凌厉阴鸷。

对于那扳倒他手下大管事的少年,徐士升颇为痛恨,大管事进诏狱走了一遭,连累的他手下产业元气大伤。

更糟的是,甚至牵累了蛮族商道,不久前,首辅黄镛更派人敲打过自己。

可惜,那少年虽身份低微,偏偏在镇抚司,且据说,深得长公主赏识。

徐士升师出无名,只好咽下这口气。

却不想,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在他看来,此事若操作得当,一来可以为自己敛财,帮商铺恢复元气。

二来,可以借机报复,出一口恶心。

实乃天赐良机,只是,具体如何操作,却还要思衬一番。

“三叔?”徐名远小声问。

徐士升回神,重新端起茶杯,不急不缓,抿了口,淡淡道:

“此事我已知晓,会差人安排,你回去等着便是。”

徐名远大喜,忙起身拜谢,笑容满面离去。

等人走了,徐士升思衬片刻,唤来家丁:“备车。”

“是。”

……

中午。

国子监内,一堂课结束,赵博士卷起书册离开。

学堂内,一众学子也纷纷起身。

“何世安,隔壁街新开了家吃食铺子,一起?”小胖墩卢西安望向翩翩公子,发出邀请。

何世安拱手笑道:

“不了,祖父今早忘了带药,娘亲命我给他送去。”

这样啊……小胖墩有些失望。

旁边,高瘦个子的王晏摇头,心说这大户人家女人心眼就是多。

若是送药,命仆人即可,干什么偏要你这个孙儿来送?

何世安离开,去伙房取了放在火上煮好的药汤,小心放在食盒内,这才乘车前往礼部。

不多时,抵达礼部衙门。

门卫知道他乃是尚书大人的孙儿,不敢怠慢,堆笑迎进门,何世安笑容温文,道了谢。

正要进门,忽而望见院外停靠的一驾马车,好奇道:“徐大人来了?”

他从马车徽记看出了主人身份。

守门吏员笑道:“是。徐大人来找秦郎中叙旧。”

大白天,刑部给事中找礼部官员叙旧?这是什么操作……何世安有点懵。

但也没多想,点了点头,捧着食盒自去寻祖父去了。

……

亲王府。

面容俊朗,贵气袭人的景王用完午膳,便见到手下侍卫归来:

“王爷,您要的,有关那齐平的消息,都在这里。”

“很好,退下吧。”景王满意点头,接过那捆起来的文书,慢悠悠去了书房。

敞着门,借着正午阳光阅读起来。

纸上是密密麻麻的小楷,齐平从河宴到京都,一切的信息,都汇集于此。

本来,以景王的权势,很快就能拿到,只是,手下人搜集河宴的信息时,没法太快,所以才耽搁了些日子。

“唔,果真是胥吏出身么,父亲军中武师,母亲良家农户,倒也算根正苗红……”

“有趣有趣,这演习当真如安平说的一般无二,还有这孙家案,唔……神符笔……”

景王坐在藤椅上,慢慢翻阅,眉间从起初不在意,到后来,愈发惊讶。

尤其,是齐平踏入京都后,短短一月余的时日,做出的那些个事迹,令这位亲王殿下都吃了一惊。

“修行天赋如此惊人……又得书院先生赏识,唔,那几首诗,竟也出自他手?”

“金风楼?花魁?”待看到这一节,景王眼神有些不快。

可等看到下一段,齐平并未在金风楼留宿,只喝了几盏茶,谈了一桩生意,便离开时,眉峰便又舒展开来。

“尚不及弱冠的年纪,竟有此心智,坐怀不乱,难得难得。”

拿起最后一张纸,待看到齐平疑似金瓶与红楼的作者时,俊朗的王爷突然就蚌埠住了……

表情一下变得很精彩。

扭头,默默看了眼书桌上,近来夜晚翻阅的两本小说……恩,心情就很复杂。

“父王!”

忽而,院中传来黄莺空谷般的声音,着粉色罗裙,脸庞精致的安平郡主飘然而至。

吓得景王手忙脚乱,将纸张与金瓶收起。

“安平啊,你来找为父何事?”景王僵笑着。

安平郡主狐疑地看了眼老爹,眨巴了下水润明眸,说:

“女儿这些日子,一直在府中读书,太闷了,想出去透透气。”

景王道:“唔,这般么……你母妃如何说?”

“母妃答应了。”

景王露出宠溺笑容:“那便出去游玩吧,记得带上侍卫。”

“谢谢父王,父王最好了!”安平跳过来吧唧一口,扭头傻狍子一样跑开了……

宛若出笼的黄雀,她要去找齐平玩。

……

ps:明天中午上架,这章四千多字二合一,我要去攒稿子了~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