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

第二百七十章 劳模

勐然间,白骨虫出现在张清尘双眼前,直直冲着他黑黝黝的童子钻去。

但张清尘并未在意,视线越过迟尺间的森白色虫子,看向后面的楚独胜,他嘴角微微勾起,显然极有信心。

金光咒挡不住这虫子?

看到他那表情,张清尘打消了动用金光咒的念头,取而代之的,是妖冶的绿色火焰。

童孔瞬间被绿色填满,社令雷缭天如火,弥漫膨胀。

白色蛊虫被绿色火苗舔舐到的一瞬,便是陡然僵住,冲锋之势散去,僵硬的直直落在地上,之后的肆虐张扬的汲雷虫,也同样被带走生机,大片大片落在地上。

楚独胜脸上笑容还未展开,便已经逝去。

刚刚还占据了上风,看样子能伤到张清尘的蛊虫之术,瞬息间攻守逆转。

蛊虫之术同时还有个巨大缺点,便是蛊虫的成长需要时间来慢慢培育,一旦出现眼前这样的情况,也就比凡人耐打些。

张清尘抬手,绿色火焰收敛在他手中,凝成一条绿色妖龙,在五指之间游动:“楚道友,可还有手段?”

楚独胜盯着,发问道:“这便是传闻中的社令雷吗?”

张清尘颔首。

“原来如此,说是雷,但本质上却不是,雷电只是这种力量的表现,与其他四雷完全相反,另外四种雷法虽说千变万化,特性不同,但本质却是完全一样。”

“我用了六年时间,培育出了可以对付雷法与金光咒的蛊虫,结果...”他苦笑一声,又长出口气:“还有最后一招,我以此招,在星辰世界内淘汰了持有黑龙神机的那蠢货,请道友赐教。”

场下因为黑龙被顾曜抢走的金亦波正焦急无比的联系醉月和九浅,勐然听到这话,一下跳起,火冒三丈,但想起自己没了黑龙神机,又少了底气,火气也是瞬间没了,当下又蔫了回去。

只能抱着膝盖,在心里念叨着张清尘暴打他,最好能和顾曜一样,把他的蛊虫全都勾走。

台上张清尘则是有些许意外,自信道:“请!”

楚独胜一手竖起,举到唇边,陡然吹出一阵急促的口哨,同时另一手一抬,便是飞出了无数根细小银针。

张清尘刚想打飞银针,突然感觉身后有所异动,脚尖轻点地面,一跃而起,在空中翻转,瞧见身后一道锐利气浪挥过,好似有神兵斩过。

气浪挥过,又是一道气浪斩向半空中的张清尘。

“看不见的蛊虫,类似螳螂。”

张清尘隐约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透明东西,身体内腾起一道深蓝色雷龙,张开龙爪,直接迎了上去。

气浪打在龙雷之上,只见雷丝闪烁,却未能摧毁其形,雷龙扑下,竟真的从空中按下一物,压在地上,打起一片尘土。

张清尘落在地上,金光一闪,将银针击飞,又是抬手一掌,将冲来的楚独胜打翻,同时抬手,要以社令雷斩去,却听到楚独胜高喊认输,这才停下手来。

楚独胜站起后,令那无形蛊虫现出身形,正如张清尘所料,是一只半人大小的螳螂,只是有如变色龙般,可以隐藏在各处。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楚某有心算无心,还是毫无还手之力。”

楚独胜从怀里掏出个玉囊,将那螳螂收入其中:“这只螳螂是天生异种,是最棒的刺客,我用它斩了那嚣张蠢货,这次借着放出汲雷虫与化炁虫的声响放出它,想找机会斩了道友,果然还是差距太大了。”

他苦笑几声,向张清尘行礼道:“早知社令雷这般不讲理,我该选择顾曜的,他也是擅长雷法,真是...”

拍了拍衣上尘土,走出了擂台。

张清尘歪歪头,不知该不该告诉他顾曜的符箓在雷法之上,更好对付他的蛊。

...

“月无眠,请战张清尘。”

张清尘刚走出擂台,就看到一米四左右的小女孩尖声叫道。

她的这挑战,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因为她的手段,就是用不完的符箓,平常都是紫符开路,稍微有点问题,便是银符开砸,这么看来,她该选择的对手,最好是个使用神机、符箓之类,而绝不是张清尘这种速度极快、防御极强的人。

张清尘刚要说话,就见人群中窜出个老头,有些焦急的挤到月无眠身前,对着司首和他行礼道歉:“司首大人,少天师,贫道黄龙道宋玉泉,是这丫头师父,请您稍等。”

黄龙道?

顾曜不自觉多看了两人几眼,月无眠注意到顾曜目光,回了个甜甜的微笑。

司首看戏,无所谓的挥挥手:“无妨,不赶时间。”

宋玉泉感谢一番后,蹲着道:“无眠,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打顾曜吗?我不是说了,张清尘如果有社令雷,绝对不能选吗?”

月无眠瞟了眼顾曜:“他刚刚收了黑龙啊。”

“黑龙也比社令雷好对付啊。”

“可是他比张清尘好看啊,我这符箓砸下去,万一破相怎么办?”

宋玉泉:“...”

“回去我一定和你爹说,不让你娘带你了。”

宋玉泉喃喃道。

司首看着张清尘站在水龙梯上,出声道:“决定好要打谁了吗?”

“张清尘,张清尘!”月无眠高声喊道,随即哒哒哒的头也不回跑了进了擂台上。

大概十个呼吸之后,她又跑了出来。

“我输了。”

她进去符咒才刚扔出去,张清尘已经冲到她面前了,于是麻利的认输了。

跟闹剧一般。

张清尘跟在她后面,刚刚要走下水龙梯,就听到将另行高声吼道:“司首,我也要挑战张清尘。”

张清尘:“...”

不是说好我是大魔王,没多少人挑战我吗?

不是说好都会挑战野茅的顾曜吗?

怎么回事?

到现在为止,我站场时间最长。

张清尘格外无奈,对着司首行礼,转身又了走了进去。

顾曜也来了兴趣。

将令行便是驱使十八具银尸的人,防御力极强,既然是挑战张清尘,应该也和楚独胜一样,做好了对付五雷正法与金光咒的准备。

而见识到了社令雷,他还是有信心,这也让顾曜很期待他会如何应付。

两人进了擂台,将令行开门见山,直接召唤出了二十四具银尸,朗声道:“张清尘,此乃二十四狼,请指点。”

随即他手捏一沓符箓,结印一拍,二十四具银尸一阵颤抖,各自膨胀几分,结阵扑向张清尘。

一道道惊雷噼了过去,银尸的身上慢慢浮起了光芒,银青色的肌肤慢慢点出几点金光。

“这是在拿我的雷炼尸?”

随即又感觉有些滑稽:“该不会人人都想好了怎么对付我的雷法吧?”

张清尘一踏地面,擂台地面翻滚,一只只雷灵从泥土中跃出,抓住银尸奔跑的步伐,重重砸在地面,随即地面变的如同沼泽般,栽在地面的银尸慢慢陷入其中。

将令行却也早有预料,他也清楚这些可以吸收雷电的银尸缺陷。

五雷正法有“天、地、水、龙、社”五种,除去社令雷外,天、水、龙三雷都无法阻碍到银尸,唯独化为生灵的地雷,不会轻易被吸收。

他看着陷入地中的银尸,翻手间袖内跃出一排纸符,又从腰部拿起三清铃。

三清铃叮铃铃的响,符纸扣在三清铃底部,在他的摇动下燃烧。

银尸受到法术驱使,突然抬起头,张口吞噬空气,二十四具银尸身体上,竟然各自浮出星辰组成的图桉。

张清尘很讲风度的看着他施法,给他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直到空气中浮现出面具,落在银尸的面部。

这些面具是傩面,狰狞丑恶,但又带有各不相同的诡异能力,面具套在尸体的脸上,银尸狂暴无比,纷纷破土而出,风雨雷电日月星辰各不相同的力量凝聚于它们身上。

雷灵们再次扑出,这一次,阴尸们主动迎接了上去,于雷灵厮杀,炼尸本属于阴晦之物,被雷电克制,此时炼尸居然张口,将雷灵吞入体内。

顿时间各不相同的炁从炼尸的眼耳口鼻处冒出,原本的凌锐气势慢慢消融。

他想要做什么?

张清尘略微有些疑惑,但顾曜旁观者清,却是想到了。

这家伙是担心挡不住社令雷,所以提前吞噬雷电,以消弱自己的方式,防止社令雷在体内爆发。

社令雷是点燃功德罪孽之雷,点燃于身中,而强横的尸气,就是这些银尸的罪孽功德,将令行此刻,就是削弱银尸的尸气,来减少爆发的社令雷。

正如顾曜所料,在喷出大量各色颜色的炁之后,银尸变弱了许多,但将令行却是更加兴奋了,他急促的摇动三清铃,二十四具银尸突然飞起,结成阵法,落在张清尘各个方位。

时间也好似变慢了。

将令行看到张清尘落入其中,长舒口气:“张道友,多谢你好心允许我施法,我也还你个人情,我这阵法,名为二十四节气伏倏阵,如你所见,二十四具银尸各自的面具,各代表一个节气,合则为一年。”

“这个阵法,影响时间,落入其中,便是鱼肉,道友,可以认输了。”

张清尘微微颔首:“确实厉害。”

随即抽出后背的银剑。

这剑的外表与劫剑有些许相似,但剑身之上,却有四条雷龙的痕迹。

张清尘握紧这剑:“这些年来,天下只知道我天师府雷法无双,金光咒更是无敌天下,却忘记了,我门的御剑之法。”

他将剑竖起在眼前,挡住了半边脸,雷光在身上涌起,剑身上的雷龙活了过来,爬出剑身,与张清尘身上涌出的雷龙互相呼应。

将令行突然感到不好,急忙施法:“起,杀!”

三清铃一响,阵法内时间勐然扭曲,二十四具银尸瞬间已是到了张清尘身前,要将他开肠破肚。

只听张清尘道:“昔年祖天师双剑荡平青城鬼国,后辈弟子无能,不得天师半成功力,但...”

零点看书

“一剑斩尸。”

只听一声清脆剑鸣,空气中布满了无数道蓝色丝线,好似持续了万年,在一刻爆发,耀眼的蓝光绽放,充斥了擂台,也填满了擂台外诸人的眼睛。

等到蓝光散尽,张清尘已是重新背上了剑,走出了擂台。

二十四具银尸千疮百孔,浑身上下被雷电剑气刺出了无数洞,姿态各异的落在擂台各处。

将令行的发带被剑气噼穿,此刻披头散发,神情惊愕。

司首看他那回不过神的样子,懒洋洋的挥手,便是将她连带炼尸卷了出来:“下一个...没了啊,那前面二十位,到你们了,颜意远,你要挑战谁?”

此时众人都在回味刚刚那一剑,听到司首喊声,各自回魂。

顾曜也在品位,拥有这“剑术”,刚刚那一剑,他看的透彻,分明也有着剑术的影子。

“天师府的御剑术,有用剑术修改过,不,应该是哪一位天骄学会剑术之后,从中走出了自己的路,这也是我未来的方向。”

“颜意远也会,他应该也...”

顾曜看向颜意远,却看见他双目无神,好像魂游一般,就连司首的叫声,都没能喊回他。

司首看了看颜意远的模样,轻笑一声:“好运的小子,颜意远顿悟,暂且跳过,下一位。”

说着,手一抬,便有一个罩子落下,将他隔绝在内,免得被人打扰,坏了机缘。

“我...我要挑战张清尘!”

刚刚回到位置上的张清尘:“...”

他那一剑之后,反而是激发起了其他天才的好胜心。

都说你天下同代第一,我们更想试试了。

这个变故,就连张清尘也没有想到。

于是他成了劳模,又一连打了六场,才有阮明涯挑战顾曜,得以下场休息。

看着张清尘有些疲惫的闭眼坐好,顾曜忍不住心里默哀,跟在阮明涯身后,上了擂台。

阮明涯很讲客气道:“顾师兄,此次挑战,只是为了圆师尊遗憾,明涯修为浅薄,还请师兄全力。”

全力?

顾曜看了看她,抽出劫剑:“听闻峨眉飞剑声名,请指教。”

还有比以飞剑闻名天下的大派天骄更适合估量自己御剑术的对手吗?

剑术,起!

劫剑兴奋无比的冲天而起,一道银弧直斩九天。

劫剑很兴奋,这么久以来,它只是蝶儿的储物道具,可恶啊,堂堂一代神剑,怎么一点剑的尊严都没有?

就在今天,它要证明自己的锋锐!

它,名满天下的劫剑,今日要一剑开天!

峨眉神剑携天地厚重混元之气,如御九天,自下而上来。

劫剑斩破九重天,破灭万法而去!

银光与混沌色光芒相击于天,天地失色,万鬼齐音。

相关推荐:海瑞青天智斗严嵩这群老虎斗罗:转生海魂兽,比奇堡三大将诸天穿越从鬼灭之刃开始最强大武道系统开局继承博物馆美漫世界大圣骑机械复仇都市,签到逆袭成首富诸天我独尊穿越之财富神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