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一百四十章 来自奸诈小人的短信消息

由于尼斯气候十分温暖,穿大衣不仅闷热,而且不合时宜,喻封沉便带着一号进入商业街买了两套略薄的衣服。

这座城市的商业街尤为繁华,无愧于高知名度的旅游城市名头,街上行走的人来自各个国家,喻封沉还看见不少中国游客。

“这是什么东西?”在经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一号问了一句。

喻封沉往柜台上看去,如果他没记错,一号问的那些颜色各异、长相可爱的小型圆饼饼状食物名叫“马卡龙”。

鉴于一号来自鬼域,在进入他所在的真实世界后许多信息都需要恶补,他便买了一些马卡龙给一号吃。

谁知这一买,像是打开了一道神奇的大门。

“这个是什么?”一号又问。

“帕尼尼。”

“这个呢?”

“……可丽饼。”

一条街还没走完,一号手里已经提了一袋子食物,他时常嘴里还在吃,又发现了新的有趣东西。

“鬼物需要吃东西吗?”看着一号兴致勃勃的样子,喻封沉忍不住问。

问完他就觉得这个问题十分没有必要,他自己还不是顿顿照吃。

鬼沉木虽然是木头,但与小时候的他灵魂融合后,就化成了真正的血肉之躯,心脏、血液、组织器官等都是真实的。

想来一号虽然已经死去,但是时光流逝数十年后重新拥有了肉身,这具身体应该也是具备消化系统的吧……

买完吃食,喻封沉想了想,又按照地图拐去数码店给一号买了部手机,将自己手机里的双卡抠下来一张。

他有张手机卡是上了大学以后学校办的,基本不使用,也就是每个月多点所谓的无限流量,让一号用正好。

某一刻,喻封沉感觉带一号就跟带个什么也不懂的自闭弟弟似的。

“有人一直跟着,”一号一手抓着帕尼尼正在吃,另一只手拎着其他食物和买的衣服,俨然成了个拎包小助手,然而他的表情还是那么阴郁,仿佛有人欠他钱,“抓过来打一顿吧。”

没错,在他们出了酒店后,那道大堂里的视线就又跟上来了。

喻封沉早就感知到,但无法确定位置,就想静观其变,等对方展现跟踪他的意图。

“你能找到他?”喻封沉手里也拿着一根在街角看见的“正宗北京烤串”店里买的烤肉串串,不抱什么希望地问。

这道视线的主人太难找了,街上本就行人过多。

哪怕将精神力悄悄放出去,他也没有搜索到任何有用的气息,说明对方实力不俗。

可好在对方没有恶意,否则根本不会一直盯着他们,让他们察觉到异常。

“人太多了。”一号皱了皱眉,不耐烦地扫视一遍四周。

这个时候他们想买的东西也基本买到了,喻封沉便道:“先回酒店吧。”

喻封沉挑的酒店离海滩特别近,他洗了个澡换好了衣服出来,就看见一号正站在一百八十度海景阳台上向外观望。

从他们房间阳台的角度,可以看见沙滩上一个个小人,还有蔚蓝的大海。

喻封沉也朝大海的方向望去,他的视力很强,那些由于距离原因只有蚂蚁大小的在海滩上晒太阳的男男女女,在他眼中仿佛被放大了数倍,清晰可见。

遮阳伞、沙滩椅、游泳圈。

穿着沙滩裤的健壮男人和穿着比基尼的女人,以及小孩,在海边宛若一幅快要溢出满满生机的画卷。

看着看着,喻封沉突然眼神一凝。

一个穿着黑色连体泳衣的黑发女孩在他视野中一闪而过,那模糊的半张脸给喻封沉一种熟悉感。

“怎么回事?海滩上的游客里好像有……”他眯着眼睛又看了一会儿,没找到刚才令他眼熟的女孩,反而在浅滩出看见一个陌生男人。

男人身上缠绕着丝丝怨气,隔了这么远,体质特殊的喻封沉也能感受到。

自从封印被雪伦小姨打开一次后,他的感知力,尤其是对鬼物气息的感知力就再次增强了,同时,他也很清楚自己现在身上所拥有的那种“特质”也变得更多,可能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做晋升抗衡级的准备。

这种特质的存在是宁枫告诉他的,体验师会在一次次游戏中,在与鬼物的接触中积累特质,越来越强。

而喻封沉缺的不是积累,而是一步步撬开一丝封印,让鬼沉木中蕴含的特质一点点浮现。

说到底,他也是开挂开得贼狠的一员。

“怎么了?”见喻封沉欲言又止,一号把视线从大海上收回来问。

“这里有鬼物。”喻封沉先是说了句,随后又改口,“不对,那个男人……是个被诅咒的体验师。”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没错,沙滩上那男人身上虽然缠绕着怨气,但本身并没有鬼物的气息,反倒像是被鬼物缠上的体验师。

他仔细观察了一番,男人是欧洲人长相,身材健壮,露在阳光下的肌肉十分结实,看上去像是经常锻炼、刻意练过。

但他实力并不太高,大概刚进入挣扎级,脸上的表情有些紧张,乍一看没问题,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与周围气氛格格不入。

“他在担心什么东西……眼神飘忽,身体紧绷,他担心的不是身上怨气的来源,他在担心周围的某个人!”不需要怎么思考,喻封沉就看出了形势。

他脑海里出现了刚才一闪而过的女孩子。

就在他还在理关系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再一次出现了。

她离那个被怨气缠绕的外国体验师很近,那男人一见到她,脸色顿时大变,掉头就走。

说走不太恰当,要不是沙滩上人多,很多双眼睛看着,男人几乎要跑起来了。

说是落荒而逃都不为过。

女孩出现了一瞬间,再次消失,但这次喻封沉确认了,他一定见过她!

而且她也是一个体验师。

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那些见过却并不太熟的女体验师一一浮现,喻封沉顿了顿,突然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是红。

那个在“替代”游戏中,对生存极度渴望,且行事狠戾的少女。

他看见对方眼中对生的坚定,一时间有些钦佩,便在最后关头救下了她,代价是自己在宁枫家躺尸了好几天。

“她怎么会在这里,气息强大了很多,这种进步速度有点快……”当初她甚至只是个幸存级小菜鸡,可如今在沙滩上的她,明显已经晋升挣扎级。

喻封沉还记得宁枫给他科普的关于“饿鬼”的知识。

这个女孩,是个难对付的角色,以后要是成长起来,万一心思被恶念占据,必定是个恐怖的隐患。

但要是她可以控制自己,则会非常强大。

可她怎么会在法国?

这也太巧了点吧?

再加上酒店里、商业街中盯着他的那个气息熟悉的人……

“这里可能出了什么事,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体验师聚集?”本能的,喻封沉察觉到不对劲。

“这就是出事了?我觉得你的世界比鬼域和平多了。”一号双臂搭在阳台围栏上,看着眼前“和平的世界”。

“一号,你这两天想出去溜达的时候,帮我注意一下周围有没有鬼物或者体验师,我感觉这里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太平。”喻封沉没法反驳,一号就是这脾气,说话有些毒舌。

但也很真实,令知晓一号过往的他讨厌不起来。

随后喻封沉便揉了揉眉角,感觉自己也有招惹麻烦的天赋。

来了法国,似乎还是没有躲掉恐怖游戏的笼罩,还见到了国外的体验师。他思维转得很快,两分钟后,一个合理猜测已经成型。

这些体验师相隔不远,像是互相有交集,不可能是偶遇,也不可能是已经进入游戏,倒像是……前置任务?

在他接到宅怨那个游戏之前,他也是先接了类似的前置任务,拿到了【红霜的诅咒】,然后才带着优势进入了本来不是他那个等级可以进入的两分游戏。

说不定这附近有什么游戏要开始,所以提前得到了前置任务消息的体验师才不约而同会聚过来,并且疑似于在争夺什么?

看刚才那个男人的态度,似乎很畏惧红。

倒不至于是实力的碾压,他们应该都是刚晋升挣扎级,那么……就是男人身上有什么东西必须护住,而红正在想办法抢夺。

到底是什么呢?

喻封沉想了想,干脆拿出了手机,找到一个不常用联系人,编辑了一条短信。

“云肆,你跟了我大半天,是想干什么?”

除去现在肯定不可能在国外的熟人,再除去交集不深,没必要跟踪他的人,喻封沉就只能想到这位了。

死亡深林中,被他用计策杀了一次,出来后竟然发小表情“威胁”他的这位性格散漫随意的猎物。

两个他认识的有好友位的体验师都出现在这里,而附近还有其他陌生体验师,这绝不是巧合,他应该可以问问云肆,相信云肆知道的信息,绝对比他这个单纯来旅游的人多。

……

“我靠?”听见手机振动打开看了一眼的云肆不禁爆了句粗口。

【来自奸诈小人的短信】:云肆,你跟了我大半天,是想干什么?

他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然后把手机随意一丢,呈大字形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单薄的潮牌上衣随着他的滚动皱起一个角,露出结实的腹肌,他眼睛里透着一股茫然。

他把额头上的黑色宽发带拉下来遮住眼睛,几个疑问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耶?

奇了怪了?

我是咋被发现的呢?

这种人脑回路是怎么转过来的,我为什么看不懂?

“就算我没有隐藏气息,喻封沉也不该确定就是我啊?”云肆一骨碌坐了起来,双腿盘起,把发带推上去,发带上若隐若现的怨毒鬼眼里透露出一丝无奈,不知道它的所有者干嘛老折腾它。

作为一个祭品,它没有尊严了吗!

云肆却没注意自己的发带对他有什么怨念,开始思考那个奸诈小人给所有疑似者群发消息的可能性。

“群发消息,谁回谁傻,对不对?”自言自语了一句,云肆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傻。

怎么可能嘛!

像江孑冷、喻封沉这种人的脑回路,一向是聪明伶俐的他也get不到的。

“还以为这次能突然出现吓唬一下他……”云肆失望地看了看被他放在床头柜的两把枪。

上次他死在喻封沉手上,虽然他明白这是游戏对立阵营必须面对的,也并没有怨恨之心,但是至少!

至少!

至少给他一个吓唬喻封沉出出气的机会啊!

逼还没装起来,为什么就被识破了,太南了……

“可是我确实找他有事啊。”云肆把凌乱的奶奶灰短发一股脑乱抓一通,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发现尼斯体验师很多,察觉到异常了?还有,不压制气息,却让人难以定位的这个特点,符合我【猎物】称谓的特征,是吗???(?? ̄?? ̄?)????”虽然心里自黑自己傻,但事实上云肆想通事情原委,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他在短信里打上这些字,点击了发送。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