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尼斯暴风雨的前奏

月亮被云层遮住,使黑暗在夜里无声蔓延。

一号套着不属于自己的夹克衫,靠在拥有风铃和捕梦网的房子大门边,低头把玩着一支塑料假花。

他在镇上逛了逛,这个镇子比枯镇要小得多,许多工艺品的样式都是他没见过的。

在花房里,卖花的女孩还送了他一支蓝色的塑料玫瑰,他冷淡地谢过后,就带着玫瑰想回来找喻封沉。

可在半路上,他感到体内怨气一阵翻涌,不断增强,没来得及多想,他从来自合约中的那一丝联系中感应到喻封沉出事了。

一路跑过来,他便停在了这栋房子门口。

没敢进去。

因为喻封沉所展现出来的气息,让他本能地感到了战栗。

好在,没过多久,他就感应到喻封沉恢复了正常,于是他一直靠在门框上守着,就等喻封沉出来。

月上中天,在惨白的云雾后露出一点光亮。

“叮铃——”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门缓缓推开。

一号把视线从蓝色玫瑰上移过来,看见了穿着毛线衣的青年。

乍一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就是脸色在淡淡的月光下显得比以往更苍白,黑色的头发略微有一些凌乱。

但是好像有什么更重要的地方不太一样了。

“孩子,不要急切,慢慢来,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房间内传来女人的声音,一号不由得多看了喻封沉一眼。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还一直等着……

“你干嘛了?”他忍不住问。

喻封沉看了一号一眼,还没说话,雪伦就再次开口:“外面这孩子不错,担心你出事,在外面站了三个小时了。”

“三个小时?”喻封沉讶异,一号却冷着脸,耷拉着眼皮,一副懒得多说的样子。

喻封沉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转身:“小姨,那我走了。”

说罢便关上了门,对着一号道:“走吧。”

“去哪?”一号把蓝玫瑰随手一扔,花朵掉在了屋子旁的空地上。

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喻封沉也有些不确定。

十点多了,人偶父母那里……他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

辅导员给了一周的假,可他没想到事情一天就解决了,还以为要拐弯抹角,绕很久。

“好歹也是有我爸妈记忆的……我这么冷漠是不是太混蛋了?”喻封沉忽然想到,对于拥有了记忆和多年生活经验的两个人偶来说,在它们心里它们就是真正的人,就是他的父母。

“今晚你先住我爸妈家里吧,明天,我们找个地方玩。”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信息,喻封沉觉得有必要散散心。

这里就是异国,人生地不熟,最适合旅游,法国好玩的地方还挺多的,正好还能感受一下异国的文化。

也能让他沉重的心情得到一丝缓解。

……

看见儿子去而复返,并且表示要在家里过夜的时候,喻爸爸和喻妈妈简直是喜出望外。

连带着,对儿子口中的朋友也热情的不行,即便这位客人一脸的阴郁:“你好啊,欢迎欢迎,那个……你叫什么呀?”

喻封沉挺不是滋味地看着妈妈重新包得严严实实的手臂,还是老老实实介绍道:“妈,他叫罗珈。”

一号在听到罗珈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神一下子亮了些。

他跟着喻封沉走向二楼客房,心里谈不上高兴也谈不上失落,就是突然意识到,从今以后,知道他叫罗珈的人,只剩下喻封沉,和那个当时与喻封沉在一起的女孩子。

上了贼船,他也下不去了。

或许,以后真的可以安安心心的,用成为鬼物后才多出来的力量,去做一些帮助喻封沉的事情。

就为了这一声“罗珈”,挺好的。

鬼物不需要睡觉,但是一号躺在喻妈妈收拾出来的单人间的床上,闭上眼睛,竟然也倾听着黑夜,感到一丝困倦。

……

第二天中午,喻封沉和一号就整理好了行头,告别了喻爸爸喻妈妈,走出了康椰镇。

这次喻封沉有了感觉,在经过镇口时,空间有个不明显的震荡,再回头,康椰给他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更热闹,更有人气,形形色色的旅游者在向他昭示着——这个康椰是真实的,而非雕刻师手下的精美雕刻品。

“我们去哪玩?”一号顶着大太阳,有些许不适地戴上了同款鸭舌帽,但这并不能打消他对旅行的兴趣。

“你想看海吗?”喻封沉想了想问。

枯镇里没有任何痕迹表明周围有海,所以他估计一号连海都没见过。

“想。”说到海一号就感觉更舒适了,他不着痕迹而又眼巴巴地看着喻封沉打开手机调出地图,在法国的沿海区域进行筛选。

“去尼斯吧,很有名的城市。”

尼斯位于南法,处于地中海沿岸,北边就是阿尔卑斯山,且与因戛纳电影节而知名度大涨的戛纳相邻。

这个地方终年温暖,拥有法国最蓝的海岸以及很多的特色节日,世界上有名的夏加尔博物馆和马蒂斯博物馆都在那里。

除此之外,天使湾和盎格鲁大道也很吸引人,总的来说,尼斯就是一座慢节奏、非常适合度假的海滨城市。

喻封沉很快做了决定,然后订了一张飞机票。

在飞机上只能让一号先回画中去了,一号没说什么,将影子化作油画后就推开棺材盖躺了进去,让喻封沉将油画放回了梦里。

关于他梦中总是见鬼这件事,喻封沉也已经有了答案。

鬼沉木是怨气极重的鬼木,本身就有着吸引鬼物的能力。

而它本身的特质,更是能包容大量的鬼气怨气诅咒之力,在与喻封沉的灵魂融合后,便成为了一块引鬼瞩目的载体。

他幸存级时很弱小,鬼气外放不多,于是只能吸引到一些弱小的执念来到梦里。

拿到体验师资格证后,为了他的安全,资格证将他的特殊气息屏蔽了起来,所以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受到执念的骚扰。

到了挣扎级,他已经可以有一些自主性的选择是否让鬼魂入梦,资格证对他的屏蔽力度便减轻了。

坐上了飞机,喻封沉仍是那副鸭舌帽加口罩的打扮,一路无事发生,唯一的不足是卢瓦尔河区离尼斯所在的普罗旺斯区几乎拉成了一个对角,距离稍远。

……

尼斯的空气非常清朗,有种天高地阔的美感。

下了飞机又坐车来到度假酒店,喻封沉靠在前台桌面上填写入住信息,一号则微微打量酒店内环境。

这是一家高星级酒店,装饰十分华丽,大堂的角落里有一处大型假山,几条锦鲤在水中摇动尾巴,将这一方禁锢之地当作了整个世界。

大堂里零零散散坐着一些游客,有的在等人,有的在聊天,还有几个人站在喻封沉身后不远处排队入住。

出门在外,喻封沉一向不喜欢委屈自己,他经济条件相当不错,从小到大,“父母”在寄生活费这方面十分大手笔,他现在知道那些生活费都是雪伦寄的,简直是连他请保姆的钱都给打过来了。

可惜喻封沉不习惯别人照顾,生活上用钱的地方也不多,积蓄越积越多,至少很多年以内,他完全不需要为生活发愁。

这次出来玩,他就找了当地还未预约满的酒店中环境最好的一家登记入住。

前台妹子拥有一头浅棕色的及腰卷发,皮肤为健康的小麦色,是个典型的性感美女,她接过喻封沉写好的资料,用英语道:“哦,是来自中国的帅哥~”

“嘿帅哥,我是米露,等我下班了你有兴趣请我喝一杯吗?”米露递给喻封沉他的房卡,喻封沉订的是一个双人套间,因为一号跟他说不用分开住。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抱歉,没有时间。”喻封沉没做回应,要他和一个陌生女人一起喝咖啡,他宁愿选择进入恐怖游戏里面对鬼物。

米露没有放弃,开朗的笑着:“原来是个酷哥,要不交换一下脸书号?明天或者后天有时间了,我随时等着哦?”

“没有兴趣。”喻封沉只好说得更直接了些。

他知道法国这边比国内开放很多,或许主动一些的女生的确比较适合他,可他现在真的没有兴趣谈恋爱。

“米露,他只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疙瘩,请问我有幸请你共度晚餐吗?”排在喻封沉后一位登记的男人笑道,他们后面说了什么喻封沉并不关心,拿到房卡后便和一号一起走进了空电梯。

他们住的是4409号房。

在电梯门即将关上时,喻封沉念头一动,感知到大堂里有一道视线在盯着他。

这道视线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他还没细看,电梯就关上了,阻隔了那道视线。

“在刚才的假山后面。”一号也感觉到了,他的感知力要比正常状态下的喻封沉稍强一些,位置判断也更准确。

会是谁?在这里还能有熟人?

假山后的青年借助山体遮掩着自己的身形,嘴里叼着根橙子味棒棒糖,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下意识摸上了腰间的枪。

在大堂里瞥到某个人后,他吊儿郎当的身形不自觉站直了些,见电梯门关上才挠了挠自己灰色的短发。

“喻封沉怎么会在这里……身边还跟着一只鬼物,他竟然是鬼物体质。”云肆嗦着棒棒糖,想了想,眼中血红色的流晶光芒一闪而逝。

本来只是路过找人,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走到前台,他用十分纯熟的法语和前台客服交流了一下,订到了一间单人间。

“有意思了……”看着自己资格证上的任务,云肆打了个哈欠,提着行李箱向自己房间的楼层走去。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