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第一百四十一章 山巅雪人

巫祭阿魁收到传信走入洞穴,就见姜原一副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有些事。”

余化真没多说,指着被禁制困住,宛如雕像的狌狌:“你可能与这奇兽沟通?”

待到阿魁点头,余化真继续道:“问问它的来历,以及苏宇他们的魂魄是否幸存?”

这奇兽的外形与猿猴类似,但身躯颀长,与人般高,瞳孔泛金,圆圆的耳朵矗在头顶两侧,白的透明。

阿魁盯着狌狌惊惶的金色瞳孔,拍了下身上的花蟒。

那蛊蛇吐着蛇信缓缓攀上狌狌的身躯,随后缠上白耳奇兽的脖颈,嘶嘶低鸣。

动弹不得的狌狌满面惊恐,但随着花蟒的嘶鸣,目光开始变幻,最终平静的直视巫祭阿魁。

这时,姜原整理了繁乱思绪走过来,与余化真默默的对视了一眼。

通过余化真的暗示,姜原已经猜到,自己的魂魄怕是与肉身不符,依旧是前世模样。

狌狌之所以无法吞吸他的魂魄,很可能便是因此。

虽然躲过一劫,但灵、肉不一,即便现在没有什么异样,但日后修行到更高境界,迟早会出岔子。

姜原面上无波澜,内心却已在发愁。

余化真在这件事上,恐怕帮不了他,而且姜原一时间也想不出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何魂魄与肉身不同。

此人已看过姜原的魂魄,肯定是无法像敷衍桃仙和大敖神君一样,说自己是吃了莫名丹药,神魂离体。

或许,解决之法还在于方鼎,毕竟,就是它将自己带到此世的。

待到攻打完千礁海恶龙,便去一趟黄牙岛换取万年椿,看看新的十草大丹吧。

“嘶嘶嘶”

花蟒蛊蛇突然从奇兽狌狌的脖颈上直起了身子,扭头看向姜原和余化真,阿魁随之回过身,开口说道:

“这奇兽出自雷柏山,其丈夫本是禺狨王手下妖将,因冒犯了禺狨王,被剥皮吞吃,它便带着孕崽逃离雷柏山,在海上飘了数日后,到了此地。”

竟然与禺狨王有关,这确实出乎姜原和余化真的预料。

阿魁继续讲道:“它说自己并非主动作恶,而是寻食物时与人撞上,不得以自卫。”

“因为它每吞下一个魂魄,都要耗费巨大的体力精气去消化,而它此时正孕生幼崽,若精力不够,会造成孕崽畸形,乃至早产。”

姜原松了口气:“所以,苏宇等人的魂魄,还在它腹中,安然无恙?”

阿魁扭头看了眼奇兽狌狌,随即点头道:“是的。”

余化真当即道:“那就让它先把魂魄放出来。”

狌狌眼珠闪了闪后,阿魁传话道:“它愿意。”

余化真捻咒一收,奇兽头上套着的白环当即脱落。

“吱!”

得到自由的奇兽,快速缩到角落,冲着余化真与姜原呲牙咧嘴,耳朵颤动,怒目而视。

“嗯?你还想再战?”姜原面色一沉,手上分水叉一挥。

狌狌想到姜原方才的恐怖力量,以及怪异的表现,眼中凶性顿时一缩。

“还不放出魂魄?”余化真冷喝。

“嘶嘶”

还缠在狌狌身上的花蟒,也发出警告的嘶鸣。

多方压制下,那奇兽呲牙叫了两声,终于服软,不情不愿的的咧开嘴,用爪子一拍胸腹。

呼,一团阴风从那血盆大口中涌出,落地化作十多个飘忽虚影。

其中有两个姜原的熟悉身影,一个是苏宇,另一个,则是港口药铺的伙计。

果然,那年轻人也是被这奇兽所害。

见到了苏宇的遭遇,姜原心头就隐隐有所怀疑,这时算是确定。

十来个魂魄,情况明显不同。

苏宇及其村人虽然面容呆滞,但魂魄虚影还算清晰,而剩下魂魄,以那伙计为首,已经只剩些白气。

“这孽畜!”

余化真也发现了魂魄的不同,喝骂了一声后,指着伙计等人的魂魄摇头道:

“这些人的魂魄已经离体太久,肉身彻底断了生机,无法返阳了。”

姜原点了下伙计的魂魄,沉声道:“那人的肉身,昨日便下葬了。”

“唉——”

余化真悲悯一叹,“我先把苏宇等人遣回肉身,再施法超度这些游魂,让他们入地府去吧。”

说罢,运起法力,手掐招魂咒冲着苏宇等人骤然大喝:

“还不速归肉身,更待何时!”

法纹荡过众魂魄,痴痴呆呆的苏宇等人齐齐一颤,茫然四望。

但伙计旁的那几位魂魄,则依旧毫无动静,甚至更淡了几分。

突然,苏宇的魂魄眼中浮起一丝灵光,好似睡梦初醒,没等他弄清情况,余化真捻咒再喝:“速归肉身!”

“大人,观主?”

恢复意识的苏宇,匆匆瞥过姜原与余化真,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卷起,随着其他魂魄飘飘而去,飞往肉身。

《最初进化》

余化真喘了口气,不敢停顿,继续施法,因为剩下几个魂魄,已然出现消散迹象。

“奏启寻声救苦太乙天尊,今对道前,召请灵幡接引,往送亡魂黄泉路......”

随着余化真的超度法咒,伙计等人的飘散亡魂,渐渐被一团青华之气引领着遁向地府。

最后一丝阴风从洞内消失,众人的目光,落到缩在角落的狌狌身上。

怎么处置这奇兽?

巫祭阿魁默默的召回花蟒蛊蛇,束手立在一旁。

姜原看了眼那奇兽鼓起的腹部,沉吟了下,转头面向余化真:“便由余兄收入三仙观看管吧。”

.......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席卷了海中洲,整个桃石山,一夜之间换上了银装。

喀哧喀哧,银白的山岭间响起雪地践踏的声响,便见三头猛兽踏雪而来,猛兽背上端坐着三个裹着披风的青年。

“这雪也是惊人,不过一夜,整个天地都换了。”

林立抖了抖身上掉落的雪花,开口感叹。

面色苍白,透着虚弱的苏宇,接口笑道:“海中洲的雪就是这样,可能一个冬天都下不来一片,可要是真下了,便是改天换地。”

说着,苏宇捂嘴连声咳嗽起来。

咳嗽声在静寂的雪林中回荡,几只小兽噗地从雪下钻出,一下被三头猛兽吓得呆立当场,滑稽有趣。

林立阻止座下花豹去逗弄吓呆了的小兽,冲苏宇叹道:“我就说了,你还没完全恢复,不用跟来。天寒地冻的,你伤势再加重怎么办?”

旁边的段武飞瞥过来,配合道:“你还是回去修养吧。”

苏宇终于停止咳嗽,脸上泛着潮红,却坚定摇头:“我哪有那么脆弱,再说,醒来数日了,早该来感谢大人。”

为了不让同伴再劝,苏宇转移话题道:“听说大人闭关了?”

段武飞与林立对视一眼,无奈摇头:“是的,已经闭关半月,听说是修行到了瓶颈。”

苏宇抬头遥望摩心洞,悠悠道:“过了瓶颈,大人就能仙道筑基,开始修鬼仙了吧?”

一片云气忽的划过天空,发现了下方之人后,倏地掠来,落到树梢上显出一头神异灰驴,低头阿呃叫了声。

“五千阁下又出来玩耍了?”林立冲着那灰驴拱手笑道。

五千翻了个白眼,脚下一踏,妖力冲入林间,便听哗的一阵响动,树上堆积的雪花纷纷洒落。

林立慌忙纵起坐骑躲闪,依旧被淋的满头雪白。

五千咧嘴大笑,随即裹着云气遁走。

“这头可恶驴子!”林立气的大骂。

苏宇拨掉溅到身上的雪花,笑着看向林立,“你是不是惹着他了?”

“哈哈,小宇你猜对了。”段武飞立即大笑。

林立撇嘴,“我上次来拜访大人,遇上那驴子踏云玩耍,不知其是大人坐骑,见其神异不凡,以为是头异兽,一时起了贪心。”

段武飞笑嘻嘻的指着林立,幸灾乐祸道:“结果不仅挨了一顿教训,还被人家给记恨上了,每次来都惨遭戏弄。”

苏宇笑道:“那你还主动撩拨人家?”

林立气呼呼道:“我不是想缓和缓和关系嘛。”

“就你那一笑就歪嘴的模样,哪能看出半分诚意。”段武飞不留情面的数落道。

“闭嘴吧你!”林立恨恨瞪向段武飞。

苏宇在一边哈哈大笑,在家中养伤憋出的烦闷,瞬间烟消云散。

吵吵闹闹间,三人爬上山岗,一个清静的石府出现前方,洞府旁的石壁上刻着“摩心洞”三字。

“哈、哈”

一队内着皮甲,外套棉袍的猴兵,在石府前的空地上,举着长矛嘿哈演武。

苏宇的魂魄回归肉身后,又昏睡了好几日方才苏醒。

之后神魂虚弱,一直在家中修养,今日是林立两人去看望他,说到要来拜访姜原,他才第一次走出家门,自然也是第一次来摩心洞。

见到洞府前热火朝天的猴兵,惊讶道:“这是大人的亲兵?”

林立嘿嘿一笑,刚要回答,一道金光嗖的荡来,高声反驳道:“这是俺金大王的兵!”

“见过金大王阁下。”

林立三人连忙向那金光拱手行礼。

这只金毛鼠可是比那驴子更会摆谱,更小心眼的,他们若不给足面子,少不了吃苦头。

三人有时也纳闷,姜原那么温和洒脱的人,怎么身边的坐骑、“灵宠”一个个的都很有脾气。

金大王散去宝光术,瞪眼打量面色苍白的苏宇,“就是你被那白耳母猿的神通吞去了魂魄?”

金毛鼠知晓了奇兽狌狌的事,很是好奇,随着姜原去三仙观见识了一下后,便一直对狌狌的天赋神通念念不忘。

苏宇点头称是后,金毛鼠立即追问:“真的如传闻的那般厉害?”

苏宇再次点头,带着后怕道:“若无大人与观主的解救,我,我父亲,还有同村人怕是都已魂飞魄散。”

金毛鼠顿时脑袋耷拉,叹道:“俺何时才能有如此神通啊。”

原来这金毛鼠眼看着姜原,五千全都进步飞速,实力一日千里,而他自己呢,宝光术炼到了瓶颈,修为涨的缓慢,便开始着急了。

甚至后悔把妖丹给了五千,暗道早知吃下妖丹也没啥大问题,就自己吃了多好。

“金大王阁下,大人可是正在府中修行?”林立出声询问。

“叫俺金大王!”

金毛鼠在“大王”两字上强调,随即指了下雪茫茫的山巅:

“他在上面,已经好几天没下来了。”

三人骑着坐骑爬上山顶时,就见一个面朝苍莽天地的“雪人”,静静端坐在崖边。

相关推荐:鬼剑至尊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大秦,始皇封我为国师龙王传说之金龙崛起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三体面壁者,带领全球下副本我能制作游戏装备无限武侠冒险回到原始搞基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